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无上神座 > 第九一九章 凶险无定海(求月票)
    牧凡并不怀疑海宗有散仙,就算是有散仙那又如何,他连散仙六层的渡九都干掉了,海宗的散仙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比渡九强,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是生劫境巅峰。r?anw  en w?w?w?.?r?a?n?w?e?n?a`c?o m?

    风长老见牧凡没有继续动手,以为牧凡是怕了他海宗的散仙,心里不由地一松,想到这里,他抱了抱拳,“前辈,今天这件事情完全就是个误会,只要将定海神珠归还给我,我保证海宗不会继续追究……”

    牧凡几乎是愣了一下,这个家伙是脑袋坏掉了吗,没有看出来自己在讽刺?

    “你的意思是,这定海神珠是你们海宗的?证据呢?”牧凡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已经将风长老看成死人了,原本他的想法是的留下这个家伙回去海宗报信,但现在看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了。

    风长老正想要说话,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瞬间掉入一个冰窟之中,又是刚才那种感觉?

    这个时候风长老哪里还不知道牧凡要杀他,他心里只有无尽的后悔,哪里还不知道是自己的多嘴让牧凡对自己产生了杀机,几乎是在反应过来的瞬间,风长老就想要自爆!

    牧凡心中冷笑,方非子在他的面前都没有办法自爆,更何况是一个生劫二层?这一次他甚至连真元大手都懒得凝聚了,直接就是一道识箭轰进风长老的泥丸宫。

    “嘭……”

    风长老神魂欲裂,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道识箭轰进他的泥丸宫,神魂俱灭,牧凡随手丢出了一个火球,将风长老化为灰烬,当又一枚储物戒指落在仓颉手中的时候,仓颉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前后甚至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三个生劫境的强者就被牧凡强势斩杀,似乎这三个强者赶过来就是为了让牧凡杀的。

    大殿中只剩下期子斐和管事罗升,此时两人只感觉空气有些凝固,无法喘气。

    太强了!

    这是期子斐心里唯一的想法,他肯定牧凡只有生劫境,可这个生劫境竟然瞬间秒杀了三个同境界的强者,根本不费吹灰之力,想到这里,期子斐就感觉自己的双手有些颤抖。

    “前……前辈……”期子斐颤声叫了一声,原本他还以为自己的拥有一个八级阵法,就算是和牧凡翻脸,他也有些底气,可是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天真。

    牧凡目光平静地看着期子斐,却也懒得待在这个地方,“如果海宗的人来了,告诉他,我叫牧凡,来自不凡宗……”

    声音还没有消失,牧凡和仓颉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期子斐愣愣地站在那里,他的背后已经湿透,等等,不凡宗?

    期子斐立即就反应过来这个名字意味这什么,如果说他之前还想要交好海宗的话,现在他只能祈祷海宗自求多福,至于海宗的散仙,呵呵……

    ……

    “仓颉,我准备去一趟无定海,你是和我一起去,还是回不凡宗……”离开城主府后牧凡便问道。

    仓颉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在知道他师父竟然是修复真咒大陆的不凡宗宗主后,他心里只有自豪,他很清楚,就算海宗再厉害也不可能是不凡宗的对手,海宗在海遗界虽然是名义上的第一,可比起不凡宗的名声那差太远了。

    仓颉犹豫了一下,抱拳道,“师父,无定海极其凶险,以弟子的修为跟在师父身边也只会拖累师父,弟子打算先回去陨落界历练一番,等修为提升上去后再回去不凡宗!”

    牧凡送给了他三个生劫境强者的储物戒指,以他的资质修炼到生劫境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只有他的实力强大了,也能帮助他牧凡。

    牧凡点了点头,他也觉得仓颉的决定是对的,仓颉一个散修能够修炼到塑魂九层,这绝对不是光靠资质就能做到的,仓颉的真元气息雄浑,身上还带着一丝肃杀之气,显然经历过不少战斗。

    牧凡拍了拍仓颉的肩膀,递去一枚玉简,“这是不凡宗的地址,一年后是我和你师母的婚礼,宗门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你回去也可以帮着师母管理宗门,历练的事情等我回去再说吧!”

    仓颉脸色一喜,“恭喜师父师母!弟子谨遵师父吩咐。”

    说完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拿出了定海神珠,“师父,这是我得到的定海神珠,我将……”

    “这定海神珠对我没什么用处,你留着吧,回去宗门好好修炼,争取早日晋级乘鼎……”不等仓颉的话说完,牧凡就打断了他的话,这定海神珠在仓颉的手中比在他手中用处要大多了。

    仓颉倒是没有继续纠结这个,牧凡连生劫强者的储物戒指都不放在眼里,可见他师父身家多丰厚,将无定海的线路玉简刻画给牧凡之后,他直接离开了海遗界。

    ……

    海遗城!

    海遗城是距离无定海最近的一个城市,并且还是海遗宗的外城,比起天海城,海遗城要庞大太多了,并且灵气也远不是天海城可以相比的。

    对于海遗宗,仓颉的玉简里面也介绍地很详细,表面上海宗是海遗宗的第一宗门,但很多人都很清楚,海宗的名头之所以这么大,那是因为海遗宗太低调了,甚至传闻说海遗宗有两名散仙强者。

    牧凡来海遗城当然不是为了休息,而是因为风陌。

    风陌是海遗宗的核心弟子,用他的话来说,他打算回宗门取自己的东西,本来牧凡来海遗界也主要是帮风陌一个忙,他自然不会拒绝。

    海遗宗距离海遗城也只不过半个时辰的路程,哪怕风陌现在没有了修为,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此时他坐在一家叫做定海息栈中,旁边传来几个修士的议论。

    “嘿嘿,就算无定海的海爆弱了又如何,你们忘记了,前几天还有一位生劫前辈进去了呢,还不是照样没出来。”

    “没错,我听说那还是生劫巅峰的前辈,可惜了,那前辈的容貌实在惊为天人……”

    “嘘,你找死啊,竟敢议论生劫大能的事……”

    ……

    也许是碍于生劫强者的名气,这几位修士终于没有继续议论下去。

    牧凡心里也是有些吃惊,他知道无定海凶险,却没想到连生劫境巅峰的修士都凶多吉少,他虽然不惧生劫修士,却也不会傻到一头热就冲进无定海。

    “这位道友,请问一下海爆是什么?”牧凡走过去抱了抱拳问道。

    (抱歉,清明回家,耽搁了更新,接下来慢慢补上,第二更在十二点之前,月初求一下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