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无上神座 > 第九零三章 公羊侯
    牧凡修炼的是天引道诀,哪怕对方的修为要比他强,他一样可以看出对方的修为,就算是当初的渡九,也无法在他的面前隐瞒修为。燃文小说?   w w?w?.?r?a?n?w?e?na `com

    但眼前的佝偻老者站在他的面前,他竟然无法看出对方是什么修为,明明老者没有释放任何气势,他偏偏嗅到了一丝威胁。

    牧凡肯定哪怕是渡九都无法给他这样的威胁,他没有见过真正的仙人,但直觉告诉他,这个家伙来自于仙界。

    “咦,居然还有一个蝼蚁,你的隐匿功法不错。”看到牧凡的瞬间,老者诧异了一下,但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牧兄是你……不好……”那个踉跄的身形刚稳住就看到了牧凡,他诧异地看着牧凡,立即道一声不好。

    这个被追杀的人赫然就是之前邀请牧凡的严罗,只是此时严罗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翩翩风度,手中的扇骨也只剩下了三根。

    “严兄,别来无恙,看样子你的情况似乎不是很好啊!”牧凡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佝偻老者的话,反而对严罗嘿嘿一笑。

    他心里倒是对严罗产生了一些佩服,看样子严罗很有几下子,居然能够从这样的一个强者手下逃走。至少能够逃到这个地方。

    至于佝偻老者说他的隐匿功法厉害,这直接被他忽略了,别看他修为不如对方,可他修炼的功法可是天引道诀,完全根据自己的修为来接引天地规则,就算对方是仙人,也别想看得出他的真正修为。

    严罗脸色一急,他下意识地看了佝偻老者一眼,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牧兄我连累你了。”

    说着严罗还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目光,他很清楚,在这个强者面前,他和牧凡都逃不掉。

    佝偻老者脸色一冷,他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蝼蚁忽视了。

    “既然你们认识,那我就顺便送你们一程吧……”佝偻老者淡淡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右手一掌拍向牧凡。

    牧凡心中大怒,他暗骂这个老东西毫不讲理,只是因为自己和严罗相识,这个王八蛋就想要干掉自己。

    牧凡更是懒得说话,直接就是一刀斩了出去,面对这样的强者,他丝毫不敢留手。

    佝偻老者这一巴掌拍过来,牧凡疯狂伸展自己的领域轰了出去,在无定海他有一个别人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他的领域可以抽取无定海的冰系规则来壮大自己的领域。

    牧凡的神识强大无比,他自负就算是一般的虚仙恐怕也不如他,这也是为什么他敢直面佝偻老者的原因,他尊境巅峰的炼体修为在这个地方畅通无阻,神识更是接触到了四荒域生,他就不相信凭这些他还能被对方碾压了。

    明明看上去是毫无气势的一巴掌,牧凡偏偏觉得这一巴掌带动了周边的空间,他整个人似乎要陷入一个无形的牢笼之中。

    牧凡冷哼一声,这个家伙的修为是比他高不错,可是想用气势就压住自己,未免也太小看了他牧凡。

    随着领域延伸而出,牧凡感觉周身一轻,不但如此,他的领域直接撕开佝偻老者的气势压制,一道数十丈长的蓝芒轰出,隐隐发出低沉的轰隆声。

    在这一刀之下,这方空间中的一切气息直接被抽走,哪怕是在无定海之下,空间似乎也开始塌陷。

    “空间塌陷……”佝偻老者脸色微变,他没想到牧凡的领域竟然可以撕开他的气势,这也就算了,这个蝼蚁居然能够引动空间塌陷。

    什么时候修真界居然有这样的强者了?难道在他闭关的这几千年里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佝偻老者刚后退一步,立即暗道一声不好,他毫不犹豫祭出一面八角镜护在了身前。

    “轰……”

    蓝芒轰在八角镜之上,海水疯狂倒灌,一道如龙的雷柱将八角镜轰出一条裂缝,发出咔嚓的声音,不但如此,两人面前的空间更是激荡起一道道空间涟漪。

    佝偻老者闷哼一声飞了出去,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变得焦黑的手,一时间竟然忘了继续出手。

    “咔嚓!”

    一道清脆的碎裂声响起,佝偻老者再次脸色惊变,发出这个声音的并不是他的八角镜,而是无定海……

    “慢着!”

    见牧凡还要继续出手,佝偻老者赶紧喊了停,他肯定牧凡不是他的对手,可是他绝对不能在这个地方和牧凡动手,一旦无定海出了事,他公羊侯就死定了,他很清楚那位王上的手段。

    牧凡丝毫没有要住手的意思,想动手就动手,现在又不想动手,想得倒是挺美。这个家伙是比他强,可是想要碾压他那就别想了。

    雷弧闪烁,先前咆哮的无定海一时间居然恢复了平静,牧凡握着刀,甚至他的神识也锁定了对方,周身气势暴涨,就要再次斩出一刀。

    佝偻老者心中大急,他没想到牧凡居然还要动手,这是无知者无畏吗。无论如何,这个时候他还不想和这个家伙动手。

    “这位朋友,刚才是我公羊侯不对,我向你道歉……”公羊侯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还抱了抱拳,不等牧凡开口,他又接着说道:“我相信朋友应该也知道,真要动手的话,你不是我的对手。”

    公羊侯负手而立,脸上的骄傲一览无遗。

    “我不信!”牧凡冷笑道。

    公羊侯心中顿时大怒,他没想到自己如此放低姿态,牧凡居然还如此嚣张,他下意识地就想要动手,可是想到四周被抽离冰元素的无定海,他还是忍了下来。

    他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看守那个东西,如果那个东西的气息散出去,他这几千年就白干了。他可以有事,但无定海不行。

    严罗没想到牧凡竟然敢对公羊侯动手,不但如此,刚才短暂的交手似乎还不落在下风,他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以他的眼力当然可以看得出来公羊侯很有可能已经超越了生劫境的层次,甚至很有可能是真正的仙人,可就是这样的强者,居然主动要求牧凡停手。

    本来他还觉得,牧凡就算是再厉害,那也要比自己弱一些,现在看来,他还是低估了牧凡的实力,想到这里,他干脆放弃了继续逃走的打算。

    公羊侯平静了下来,他强忍着心中的杀机说道,“说吧,你想要如何!”

    牧凡倒是没想到公羊侯这么能忍,他没有回答公羊侯,而是看向了严罗,问道,“严兄,这个老家伙为什么要追你?”

    (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