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青春小说 > 我有一座冒险屋 > 第801章 放过我!全文阅读

第801章 放过我!

张炬讲述的故事里有一个细节,学长在生日当天被一个女孩表白,婉拒对方以后,学长和室友们喝酒唱歌来庆祝生日。

而陈歌在刚遇到张炬的时候,对方曾说过,他的脸是在ktv唱歌时被大火烧伤的。

本来陈歌也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但现在张炬的表现太过反常,让陈歌产生了一个想法。

所有社团成员关于暑假的记忆都是模糊的,也就是说他们关于暑假的记忆被人改动过,那段记忆是不可信的。

张炬对学校很熟悉,也清楚学长和表白女孩之间的故事,最主要的是他的脸是在唱歌的时候被大火烧伤,这一点和学长当晚做过的事情吻合。

把这一切串联起来后,陈歌有了几个猜测,第一张炬就是学长,他杀害了女孩,是个十足的人渣、善于伪装的变态。

第二,张炬是学长,女孩在等他的过程中被害,而他恰好目睹了那个过程,但是因为恐惧、害怕、或者其他原因,没有站出来阻止凶手,所以心中非常愧疚。

第三,张炬是路人或者学长的朋友,他无意间目睹了学长杀害女孩的过程,但是因为某些原因,他没有站出来指证学长。

短短几秒钟,陈歌已经想了数种可能:“绝望、恶毒和一些会散发负面情绪的‘人’都被运送到了东校区,张炬应该不是凶手。”

凶手不仅仅是杀害了女孩,手法还非常残忍,这样的人几乎不太可能表现出悔意。

“老师,我能把这个镜框带走吗?”

“这个镜框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陈歌双眼眯起,试探着问道:“毕竟这是人家解剖室的东西,你直接拿走的话,我需要跟负责这里的老师说一声。”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镜子,可是进入解剖室以后,我却直接走到了窗帘这里,就好像知道窗帘后面藏有镜子一样。”张炬的脸很恐怖,但是他的表情却有些可爱,这样一个孩子在陈歌看来几乎不可能是凶手。

他看人一向很准,尤其是在接触过那么多变态杀人狂以后。

“好的,不过你要向我保证,别把这个镜框弄坏、弄丢。”

“恩!”张炬重重点了下头,他在陈歌面前只是个刚刚参加过高考的孩子。

双手紧紧抓着镜框,张炬的眼神迷茫中透着一丝愧疚,这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嘭!”

陈歌正在和张炬交谈,解剖室最前面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他转身看去,只见朱龙将整个金属试验台给翻了过来。

他不是医学生,不知道试验台旁边有一个卡簧可以调节,而是采用暴力,强行翻开了试验台。

“你在干什么?损坏学校公物可是要赔偿的。”陈歌朝朱龙走去,对方弯腰站在试验台旁边,把头伸进了试验台内部。

“朱龙?”

这个看起来坏坏的孩子没有回话,他的肩膀在轻轻颤抖。

“你没事吧?”陈歌抓住了朱龙的肩膀,对方这时候才缓缓扭过头。

面部肌肉抽搐,朱龙脸上挂着两道泪痕,双眼之中满是惊慌,他仿佛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

陈歌轻轻按住朱龙的肩膀,朝试验台里看了一眼,试验台背面被人用利器刻满了朱龙两个字。

“我的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学校解剖台背面?”朱龙的声音在打颤,他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陈歌弯下腰,手指触摸那些名字:“刻名字人是有多恨你,这么用力。”

“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学校里的人!他们为什么要把我的名字刻在解剖室里!”朱龙狠狠踹了试验台一脚,又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陈歌没有搭理他,取出林思思的手机拍了张照片。

他的手指划过一个个名字,然后停在了试验台左下角,那里除了名字以外,还写着一句话我来找你了,你说过,只要我们都能成为这所学校的学生,就永远和我在一起!

“朱龙讲的故事是真的?”看着试验台背面的字,陈歌又摇了摇头:“朱龙不像是那种精于算计的人,死亡捐赠给学校中间还要经过很多步骤,最关键的是自杀的尸体,学校很少会要的。”

“别慌,你们看看解剖室里有没有出勤表和座位表,刻下这么多名字需要大量时间,作案者应该每次都坐在这个位置。”陈歌很快镇定了下来,他和张炬四处寻找,可朱龙却呆呆的站在原地。

过了好一会,他擦去脸上的泪痕,用一种很缓慢的语气说道:“别找了,这些字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应该……是我刻的。”

“你刻的?”张炬一开始还沉浸在自己的事情当中,听到朱龙这句话后直接清醒了过来,他越想越害怕:“朱龙,你什么意思?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我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刻的,但我知道这些字就是我刻的!”朱龙狠狠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他非常用力。

“想不起来不要紧,你们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凡是能被我选中加入社团的学生,没有一个是普通人,我会帮你们会想起来的。”陈歌从背包里拿出刚才撬门用的手术刀:“你不要被那些字影响,跟着感觉现场刻一遍你的名字。”

朱龙接过手术刀,他颤抖着手在试验台背面刻下了自己的名字。

金属摩擦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更加刺耳,朱龙只刻完了朱字就停了下来,他刚才刻的朱字和试验台背面所有的朱字完全一样。

这金属试验台背面的字确实是他写的!

“叮!”

手术刀掉落在地,朱龙忽然捂住了自己的头,他用力撞翻试验台,脸上暴起一条条青筋。

“按住他!”

陈歌和张炬抓住朱龙的双手双腿,朱龙还在拼命的挣扎,一号试验台里的资料和记录全部掉落在地。

“白老师,他怎么回事啊!”

“动静太大了,先离开这里再说!”陈歌抱住朱龙,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那堆资料里还有一个粉红色外壳的老式手机。

陈歌空出一只手将手机捡起塞进背包,就这一眨眼的功夫,朱龙就挣脱了出来。

他用头猛撞试验台,嘴里发出惨叫:“放过我!放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