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大工业时代 > 第九四三章 多谢相送
    没多少可说的,100口棺材就整齐的摆在地面上。火然?文 ??? w?w?w?.ranwena`com

    南宫智从天空之城下来,看着前面整齐的100口棺材,面色一阵变幻。

    负责‘快递’的佣兵们一脸小心的看着前面满脸杀机的南宫智。

    接这个任务的佣兵团,队伍中修为最高的是团长,不过化神后期。只是手中有船,加上这个任务利润丰厚,就领了任务。

    虽然任务有点诡异,但只是运送棺材又没有什么危险。而且如果在交接任务的时候,谁敢动手打杀交任务的佣兵,那就等着佣兵公会报复吧。

    所以,既然没有危险,这佣兵团就大胆的将棺材送到了碧云天门口。

    祖千岳等碧云天的人,看着棺材发呆。第一次有人将棺材送到碧云天门口,还一口气送了一百个真够大方的!

    南宫智目光闪烁不定,眼光更是越发的森冷。

    周围众人目光各异,表情各异。

    不过大家现在基本上也有数了,这所谓的快递,虽然说是什么南宫智的皇后发出的,但这件事情本身,不是大洋集团做的,就是玄真教做的。

    南宫智深吸口气,强自压下心中的怒火。用元神扫视棺材。

    棺材表面有封印,一方面是保护棺材,另一方面也是防腐,当然也能简单的隔绝探查。不过南宫智此时修为已经达到法相中期巅峰,强大的元神可以直接透过封印。

    当然,现场诸多高手的元神、或者王道高手的精神力都可以透过封印。

    南宫智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妃子。自己曾经比较喜欢的一个妃子。

    她已经失去了呼吸,但脸上却留着某种解脱的气息以及淡淡的恐惧。

    南宫智一个个看去,100个棺材中,自己的八十多个妃子包括皇后一个不缺。还有十几个空白的棺材这大约是给自己等跑掉的人准备的?

    南宫智看完了所有棺材,呆在皇后的棺材前面,久久无语。

    好一会,南宫智叹了一口气,在任务书上签字,让佣兵离开了。这件事情和佣兵没什么关系。

    “南宫……”王瑞阳来到南宫智旁边,有些担心看着。

    虽然此前南宫智算计了一把王瑞阳,但老王也是有城府的,此时却跳出来装好人了。

    这一声‘南宫’叫的那叫一个情真意切。

    南宫智此时没心情和老王去勾心斗角,他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这个,算是礼物吧,但也是下马威。呵呵……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特别的礼物了。”

    礼物?

    王瑞阳想了下,就隐约明白了。南宫智丢下皇后等跑了,要是正常情况下,这些皇后妃嫔的命运无需多说,南宫智头顶能出现一片万里大草原。

    但大洋集团、或者玄真教,却让这些皇后、妃嫔等服毒自尽。也许单纯看这是一种残酷的手段,但理性分析,这反而是一种仁慈、一种残酷的仁慈。

    作为亡国皇后、妃嫔,死亡、尤其是体面的死亡……真的是一种解脱,一种仁慈。特别是对于皇后来说。至少她们保留了作为人最重要的尊严。

    而这件事情对南宫智来说,至少保留了最后的面子如果这些皇后妃嫔不死,谁知道以后会传出怎样的诡异言论。

    也就是说,南宫智还要表示感谢~

    众人没有开口,南宫智想了想,就和祖千岳说了一声,在附近找了个山头,将所有的棺材都埋葬了。最后立碑的时候,南宫智犹豫许久,却是一个字没写。就这样立了一块空白的石碑。

    站在石碑面前,南宫智喃喃自语,“等我复仇了,再来为你们题字!”

    寒冷的夜风吹起了南宫智有些苍白的长发,一种莫名的萧瑟,在山野中扩散开来。不少人看着南宫智的身影,一时间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悲凉。

    但是也有人在这悲凉中,看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疯狂。它疯狂,却又理智!

    这时候,碧云天的方武阳来到了,说所有的高手已经准备好,随时可以出发。暂时组织的是160名王道中期以上的,已经部分来自玄黄世界的法相高手。

    所有这些人都是行动快速的,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抵达天机阁那里。

    “出发吧!”南宫智抬头,眼神重新变得平静。只是这平静中,却似乎蕴含了无尽的危险。这平静,不是湖水的平静,而是海水的平静下方暗涛汹涌,随时可能有惊天巨浪爆发!

    一种深沉的压力,从南宫智身上散发开来。一些修为在金身/化神期境界及以下的,纷纷离开南宫智身边。他们感受到了一种刺骨的寒冷。

    祖千岳深深地看了一眼南宫智,最后还是带领队伍出发了。

    加上祖千岳等人,这一次一共170多人,修为不是武装到牙齿的法相高手,就是修为至少达到中期的王道高手。

    在法相高手法术的辅助下,一行人竟然以近乎八倍音速的速度,冲向天机阁。

    但就算如此,等大家冲到天机阁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刚好是天机阁当地时间晚上19点的样子。

    此时是北方的夏天,位于南半球的玄黄世界自然就是冬天。

    天机阁这里正是寒风呼啸的时刻,阴沉黑暗的夜空中,飞雪胡乱的飞舞。

    但在这风雪中,在高空上,在乌云之上,月光照耀下,却有一座灯火辉煌的天空之城。

    那,是一座钢铁的城市!

    其范围,足有三公里之广!

    虽然没有之前十公里大小的体积,但眼下这座三公里大小的天空之城,却更加令人惊惧。

    老远就看到其上炮筒林立,各种各样的钢铁建筑直插夜空。

    一些依靠阵法驱动的飞舟、或者说悬浮车,在飘来飘去。

    忽然更高空有一道道红色的、淡淡的流光闪过,随后才有战斗机特有的轰鸣传来。那是在高空巡逻的战斗机。

    祖千岳看着前面这钢铁结构的天机阁,面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果然完全被南宫智给猜到了!

    真特么的……让人愤怒啊!竟然让叛徒在眼皮下完成如此建筑奇观,还是大洋集团的暗线。

    想想这一段时间与天机阁的推心置腹,祖千岳恨不得现在就冲进天机阁,将天机阁的阁主吕先锋按在地上使劲的摩擦。

    但他也只能想想。

    此时天机阁表面的那层防御结界,竟然都透着金属的光泽,可想而知其防御能力绝对非同小可。

    然而祖千岳等人现身不过片刻,忽然看到吕先锋出现在天空之城的边缘。

    不等祖千岳等人思考什么,就听吕先锋哈哈大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隐藏在夜色中的朋友你们,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现身呢?”

    祖千岳等人没有开口。但毫不例外的,大家都被吕先锋的态度给气着了。听听,你这是什么口气。

    你这个叛徒,竟然还有脸在这里大放厥词。还有朋自远方来……谁特么的和你是朋友啊。那就是个耻辱。

    不过大家更多的是警惕我们虽然人多,但隐身了啊,距离也很远,你是怎么发现的?

    然而吕先锋也不在意,等十几秒见没有人开口,吕先锋再次大声的开口了,“哎,看来要主动邀请了。来人啊,来两颗云爆弹,给我们的朋友点个灯。”

    点个灯……

    王瑞阳最先忍不住了,他开口了,“吕阁主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然而吕先锋才不管解惑呢,继续催促属下:“我说你们快点啊,朋友都开口了,我还看不到人呢。太黑了。”

    王瑞阳一头黑线。以前也接触过吕先锋,但现在才知道这个家伙也如此腹黑。

    然而就这一会功夫,天机阁上方忽然有火光闪过,战斗机出现了。

    是的,云爆弹不是从天空之城上发射的,而是由高空巡逻的战斗机发射的。吕先锋的话语,充满了错误的诱导。

    结果就是,祖千岳这170多人压根就反应不过来,两颗云爆弹就在众人头顶爆炸了。

    云爆弹的威力,不足以伤害王道高手、或者法相高手。但被人在头顶上扔了炸弹,这侮辱的滋味可不少后。

    云爆弹庞大的威力,让天空170多人的队形完全散乱开来。大家终究没有结成战阵,又漂浮在半空,难以完全抵消爆炸的威力似乎也没有必要硬抗。

    不过借着爆炸的闪光,吕先锋却看清了来人数量,哈哈大笑:“哟,来人还不少呢。怎么,知道我们要走了,特意来相送?哎呀,大家真的是太客气了!”

    祖千岳终于忍不住了,怒吼;“吕先锋,为什么要背叛玄黄世界!”

    “啧啧,好大的帽子!背叛玄黄世界?祖千岳,来,你今天敢说指天发誓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玄黄世界更好?

    先别急着开口,我说的更好,是指能够突破王道境界的限制,能够突破大气层的限制,能够让我们触摸星辰,去见识广袤的星空。

    而不是……所有人都扎堆在玄黄世界的土地上内斗、相互捅刀子!”

    祖千岳张了张口,最后还是冷哼一声:“你说的这些,我们正在努力。而且,你确定你说的这些,不是信口开河?”

    “是不是信口开河你知道。不过还是感谢你们的千里相送。告辞了。”

    “走,你们往哪走!”祖千岳脸色狰狞起来,“上,给我将天机阁击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