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道观养成系统 > 第998章 过太湖,走蛟过半将入钱塘【五千字,求月票】全文阅读

第998章 过太湖,走蛟过半将入钱塘【五千字,求月票】

“呼呼~”

狂风大浪,从太湖之中凭空卷集而起。

太湖岸边,水淹过了,大树被狂风吹掠,几乎要折断。

更甚至,恐怖的风势,形成了一个个龙卷风,疯狂的卷动,几乎要将这些大树和石头都卷入高空。

季金义脸色漆黑,他知道是神鼋干的,但之前也有人走蛟,他也从来没有这样过。

今天,太过分了。

已经超出他们所能忍受的底线。

“神鼋!”

季金义上前一步,脚踝以下已经被湖水淹没。

他目光沉凝,呵斥道:“太湖之内,任你作为!太湖之外,若有一人受伤,我必取你首级!”

福缘大师虽然没有说话,但那严肃而愤怒的表情,已经说明一切。

神鼋一定是听见了,但他假装没有听见。

依旧我行我素。

四周的浩荡声势,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

眼看季金义二人快要抑制不住心中怒火,神鼋的声音才悠悠传来。

“此妖闯入太湖,太湖因他而动荡,我现身护平安,二位为何要斩我?道门佛门也如此不讲道理了吗?”

“既然如此,那我便什么都不做,且看此妖要将太湖作乱什么程度。”

说完,他直接没入湖水之中。

本就狂风大浪的太湖,非但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

他是将此时所发生的一切情况,都归结在了白青山的身上。

即使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他弄出来的。

但又能如何呢?

白青山的确是要走蛟。

走蛟究竟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谁也不知道。

他若咬死,说这就不是自己所为,季金义也奈他不得。

“混账!”季金义面目漆黑,有种想一巴掌拍死他的冲动。

眼看这太湖水不断涨潮,若不能及时解决,今晚就能淹没下方的村庄。

及时通知,的确不会造成人员伤亡。

却会让他们无家可归。

白青山立在湖面,将这一切收入眼底。

神鼋的行为,毫无疑问,已经激怒他。

他看向岸边。

陈阳对他微微点头。

紧接着,提步向着湖中走去。

只简单走了两步,距离岸边不过三四米,就停下了。

而后取出镇运石碑,悄悄的没入了湖水之中。

接着,众人便是惊喜的看见。

大风大浪中的湖水,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平静下来。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就风平浪静,许多人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漫出防汛警戒线的湖水,快速退回湖中。

被吹的好似分分钟就会断裂的大树,也重新的屹立在黑夜中。

突然恢复的平静,让众人有一种错觉,好似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假象。

太湖下。

神鼋没入水中后,心中便是暗自得意。

在这里,没有人可以和我斗。

就算你是道门真人,佛门法师。

来了这里,也得听从我的吩咐,也得对我客客气气,奉我为上师。

至于想要从这里走蛟的妖,连与我平等对话的资格都不具备。

自古阎王好过,小鬼难缠。

神鼋,就是这一方的小鬼。

这种手段,这么多年来,他不知道用过多少次。

每一次都很成功,每一次事情都会按照他的想法进行下去。

每一次,对方都会妥协。

“嗯?”

正想到季金义二人妥协之后,自己重新出面,联合他二人之手,将这青蛇杀于太湖。

这么一个厉害的妖,吃了他的肉,多少可以延寿一些日子。

可是,突然的。

他发觉,外面似乎出现了一些情况。

怎么回事?

为什么这么安静?

他抬头,目光透过重重湖水。

外面的风浪,都消失了。

怎么会这样?

谁干的?

这里是太湖,我才是湖神,谁能在我的地盘,做这种事情?

谁敢?

他很愤怒。

目光一凝,从湖中慢慢上浮,几乎是贴着湖面沉在下方。

岸边的众人,此刻也回过神来。

真的恢复了平静。

季金义二人脸色好看许多。

看来这神鼋,还是知道怕的。

这么多年来,他们就没有彻底的压制过对方。

双方互相牵制,虽然还是有着巨大的不可控制因素,但神鼋是聪明人,不管什么事情都不会太过分。

可终归还是一个隐患啊。

就在刚刚,他们已经决定。

只要神鼋真的敢牵连太湖之外,今日之后,一定要将他彻底的解决掉。

哪怕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看着平静的湖面,白青山对陈阳微微点头。

有陈阳在,他可以放开手脚。

否则,今天他就算过去了。

这只神鼋,也要给自己背上一个不顾百姓安危,强行走蛟的骂名。

白青山庞大的身躯,游走在湖面上。

身躯两旁不断的有着湖水被排开。

站在岸边望去,一条青麟巨蛇,给人视觉以巨大冲击。

神鼋看清了岸边的情况。

有人在和自己作对。

眼看白青山向着自己游来,他继续试图控制着湖水,要漫过岸边。

可是不管他如何做,都不能让湖水动荡。

他有些着急了。

怎么会这样?

他虽然不是真正的湖神,但这么多年来,休息的一些控水之术,也完全可以造成天灾一般的景象。

怎么今天全然失效了?

他开始用力的摆动身躯,身周的湖水开始晃动。

可是他身躯虽大,但与巨大的太湖相比,没有可比性。

他再怎么摆动,所能影响的也就只有自身一点区域。

白青山发现他了,看着他有些焦急的晃动身躯,试图将刚刚那些情况重新呈现的模样,嘴角掀起一抹杀气。

太湖很大。

所以,他完全可以选择从另外一个方向走蛟,约过太湖。

但是他没有。

他知道神鼋在哪里,于是他故意为之,就朝着神鼋所在的方向,直接游去。

对待这种有一丁点倚仗,就没有自知之明的东西,他不介意向对方展现一下自己的霸道。

上百米的距离,白青山走的很慢。

安静的深夜中,众人都在望着白青山。

看样子,神鼋已经放弃刁难白青山了。

只有孔修知道,突然平静的太湖,与神鼋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那个年轻的道士。

虽然他也不是很清楚,年轻道士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但此刻白青山径自向着神鼋游去,无疑是对他的挑衅。

当年他走蛟至此,并没想过要闹大。

否则若是强行走蛟,说不定也能有几分成功的可能。

谁想到,最后拖下去,竟是将雷劫拖来了。

要不是命大,有高僧出手相救,他已成神鼋腹中之食。

白青山,与神鼋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了。

他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只要神鼋稍有异动,都将引起他的反击。

五十米。

三十米。

十米……

当距离缩短至五米时。

他清晰感受到,湖水下方,神鼋身上那股杀气,是何等之浓郁。

简直惊人。

白青山不屑,反而感到热血沸腾。

他在武夷山待了太久,平日修行,半步不离武夷山。

若非陈阳封正,感受到走蛟之日来临,他也不会离开武夷山。

这么多年来,他过的太舒坦了。

拥有一身强大的实力,却不能表现,对于一名强者而言,并不是好事。

今日若有机会,他也想向外界展现,自己身为青蛇妖族的族长,靠的,可并非是人族的照顾。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驻守武夷山,充当炮灰。

想要做炮灰,也得有炮灰的实力。

五米距离,片刻就到。

神鼋的杀气,达到了顶点。

白青山放慢了速度。

那股杀气,几乎从湖水下方透出,是如此锋锐。

方圆数十米水域,月光之下,鲜红,发黑。

这是这一片水域的生灵,被这股杀气绞杀,所溢出的鲜血,混合了湖水。

孔修一眨不眨的看着,心中比白青山还要紧张。

最终。

白青山过去了。

神鼋没有出手。

白青山很遗憾。

他以为,神鼋会对自己出手。

刚刚那一会,是最佳时机。

他错过了。

那么,今日太湖走蛟,将不再有悬念。

他继续向前。

从太湖过,渡金鸡湖,至阳澄湖,最终汇入钱塘江。

这一段,不出意外,五天之内,就能越过。

他希望灾劫,能够在他入东海后再临。

入了东海,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限制和束缚。

身后,湖下。

一双眼睛,冷冷的望着白青山游动的身躯。

神鼋缓缓的向下沉去。

突然。

白青山感到一阵心悸。

一股危险,毫无征兆从下方袭来。

“还是忍不住吗?”白青山心里冷哼,庞大的蛇躯突然卷起,身下湖水以他身体为界,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哗啦啦!”

神鼋从水下冲了出来。

巨大的身躯,比起白青山也分毫不让。

他没有着急出手。

白青山问道:“你要拦我走蛟?”

神鼋望着他,一条体型硕大,大约能有三米长的巨龟,从水下缓缓浮出,飘在二人之间。

这只巨龟,四肢与脑袋,都是无力的垂下,奄奄一息。

神鼋冷冷道:“看在季住持与福缘方丈的面子上,我让你走蛟。可你却动乱太湖,向我示威,如今又杀我弟子!”

“我若再忍,愧对这湖神之名,也不能面对死去的弟子!”

他将巨龟放入湖中,任由尸体漂浮,冷声道:“杀人偿命,现在,把命还来!”

众人看的不解。

他若真要动手,为何多此一举?

刚刚就可以直接动手。

怎么等到现在?

“想动手就动手,今天我看你是不是能阻我半步!”

白青山大笑,怡然不惧。

神鼋直接以庞大的身躯,向他碾压去。

右爪从壳下探出,巨大的身体,竟展现出完全不同的灵活。

锋利的爪子,摩擦空气,发出呼啸的声音,狠狠拍下。

一鼋一蛇,以最纯粹的方式交战。

季金义有些疑惑,他不懂,既然神鼋已经给了他的面子,为何还要找这种瞎子都能看出来的烂俗借口?

这究竟有什么意义?

不过他们很快就发现。

纵然他们交战时,破坏力巨大,湖面不断炸开,不断有着巨声响彻。

但太湖之外,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实在是令人惊奇不已。

他们目光一转,盯着陈阳,不禁轻咦一声。

陈阳他,双脚就踩在湖水上。

他在那里,站了多久?

如此年纪,竟是将真气控制到了这般精妙的地步?

是故意在自己二人面前彰显什么吗?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陈阳看着他们交手,两人相差不大。

白青山虽未走蛟,但封正祝言之后,已是半只脚踏入了蛟的行列。

头顶双角,腹下双爪,都是半蛟的证明。

他已经脱离了蛇妖的范畴。

生命得以跃迁,踏入另一个层次。

而神鼋,虽然走蛟失败,但至少走过蛟。

没有一点手段,怎么可能从那灾劫之中幸存?

虽然寿限将至,但他选择出手,就是为了延寿。

他是为了生存而战。

而白青山,同样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

他们都有着强大的意志,比拼的就是意志。

白青山没有化作人形,而是选择以真身,以硬碰硬。

这方太湖被陈阳以镇运石碑镇压,他们都无法借助太湖施展御水的神通。

限制颇多。

不过即使如此,也没见他们谁有退怯。

巨大的蛇尾横水抽打神鼋背壳,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就像是木锤敲击木鱼的声音,放大了数千倍。

他布满青麟的蛇尾,如神鞭,坚硬堪比法器。

神鼋背壳更加坚固,身为鼋,唯一的防御都在背壳上。

数百年来,他早已将这幅背壳炼制的刀枪不入,重山难摧。

他选择待在太湖,有九成原因,是因为自己这背壳。

不知道多少修士,都在打他背壳的主意。

想要将他宰了,取下背壳炼制法器。

若他哪天真的撑不过去,死了,恐怕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不可能留下。

“咚!”

白青山狠狠抽打他的背壳,已经不知道抽打了多少次。

终于,他的背壳,出现了一丝裂纹。

巨大的力量,一次又一次不断施加在他的身上,让得他口中不断喷血。

神鼋双目阴怒交加,当他的尾巴再一次抽打来。

神鼋不躲不避,硬接下来,然后张口咬住他的尾巴,继而身躯在湖水中翻滚着,撕咬下一块皮肉。

白青山蛇尾鲜血淋漓,鳞片脱落。

他钻入水中,去追逐神鼋。

众人只能看见湖中心不断翻滚,鲜血混着湖水向上溅起。

他们好似两只荒古凶兽,在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大都市中交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足足一个多小时,众人却觉得只过去了几分钟而已。

巨大的水花再一次翻滚,他们终于浮出水面。

白青山用身体紧紧缠住神鼋,后者筋疲力尽,嘴巴咬住白青山的七寸不肯松口。

而他的贝壳边缘,多处残缺,惨不忍睹。

尾巴更是断了一截,四只爪子,每一只爪子,都有几根锋利的爪子折断,皮肉翻卷。

白青山也好不到哪里,他的身上没有一处完好。

到处都是脱落的鳞片。

但此刻,他却占据绝对的优势。

神鼋慢慢松开了嘴巴,虚弱道:“此行走蛟,你必失败!”

白青山闪烁寒光,冷声道:“失败之前,先送你一程。”

他前身探下,血盆大口就要咬下他的脖子。

“白族长。”

陈阳忽然喊一声。

白青山见他对自己微微摇头,眼中戾气逐渐散去。

心中虽有遗憾,但最终还是将他放开。

神鼋无力的漂浮在湖面上,伤痕累累的身躯,见证着他的失败。

陈阳并非妇人之心。

白青山也知晓他为何出声阻止。

走蛟之路,若非万不得已,能不见血,就不见血。

沾了因果,就是走蛟成功,也难登大道。

“以权谋私,你没有资格做这湖神,待我走蛟成功归来,若再在太湖见你,必斩杀你!”

伤痕累累的白青山,居高临下向他宣示自己的决心。

而后抬眸望向岸边:“季住持,福缘方丈,今日,多谢!”

二人微微点头。

只要太湖之外,一切平安,不受影响。

今天神鼋就是被杀,他们也看都不会看一眼。

“孔前辈,多谢。”

“一帆风顺。”

“承言。”

“走吧。”陈阳踏浪而行,轻松自如的模样,让众人一阵惊讶。

孔修感慨:“这位陈玄阳道长,果真不凡。”

“陈玄阳?”

“他是陈玄阳?”

季金义二人听见这个名字,惊讶不已。

这人,就是陈玄阳?

拥有这般手段,也就可以说得通了。

陈阳来到湖中心,看着重伤的神鼋,冷漠道:“你很聪明,但有些事情,过犹不及。季住持并非没有借口杀你,他仁慈,可你却将他的仁慈当做你横行霸道的资本。待我回来,与季住持修书一封,若季住持有需,我亲手斩你。”

神鼋讥诮一笑,刚要说话,陈阳招一招手,镇运石碑从水中浮出,衬在他脚下。

陈阳的身上,涌现一股只针对他的浩瀚气势。

一度令他感到深陷无尽深渊,看不见一丝光明。

好似只要眼前这年轻道士一个念头,自己这残余的生命就将得到终结。

“不,不敢…”

神鼋声音颤抖不止,低着头颅,不敢与陈阳对视。

陈阳目光转回,收回了这股气势,说道:“走吧。”

————

【还有一更,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