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50. 勿谓言之不预也全文阅读

50. 勿谓言之不预也

青玉并未跟随苏安然一起前往日月宗。

她倒是想去,但她突然收到了一份传信,因此只能苦闷的放弃追随苏安然的想法,留在了岛坊。

对于这个女人,苏嫣然自然也不敢轻视。

她知道苏安然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曾为了青玉大闹了一场,逼得刀剑宗封山不敢出门,如今整个依附于刀剑宗的所有归属宗门都被瓜分殆尽了,就算刀剑宗突然解除封山令开始出世,不花个几百年的时间休想再重回三十六上宗的行列。

所以苏嫣然可不会蠢到去得罪青玉。

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仙女宫圣女。

当然,这是以仙女宫筛选圣女的标准而言。

若是放到其他三十六上宗的宗门里,苏嫣然的能力绝对是属于值得投资栽培的嫡系弟子序列。

所以哪怕苏安然离开了,但青玉依旧是被好吃好喝的供养着。

月明星稀。

青玉借口着要出来散散心的缘由,独自一人跑到了岛坊的边缘。

苏嫣然自以为猜到了青玉的想法心思,所以并没有如往常那般跟在她的身边,但也给了青玉一块仙女宫的通行令。这块令牌足以让青玉在整个仙女宫内随意行走而不用担心遭到盘查和拒绝,反正这处岛坊上实际上也不过只是用来培训仙女宫的外门弟子而已,自然不会有什么不允许其他人进入的禁地。

青玉有些无聊的嘟囔了一句,然后随意的踢了一块小石子。

只听得一声破空声,石子瞬间飞射而出。

以这等威力,就算是一名淬炼过五脏六腑的武道修士,只要要害被命中的话,恐怕都会当场死亡。

但是。

“啪”的一声轻响。

这颗石子却是被一只手掌轻巧的握住了。

青玉警惕的抬起头,习惯性的呲牙,对着站在阴影中的人露出警告的示威神色。

“是我。”

一道温和的嗓音响起。

青玉放松了警惕的神色,但转而神色却是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如何?”

来人从阴影之中现身。

赫然便是黄梓。

谁也不知道黄梓最近这段时间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因为他最后一次暴露踪迹,是在自己的四弟子叶瑾萱拿下魔门并逼迫左道七门臣服的时候,给自己的徒弟站台并且解决一些她所无法解决的麻烦。而在那之后,就没有人知道这位太一谷的掌门到底去了哪里,甚至就连他是否在太一谷都成了一个量子问题。

“我没能见到那位代理宫主。”青玉低声说道,“我还不够格觐见对方。”

“这话谁说的?”黄梓眉头微皱,语气已经显露出几分不满,“就凭你乃是我太一谷的人,这个玄界就只有不够格见你的人,而不会有你不够格见的人。”

“可能是那位代理宫主很忙吧。”青玉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哼。”黄梓冷哼一声,“这么说来,那只黑寡妇的确是在岛坊了?”

“听嫣然姐的意思……”

“嫣然姐?”黄梓挑了挑眉头,“你好像比她大吧?”

“谁说的!我今年才三岁!”青玉涨红着脸,嚷嚷道。

“三岁就长这么大了?”

“现在的小孩子发育快!”青玉鼓着嘴,恨恨的盯着黄梓。

她突然觉得,苏安然真不愧是黄梓的弟子。

“呵。”黄梓冷笑一声,“你跟你奶奶总是嚷嚷着自己才十八岁的样子简直如出一辙。”

“所以你真的是我的爷爷?”青玉追问了一句。

黄梓脸色一黑,闷声道:“不是。”

青玉却是突然笑了。

如果说,她跟在苏安然身边那么久,却始终没有患上PTSD,那就是因为她学会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用苏安然的话来解释,就是:不就是互相伤害嘛,来啊,谁怕谁!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然后牵住了黄梓的一根手指,脸上的表情却是笑得相当的开心。

黄梓低头看了一眼青玉,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甩开青玉的小手。

“你说你奶奶怎么就那么能生了?”黄梓皱眉说道,“居然生了六个女儿。……你们这一族是不是只会生女儿啊?”

“奶奶其实就只生了三个女儿啊。”青玉开口回答道,“长公主一脉和三公主一脉、六公主一脉,其他几脉都是奶奶的其他血亲所生,只不过二公主、四公主、五公主这三脉是其中最强的三股血脉,所以才能够获得公主血脉的封号。……不过如今的长公主和三公主血脉,已经不算是奶奶最纯正的血统了。”

“为什么?”黄梓不解。

“因为血脉不纯了啊。”青玉理所当然的说道,“爷爷和奶奶的血脉都很强,但再强的血脉,其纯正性最多只能传承三代,也就是到我这一代。……奶奶的姐姐那一支血脉全部并入到了长公主一脉,而奶奶的妹妹那一脉则全部都并入到了三公主那一脉,再加上她们和妖族的其他氏族通婚,所以实际上从青乐那一代开始,就已经不是最纯正的血脉者了。”

“现在氏族里,血脉最纯正的,大概也就只有我的大姑姑,三姑姑,娘亲,我和青箐了。”

“等等,为什么你和青箐的血脉会是最纯正的?”黄梓又是一脸的懵逼。

青玉的娘亲、大姑姑、三姑姑这三人是血脉最纯正者,黄梓还能够理解,毕竟在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里,青珏的确是先后诞生过几个孩子,而且据说那会还因此受到了氏族的诘难和责罚,甚至差点处死了那几个孩子。若非后来青珏大发雷霆,直接强势出手杀了几位长老的话,谁也不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事。

但反正,青珏的三个孩子的确是活下来了。

只是之后发生的事,黄梓就不清楚了。

“妖族的血脉能力太强了,所以结合后到底会发生什么状况,谁也不清楚。”青玉摇了摇头,“我的父亲……其实是人类,所以我和青箐的血脉是以奶奶和您的血脉为基准,并不会发生任何血脉改变的情况。……但您要知道,我娘亲可不止我父亲一个男人,所以……”

青玉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甚至,在我表现出惊人的术法天赋之前,我也不是娘亲最喜欢的孩子,毕竟我的其他兄弟姐妹都比我强得多,我娘亲为什么要把资源投资在我这样的废物身上呢?也就奶奶会私底下给我和青箐提供一些资源,所以那时候我就发誓,为了要在氏族里生存下去,我一定要学会不择手段。”

“直到后来遇到了苏安然?”

“是啊。”青玉颓然的叹了口气,“直到我后来遇到了苏安然那个灾星。”

黄梓摇了摇头,也是感慨万分。

“但起码,你现在脱离了妖族的身份。”

“嗯。”青玉又笑了,小脸满是得意,“爷爷啊……”

“我不是你爷爷,别乱叫。”

“可奶奶说,我能叫你爷爷啊。”

“你又不是妖族了,你现在是灵兽,青珏不是你奶奶了。”黄梓翻了个白眼。

“但奶奶说,她检查过我的血脉了,虽说我现在已经不是青丘氏族的狐妖了,但血脉并没有任何变化,我只是……唔……”青玉在脑海里思索了好一会,然后才开口说道,“用奶奶的话来说,就是做了个整容手术而已。对了,爷爷,整容手术是什么啊?奶奶说问你就知道了。”

黄梓不想说话了。

他想到了当初第一次见到青珏的时候,那个女人就特别擅长变化样子,以至于黄梓说对方每天都要做一次整容手术。

后来……

黄梓发誓,自己一开始是真的在抗拒的。

但经不住青珏不仅能整容,还能变装。

“爷爷,你脸色有点不好看耶。”

“都说了别叫我爷爷。”黄梓哼哼了几声,“我没你那么小的孙女。”

青玉噘着嘴,也不说话,就这么闷闷的跟着黄梓前行。

一时间,场面就变得静谧起来。

许久之后,黄梓叹了口气:“你刚才想问我什么?”

“嘻。”青玉的脸上又露出笑容了,“爷爷啊,你应该能够代替苏安然做主的吧?”

“死心吧。”

青玉大惊:“我什么都没说呢!”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想什么。”黄梓“嘁”了一声,“你想要和苏安然在一起,我并不反对。但如果你想让我以苏安然师父的名义亲自指婚的话,我怕你会死得很难看。”

“为什么?”青玉不解,“爷爷你就是在骗我吧!”

“你去问你奶奶,屠妖剑,她就会告诉你了。”黄梓叹了口气,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当初我要是早知道那个女人是屠妖剑,说什么我都不会让她呆在苏安然的神海里。……现在她真的成了我全盘计划里的变数了。”

青玉听着“屠妖剑”这么个名号,顿时也有点心慌慌:“小屠夫一直说着的那位娘亲?”

黄梓点了点头,道:“是的。……就是她,在洗剑池帮苏安然将屠夫炼制成人的,这已经是超越了道宝、仙器的范畴了,那是一种将规则彻底具现化的能力,充满了许多的不确定性和意外性,是不具备任何复制的可能性。……而现在,那个女人就在苏安然的神海里沉睡着,但任何过激的行为都有可能导致那个女人重新苏醒,你不会希望你自己死在苏安然的剑下吧?”

“那我岂不是这辈子都没希望了?!”

黄梓有些同情的望了一眼青玉,然后耸了耸肩:“还是有希望的,只要你能够变得和你奶奶一样强。”

青玉:“爷爷,你这是在为难灵兽。”

“那你就放弃苏安然吧。”

“我不。”青玉恶狠狠的说道,“老娘花费了千辛万苦才终于跟上了苏安然那灾星的脚步,现在放弃,我之前的苦不全都白吃了吗?”

“好吧。”黄梓也不反对,“那说完了屠妖剑,我们再来……”

“还有?!”

“还有一位理论上是跟苏安然绝配的人。”黄梓叹了口气,“嗯,理论上这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就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困住他们。但我发现,这两人似乎不怎么来电,所以我也不清楚以后会是什么情况,说不定哪天这两人突然就受到了天道法则的影响,开始对彼此感兴趣了呢。”

“天道才不会管这些呢!”

“那可不一定。”黄梓望了一眼青玉,“你要知道,以前天庭可是有一个专门为别人牵线的司职,叫月老。他的工作就是让用一根红绳将一男一女,或者两女,又或者可能是两男,绑到一起……当然,我们至今都不知道,他用红绳将两个男人绑到一起到底是工作失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但反正被他用红线绑到一起的人,最终都会结合到一起。”

“可是现在天庭不是没了吗?”

“窥仙盟正在想办法重建啊。”

“爷爷,我们一定要毁了窥仙盟!”青玉抓住黄梓一根手指的手掌突然很用力。

“我知道啊。”黄梓点了点头,“所以我这一次不就是来这里看看那黑寡妇到底是不是玉女嘛。”

牵着青玉的小手,黄梓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带着青玉来到了岛坊里一座很朴素平常的小院里。

这座小院就在岛坊内城区域内的一角,只不过因为附近有大量的林木遮掩,所以一般人很难发现这座小院。当然,就算偶尔有可能在经过时看到这座小院,也不一定会对这座小院产生任何兴趣,因为小院看起来实在是太平平无奇了,就跟岛坊外那些外门弟子的居所差不多。

不过当黄梓带着青玉出现跨入小院的院门时,原本庭院内的拉门,就突然被打开了。

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年轻女子,正从拉门走出来。

看起来,就好像是此人正好要外出的时候,遇上了正进入院门内的黄梓和青玉。

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和谐,充满了一种恰到好处的轻松愉快感。

但黄梓和青玉却是知道,这并不是真的。

“听说,你觉得青玉没有资格见你,所以拒而不见?”黄梓看着眼前的黑衣年轻女子,冷笑一声。

“黄掌门,您可能误会了,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黑衣女子柔声说道,“瑶池宴举办期间,我事务略有些繁忙,可能是青玉小殿下没有报上名号,所以下人没能理解问题的重要性,所以才擅自替我做出了回答,如果真的因此冒犯了小殿下,我在这里给您赔不是,还请小殿下大人有大量,我回头一定严肃处理此人。”

“那你倒是说说看,打算如何严肃处理?”

“我会将其遣送回宗门,责令其禁闭五年。”黑衣女子开口说道,“我们仙女宫弟子,一旦被关入禁闭,就会断绝一切资源,甚至就连禁闭室的灵气也都是非常稀薄,这已经算是一个非常严厉的处罚了,不知道小殿下可还满意?”

黑衣女子望着青玉,然后笑着说道。

她的笑容拥有相当强烈的亲和力,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而且整个过程中,除了一开始和黄梓的问好外,都把注意力放在青玉的身上,这也让青玉觉得,对方的确是在询问自己,给予自己尊重,而不是在顾虑黄梓的脸面。

不得不说,这个黑衣女子能够成为仙女宫的代理宫主,将仙女宫的业绩提升到如今的程度,确实是有真材实料的。

“不够。”黄梓摇了摇头,“这孩子,可是我们太一谷的第三代,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我的孙女了。……我孙女代替我来拜访仙女宫,你们却说她不够资格来觐见……哈,有意思。原来我太一谷来拜访你们仙女宫,是要来觐见你,那没办法了,现在只好我过来了,你说……现在太一谷够不够格觐见你这位代理宫主了呢?”

黑衣女子脸上那股从容的神色,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一脸惊恐的望着黄梓,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误……误会啊,黄掌门,这一切都是误会!”

黄梓面色不变。

但内心却是叹了口气:排除一个嫌疑目标了。

他知道,以对方这种模样,断然不可能是窥仙盟的玉女了。

“给你三天的时间,让乔玉和谭雅自己过来跟我说清楚。”黄梓伸手摸摸青玉的小脑瓜,“过时不候。……但之后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