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从新做人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是谁,我在哪儿全文阅读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是谁,我在哪儿

悉尼,2010年10月9日,晨。

明日能源大厦顶楼,一间中世纪布局的办公室里,很突兀地摆着一张和这里复古风截然不同的病床,床上躺着一位面容枯蒿、干瘦如柴的老人,他眼神浑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

他叫莫里斯费舍,他用了六十年时间,亲手打造了一个掌控半个世界能源供应的商业帝国,尽管他已经八十四岁高龄了,可他仍野心勃勃,想要将自己的商业版图,拓展得更大。

可惜,他的癌细胞已扩散至全身,医生告诉他,他只有七天可活了。

对于生死,他早已无所畏惧,他只是遗憾,遗憾没能完成自己毕生的梦想,他更遗憾的是,他的儿子罗伯特费舍一点也没能继承他果决狼性的一面,他真的很不放心,他走后,他的儿子会将明日能源这艘大船开向何处。

他艰难地转过头,看向站在床边的那个年轻的背影,他苍老的脸上,写满了失望!

就在刚才,他狠狠地骂了他的儿子罗伯特费舍一顿,骂他懦弱,骂他不像个男人,他告诉儿子,他对他很失望。

他满心希望他的儿子能够反驳他,甚至是通骂他,可是罗伯特并没有。

他的儿子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站在窗户边上默默流泪。

这样的性格,怎么配继承他的事业?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个满头银发,精神矍铄的老人走了进来。

莫里斯费舍费劲地看了看,认出来人是他曾经最信任的左臂右膀,陪他一起打下明日能源这片江山的老兄弟——彼得布朗宁。

公司最近正在应付斋藤国际能源集团的垄断指控,布朗宁正在负责这件事,莫非事情有了新的进展?

莫里斯费舍想要坐起来,听听布朗宁的汇报,可是他虚弱到连坐都坐不起了。

让他心中一沉的是,布朗宁也没有走向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他,而是径直走向了窗户边,走到了他儿子的身后。

“听着,罗伯特!”布朗宁用一种沉重的语气道,“我们必须得谈谈授权书的事情了!我必须得到授权,全权负责……”

罗伯特费舍焦躁摆手:“不不不,彼得叔叔,我暂时不想谈这件事。”

“但是到了必须做决定的时候……”布朗宁逼近一步,深深看着罗伯特。

罗伯特张张嘴,想说什么,却一时说不出口。

躺在病床上的莫里斯费舍看到这一幕,心中悲愤简直无以言表!

这就是他的儿子,面对这么简单的逼迫,竟无从化解。

他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一边桌上的东西拨落一地,弄出很大的响声,立刻吸引了两个人的目光。

“我早告诉过你,照我说的去做!”莫里斯愤怒咆哮着,可是他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你总不听我的,该死……”

他几乎说不出话来,他告诉过儿子,怎样对付心怀叵测的布朗宁,可他的儿子却认为布朗宁是集团的功臣,更是他的教父,迟迟犹豫不决。

莫里斯悲愤莫名,看向费舍的眼神中,充满着愤怒和失望。

然而就在这时,他看到自己的儿子突然脸色大变,不可思议地低头,看向他的下半身。

莫里斯顺着儿子的目光望去,就见儿子的裤子里就像揣了一截下水管道,把裤子十分夸张得顶起。

莫里斯呆住了,他刚说什么了,让自己的儿子会有这种反应?

“呃啊……”罗伯特费舍看着下半身,发出凄厉的惨叫,突然“咕咚”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站在罗伯特费舍身边的布朗宁呆住了,他看着罗伯特的下半身,突然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这个懦弱教子,也是有强大之处的。

办公室里很快就乱成一团。

门外,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看着这一幕,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继而急忙跑了进去。

罗伯特费舍很快就醒了,然而他无论是说话,还是做动作,都变得很迟钝,眼神也总有种不聚焦的感觉。

医生查了半天也查不出什么问题,建议让罗伯特多喝水……

那魁梧青年一直待到罗伯特用缓慢无比的语气告诉大家自己需要休息,才风度翩翩提出告辞。

一出大厦,他便打了一通电话,语气带着微微兴奋:“嘿柯布,你猜怎么着?我有办法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埃姆斯,我们在工作坊等你,见面说。”

“嘿,你可真无趣!”埃姆斯笑道,“我迫不及待想要跟你分享好消息,你却这么对我。”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埃姆斯耸耸肩膀,收起手机开始拦出租车。

混沌。

无边的混沌之中,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这里什么都没有。

何邪紧闭双眼,生死不知,静静躺在混沌之中。

不知是什么空间,也不知是什么时间。

骏马在奔腾。

而他坐在马上,一身盔甲,手持长刀。

在他的四周,到处都是声嘶力竭呼喊奔走的士卒,两边陡坡之上,箭矢如雨而下,更有数十火球隆隆滚落,士卒们死伤惨重至极。

他茫然抬头,就见面前一辆马车中,正端坐着一个宫装丽人,面容姣好,皮肤柔嫩,眼神凄婉。

“唏律律!”

他突然勒马停住,骏马人立而起,就要将他甩下,然而他下意识运转身体里一股热热的能量,竟稳稳夹住马身,重新把马压了下去。

这一幕,使那马车中神色凄婉的丽人抬起头,看向了他。

他心中突然一震,只觉脑子里朦朦胧胧,似乎要想起什么,但总是阻隔着一层迷雾。

我是谁?

我在那儿?

我在做什么?

“保护公主!保护公主!”一名军官厉声高呼着奋力挥刀,斩落飞来的箭矢,就要跳上马车。

但下一刻,他便被一支利箭穿透胸膛,不甘跪倒在地。

他抬头,看向滚落向马车的巨大火球,想要站起,却颓然倒地。

他看向一边在马上发呆的人,突然发出一声怒吼:“蒙将军!”

马上的他一个机灵,回过神来。

蒙将军?

是在叫我吗?

轰!

下一刻,火球狠狠砸在马车尾端,碎屑崩飞间,马车里的绫罗帷幔顿时烧了起来。

拉车的骏马受惊,发疯撒足狂奔起来。

他怔怔看着马车中那宫装丽人死死抓住车檐,满脸惊慌绝望,离他远去。

“杀!”

身后恶风袭来。

他下意识回身一刀挥出。

噗!

一颗头颅顿时冲天而起!

他失神地看着刀身上沾满的血迹,突然伸手在刀身上屈指一弹。

铮!

金属蜂鸣,血珠纷飞。

他的神色,更茫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