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悟性 > 第一百零二章:殿下是要逼我敲通天鼓?!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殿下是要逼我敲通天鼓?!

妖水王此刻被法兽的光芒定住,那法兽獬豸更是张开大口,一股吸力,欲要吞噬妖水王。

不过沈追携带的这一尊法兽雕像并不算很强,对付妖水王这种封王级别的真神,还是差了点意思。

而且,现在沈追也没想让法兽吞噬妖水王。

妖水王,还大有用处!

与此同时,威严浩瀚的神力,在周围排空成一个区域,妖水王的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两个猩红的大字——死罪!

如果有人能够启动神识查看,就可以发现,这两个神力形成的红色大字,赫然蕴藏着十数条罪状、证据、场景,审判过程记录。

苍山王伽罗、计法王休白,刀锋王李英,都是难以置信的看着沈追。

沈追居然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苍山王伽罗的威慑,和金蜥王出手阻拦下,生生把妖水王的神体打爆降低至被法兽獬豸审判的范围内。

就连一直没说话的刀锋王李英,也是呆呆的看着沈追。

这一僵局,被沈追打破了?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妖水王就认罪了!更是拖泥带水,把金蜥王都拉下了马!

寂静!

三名真神和金蜥王,都被这猝不及防的一幕,震得说不出话来,整个周围连呼吸声都停止了,仿佛时间静止。

这一幕,实在太荒谬了!

连站在沈追这边的计法王休白,都有些始料未及。

看似是沈追和他人有仇,实际上这背后算是七皇子和四皇子的较量。

两大皇子之间,很少有出现这么大的胜负手。

事实上,这一切,并不止落在他们几人眼中,而在更多的强大存在眼中。

变化居然来得这么快!

“三位监察守护,妖水王已经俯首认罪,背叛大周证据确凿,金蜥王伙同妖水王,三位还在等什么!”

沈追的一声断喝,将休白惊醒过来。

“妖水王罪不可恕,其罪当诛!金蜥王为妖水王同党,按律应当同罪,金蜥王,你还不自缚神力,等候发落?!”

“计法王,此事……”苍山王伽罗也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就想说些什么。

“苍山王!”休白直接打断对方,低喝道:“结果已定,苍山王可不要自误,你首先是监察守护,其次才是别的身份!莫要以为天耀大陆只有我们几人在此!朝廷诸公,陛下法眼,可都注视着这里!”

苍山王顿时一惊,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休白在暗示着什么,他是四皇子姬丹的人,但他首先是大周朝廷的官员,首先得遵规矩律法,其次才是四皇子的门客。

妖水王这种级别,事情不小,说不定就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这里。

他要是敢此刻再阻挠,那可真是找死了。

休白看了看一旁的刀锋王李英,这位极限真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她被催魂了,她肯定是被沈追控制了!”金蜥王两眼通红,看着周围三位真神。“三位守护,不要被沈追蒙骗啊!”

“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苍山王伽罗脸色惨白。

“金蜥王,你现在被妖水王指认,与策划妖傀暴动有关。”

“不过你是真神,有一个自辩的机会,先把你关押起来,交由殿下审判!”伽罗顿时就抓向金蜥王。

金蜥王脸上一喜,顿时道:“我愿意接受殿下审讯!”

说罢,他就真的自缚神力,任由苍山王伽罗抓去。

沈追顿时一愣。

交由殿下审判?

哪个殿下?!

不过他马上就醒悟过来。

四皇子姬丹和七皇子姬尘,作为两个最有希望成为太子的皇子,在京城是身居要职的。

其中,四皇子姬丹领监察司左司之职。

七皇子姬尘,领监察司右司之职。

此二人都有中枢议事之权,势力范围涉及六部。

人皇给与两位皇子的权利几乎都是一样的。

只是各有偏向,四皇子姬丹是多了一个异族统御使的身份,并且重心在天外疆域。

这个时候,伽罗肯定是要把金蜥王交给四皇子姬丹,而不可能是七皇子!

“若是让四皇子姬丹拿了金蜥王,这金蜥王肯定是死不了,最重,也只可能是关押进大周的星狱。”沈追顿时明白了伽罗的意思。

不过,他却不能让伽罗如愿!

“且慢!”就在这时,休白和沈追齐齐出手。

伽罗这一手来得极快,沈追和休白一瞬间都是有些没想到。

不过,两人却齐齐动了,两人的动作十分统一,都是一个目的,那就是阻止苍山王。

“哼!休白、沈追,本王这是按规矩办事,你们这也要阻止吗!”苍山王一拳分两路,同时阻止休白和沈追。

“伽罗,本王这也是按规矩办事!”休白丝毫不让。“你不要逼我出剑!”

“哈哈哈,那就看看谁先执行规矩了!”休白一招手,顿时就将金蜥王拉扯过来,欲要收进洞天世界。

可就在这时……异变再度发生了。

“嗖嗖~”一道鬼魅幻影,直接无视了苍山王的规则,在其将要虚幻进入到苍山王洞天时,直接出现在其旁边。

同时,苍山王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法则领域形成的大手,居然是溃散失效了!

“怎么可能!”苍山王惊愕出声,盯着那金蜥王旁边的沈追。

“唰!”沈追直接扣住金蜥王的脖颈,将其抓住,挪移开来。

功德屏障立功!

苍山王这次是真的震惊了。

他估摸着沈追的实力最多是巅峰真神,所以大半注意力,是放在休白和李英身上。

可没想到,他还是低估沈追了。

问题是,他怎么可能轻而易举,视若无物的穿透自己的领域?

“你,”苍山王如同见了鬼一样,一时间,竟是没在动作。

而刀锋王李英和计法王休白,也都是愣了愣。

“五亿善功,这伽罗的领域还真不好进……”沈追心中默念。

虽然他现在有百亿善功,可是进对方一次法则领域,全面无视法则之力,来来回回也就二十次左右。

实在算不得多。

金蜥王满脸惊恐的看着沈追,可是他此刻被自缚神力,且又受到压制,根本不能做什么。

现在妖水王供出他,无论他敢做什么,都得死。不反抗,还有一丝希望。

“糟了。”伽罗心中充满怒火。

他刚想再动,旁边的刀锋王李英却突然道:“苍山王,我建议你还是别动。”

伽罗脸色阴沉,刀锋王这是警告了。

两边在规矩内博弈,这已经算是他输了,再动手,就是破坏规矩了。

刀锋王李英,不会坐视不管。这是表明姿态。

“沈追,跟我走。”休白挥了挥手,示意沈追过来。

沈追扣着奄奄一息的妖水王,失去抵抗的金蜥王,顿时七大分身在本尊都往休白方向靠过去。

就在几人准备返程时……

“嗡~”天空中突然一阵颤动。

一艘金龙战船,出现在沈追等人的面前。

浩浩荡荡的威压出现,片刻就让沈追等人呼吸都欲凝滞。

整个空间,都回荡着一股伟岸的力量。

苍山王伽罗脸色露出一丝喜色,拱手朝着前方道:“恭迎殿下。”

沈追和休白,却脸色一沉。

来的是四皇子姬丹。

…………

沈追这是第二次见四皇子姬丹了。

上一次,还要追溯到观文殿时。

两次相见,观感截然不同!

那一次四皇子姬丹极为和蔼,虽然身材魁梧,但却还是显得平易近人。

但这一次,却是威严堂皇,气度不凡,气势极为霸道凌厉!

“不愧是一国皇子,虽然停留在尊者级,可是却受一国气运庇佑,只要大周不灭,不管他是什么境界,几乎都无法匹敌。”沈追暗暗心惊。

国之气运,神秘莫测。

如拓森,虽然是古神族,天生真神。

但一旦古神族衰落,种族气运降低,他本身的某些神通,天赋就会随之变弱。

不再是天生真神,也会失去诸多神通。

沈追修炼《莲花道果》对气运感悟很深。

如四皇子这样为备选储君的,几乎是不可能被杀死,哪怕把他丢到火炼星狱,也能神奇的受到各种‘奇遇’,安然无恙的出来,说不定还会得到秘宝。

盖因为人皇强大,大周强大,人族强大!

“恭迎殿下。”沈追和休白,都不得不向这位四皇子行礼。

“不用多礼。”姬丹淡淡的摆了摆手。

“丹听说这里出现了祸事,身为监察司左司,一接到冠军侯之求救,便立马赶了过来。不知冠军侯平安否?”

“回四殿下。”沈追冷漠道。“沈追无恙,但师傅和忠义候却是危在旦夕!”

“一切,都是因为这妖水王和金蜥王背叛了我大周!”

“此二人现在已经俯首认罪,我要为师父和忠义侯,讨一个公道!看看这背后,到底是谁主使,竟然敢臧害大周的武侯!”

四皇子姬丹脸色如常,“不如让丹的人检查一下你师父和忠义侯的伤势。”

“我旁边这位,乃是狄獲神王的弟子,最擅长治疗伤势,身兼两道,或可让你师父恢复。”

姬丹旁边的一群人中,走出一名身穿冠服的异族男子,他站的位置,仅仅次于姬丹一个身位,连范弘毅,似乎都没他这么受重视。

沈追缓缓摇头道。“此事就不劳殿下费心了。”

他现在,十分怀疑这姬丹就是幕后主使,又怎么会将吕元纬和蓝海交给姬丹去治疗?

更何况,这姬丹现在出现,恐怕没安什么好心!

果不其然,当沈追拒绝之后,姬丹的脸上,就明显出现了一丝冷淡,话语也变得生硬起来。

“好,既然冠军侯自己有办法,本王也就不多费心了。”

姬丹看向妖水王和金蜥王两人。

“既然你已将此二人抓获,那便交给本王处理吧。”

“本王是监察司左司正,处理此事最为合适。本王向你保证,罪魁祸首必死无疑!”

沈追摇头道:“区区一个妖水王,还换不了我师父和蓝海两人的性命!”

“放肆!”范弘毅喝道。“殿下是监察司左司正,你以为是在跟你谈条件吗!”

“沈追,难道你要滥用私刑?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审讯封王?!”

姬丹也面露不善,这沈追的骨头真是又臭又硬。

他最是讨厌这种人!

更何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驳斥他的面子,简直是在打脸。

就在这时,沈追的身后虚空,出现了第二艘金龙战船。

同时,一道恢弘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本王作为监察司右司正,够不够这个资格?!”

…………

七皇子姬尘的到来,再度让在场的人震惊。

没想到葬妖谷之事,竟然是牵扯到了两位储君人选。

“恭迎七皇子。”一群人连忙行礼。

沈追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

姬尘从战船上走下来,身边同样是不少强者围拢,他指着范弘毅当头呵斥道:“范少保,你又是哪里来的勇气斥责我大周的武侯?!”

范弘毅脸色发白,姬尘出现得太及时了。

“七弟,没想到,此事居然惊动了七弟的大驾,还真是让为兄没想到。”姬丹盯着姬尘道。

“王兄,彼此彼此。”姬尘淡淡的开口,走到沈追身边来。

他挥手拿出一个紫色的盒子,“来得匆忙,没带治疗的圣手。不过这里有一滴永恒之泪。暂且可以冻住你师父和蓝海的身体,保住他们的魂魄真灵不继续溃散,凝聚生命力。”

沈追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接过盒子,丢入洞天世界内,将吕元纬和蓝海两人的身体冻结。

一滴永恒之泪,紫色的冰晶将蓝海和吕元纬冻成了冰棺。

两人的伤势顿时如同永恒一般,不再恶化,当然也没有好转。

“你尽管施为。”姬尘传音道。“有我在这兜底,神王都动不了你!”

一股浓浓的自信散发出来,同样是皇者气质,但姬丹是霸道,而姬尘则是外圣内王,让人信服。

“冠军侯,你当真不肯将他交给我?你可知,是本王先来此处!”姬丹目光锁定沈追,直到此刻,他仍旧不肯放弃威胁。

“殿下这是哪里话,谁审问不都是一样?”沈追淡淡道。“重点是查清楚这件事。”

“假如我一定要带走金蜥王呢!”姬丹语气森冷。

妖水王,他不关心。

因为妖水王知道得到底不算多,而且仅仅是高等真神境界,借助宝物,有人捧她,才混到了一个王爵。

可是金蜥王就不同了。

首先金蜥王是巅峰真神,这种战力,哪怕是他麾下,也不常见,是不可多得的助力。

其次,金蜥王知道得比妖水王更多,虽然不可能威胁到他姬丹,但会造成巨大的损失!

“本王要带走他,你敢阻拦?!”姬丹眉心浮现一股煞气。

暴虐的气势,一时让众人不敢直视。

“沈追自然不敢阻拦。”

“不过,殿下此举,是逼我敲通天鼓!”沈追低喝道。

通天鼓!

一听到这三个字,不但是姬丹,就连站在他旁边的姬尘,嘴角也是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这三个字,自从大儒林之忠七敲通天鼓,请大周法典,闯皇宫,斩皇子。

通天鼓三个字,就几乎成了所有皇子的噩梦。

皇子们比任何人听到通天鼓,都要惧怕。

沈追拿通天鼓威胁,简直是打蛇打三寸,正好拿捏在所有皇子的软肋上。

因为,以沈追如今的文名,如果姬丹此刻强行带走妖水王和金蜥王,说不定还真的会引发极大的轰动。

姬丹毫不怀疑,沈追还真敢这么做!

“好、很好。”姬丹怒极反笑。“那本王倒要看看,你怎么审这二人!”

沈追看向姬尘。

后者就立刻喝道:“请法兽!”

轰~

随着姬尘一挥手。

顿时,在这周围的万里方圆,便出现了一轮皓月。

文官体系短暂的凝聚在天耀大陆上。

尔后,沈追便看到,一头活生生的獬豸,从那轮皓月中走了出来。

“法兽獬豸!”所有人都脸色微变。

这一头法兽,可比之前沈追拿出来的大多了。

它不像是雕像,如同真实存在一般!

“嗖~”沈追将妖水王一丢,顿时就往法兽的口中飞去。

一道金光笼罩妖水王。

立刻将其定住,并且让其短暂的恢复了神智和神力。

“沈追,由你代表本王来问,现在,你的身份,等同于监察司右司正!”姬尘喝道。

“臣领旨!”

沈追深吸一口气,顿时感觉到与那法兽有了一丝联系。

他走到妖水王前高喝道:“你是否策动妖傀暴动,意图谋害文信侯、忠义侯!”

“是。”妖水王颤颤巍巍的回答道。

“你是否受人指使,同伙是谁!”

“我受金蜥王指使,他曾言,事不可为,速速击杀吕元纬、于明、蓝海。”

“我接令之后,立刻杀死了于明,尔后与断谷前将吕元纬、蓝海打落山崖。”

“金蜥王背后,可还有人指使?!”

妖水王神体一阵颤抖,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沈追微微摇头,看来这妖水王还没达到那个级别。

顿了顿,沈追朝獬豸拱手道:“敢问法兽獬豸,谋害秘境天才,该如何论处?!”

法兽口吐人言:“视为叛逆,削王爵、诛九族,永不超生!”

说完,一声哞响,獬豸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妖水王给吞吃掉。

沈追、姬尘等人畅快不已。

反观姬丹、范弘毅那边的人,则是面色沉重。

沈追冷哼一声,再度将金蜥王押了过去。

他知道仅凭妖水王就咬出一大批人是不可能的,毕竟姬丹是四皇子。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扳倒。

但,还有金蜥王!

当沈追将金蜥王押过去的时候。

沈追感觉到无数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那一股股有如实质般的敌意,让沈追也感觉到了巨大压力。

他知道,今天这事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善了。

自己会彻底走向以姬丹为首的朝臣武将集团的对立面。

可是,沈追却仍旧是坚定的走向法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