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二十八章 天劫 (9400,大章求月票)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章 天劫 (9400,大章求月票)

这一次神龙世界之行,苏昼个人感觉非常满足。

虽然说,一开始他还被‘偏差值99%’,‘世界本质缺失’等高大上的词汇吓到了,但现在看来,所谓的世界本质缺失,无非就是始祖之龙用一部分世界本质做了龙珠,并将其开放给自己的孩子许愿,而偏差值99%更不用说,一个可以随意许愿改变世界的世界,偏差值能不高吗?

固然,他一下地就被卷入这场龙珠战争,然后连着打了三天三夜,真身都报销了两次,但总的来说,这过程其实还蛮愉快的,尤其是遇到一群强到自己下手都不必小心翼翼的神龙,那可真是打的舒畅。

难得有这么强的靶子,所以苏昼便好好放纵了一把,尝试了各种难以在地球实验,不同于任何神龙的全新技艺。

尤其是还有龙珠这种便利的东西,倘若有意外死去的无辜者,那么直接许愿复活就好了——就连遗憾都不用留下,许愿当真是便利的东西。

超凡真是有趣。他总是如此感慨,并忍不住想要在这一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除却心情外,这一场战斗和冒险的结果,也是毫无疑问的满载而归。

法夫纳,耶梦加德,羽蛇神,由利维坦戈尔贡和应龙融合而成的马特维,始祖之龙……七种不同神龙,甚至是一位至上龙神的部分力量和血脉,都被苏昼所收集。

要知道,限制苏昼真身强度的,本质上就是他脑中超凡器官素材的多寡,他知晓并理解的超凡器官越多,他的真身就越强,就像是组装一台超级机器人。

而现在,苏昼手中,就有七套SSR级……甚至是超越SSR的超珍惜素材大礼包!

这种东西,哪怕是让苏昼把正国昆仑山秘境里面的妖神残骸全都吞了都办不到,毕竟祂们少说都死了几千年,灵性有损,而且绝大部分都不是神龙,苏昼的端口和祂们难以兼容。

当然,除却这种力量上的收获外,苏昼最高兴的,却还是带领一位孩子走上正路。

“我忽然发现我其实有当老师的天赋,雅拉!”

触碰天神刻度形成的时空球,苏昼在被拉入冰凝虚空的时候,忍不住侧过头,看了身后正在逐渐远去的神龙世界,以及正在告别的奥拉一眼,他不禁露出了笑意:“看来在勤行书院当教授那么久,我还是有点教学功底的嘛。”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苏昼并没有打算一步登天,直接将奥拉灌顶成自己的龙血眷族,亦或是塞一个人类常识大礼包,为女孩做一套全面思维系统升级。

他做的,是授予奥拉自由思考,自由质疑的能力,以及面对未知的恐惧和勇气。

然后,让她自己去见证这个世界——接下来,无论是好是坏,都是她的人生。

“或许吧。至少你好为人师这点,我已经很清楚了。”

对此,盘旋在苏昼头顶的雅拉并不否认——虽然苏昼在勤行书院教导最多的是实战课,但即便如此,他也并非只是打了了事,每次苏昼都会详细指点出每一位学员相应的弱点和不足之处,指出一种未来提升的可能。

单单就这一点而言,他作为教授是完全合格的。

如果不是苏昼经常满世界乱跑,并没有一直待在学院里教书育人的兴趣,他或许真的会成为一位很好的老师。

这也是某一种可能。

但现在,祂却要作为苏昼的先行者,提示对方思维上的一个错误。

或许,称不上错误……但至少是必须要提醒的一个点。

“苏昼,你刚才的潜意识中,是否觉得,因为人会复活,所以死了也无所谓?”

蛇灵平静的用自己的尾巴拍了拍青年几根竖立起来的头发:“反正之后会复活,所以现在怎么样都可以。”

“留下伤口,但也能抚平伤痛。”

“能施恩,也能惩戒。能夺取,也能赠予。”

“……的确。”

一时间,苏昼脸上挂满的笑容,就如同退潮的海水那般急速消去。

他骤然严肃了起来,眉头紧皱,青年在细细思索了一阵偶,然后从嘴唇中吐出了两个字:“的确。”

我就是这么想的。

并没有隐瞒自己内心中的想法,身侧也没有需要隐瞒的存在,苏昼吐出一口气,肃然地自语道:“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超凡力量虽然有趣,但是对我想法的影响,果然也很严重。”

“这也算不上坏事。”对此,雅拉也没有危言耸听,祂只是淡淡地陈述道:“毕竟,绝大部分‘神’,都是这个心态。”

“想要行善,便可以变得比世间任何人都纯善,无需任何回报,祂可以将世间化作乌托邦,令福祉降临人间,甚至不需要任何人的感谢与赞颂。”

“想要为恶,便可以变得比世间任何人都纯恶,哪怕是摧毁整个世界,抹平整个人间,将无数悲欢无数故事都彻底用水淹没,也绝无半点仁慈。”

“反正,大不了再来一次,再创世一次,再重新来过。甚至,后悔了也无所谓,只要‘我’愿意,哪怕是已经毁灭的东西,也能从垃圾桶里重新捡起,重塑成完好的模样。”

“如果你不介意成为这样的存在。”如此说道,雅拉的语气很轻松:“那就无需在意我说的话。毕竟,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你所走的,便是这样的一条路。”

“很明显,我很在意。”

在天神刻度形成的时空泡中,苏昼闭上眼睛,他陷入思索:“但是为什么?明明只是很普通的事情吧?可是为什么,这种东西一说出来,我就感觉到一阵不安?”

并没有思索太久,苏昼就找到了原因。

——因为这样,就划分出了阶级。

倘若有朝一日,自己成为了可以随意复活死去生命的人,自己成为了可以随意重塑生命的人。

那么,是否就可以说,生与死的界限,就这样被自己打破了?

死亡只是开端……没错,无论是自己还是偃圣,都曾经这么说过,也都这么思考过,电子冥府便是这一思维制造的造物,人类意图战胜死亡,打破生与死的界限。

但是,归根结底,电子冥府还是建立在‘死亡不可避免,且终将到来’这一思维上,人必须诞生,然后死去,才能归入冥府。电子冥府,至少是现在的电子冥府,并不能做到将死人复活成平常人的地步,它只能办到死者也有归属,在某些方面和生者相同。

两者归根结底是不一样的存在。

而复活却不同。

复活后的死者,和生者没有区别。

苏昼思考着,假如自己有着可以随意复活其他人的权柄,那么,在自己的眼中,生者和亡者之间的界限,必定会变得模糊不清……就像是善恶一样,生死这一原本顽固的界限,也将会成为一个存在自由心证的东西。

“是寂主……”

突然,苏昼睁开了眼睛,他目光凝重,回忆起了这一份下意识地排斥感的起源所在:“寂主,那将一个灵魂无数次的轮回,都视作同一个存在生命一部分的思维……就是这一思维更进一步的形态!”

在寂主的眼中,倘若不能超越生死的界限,得到永恒的生命,就不能算是成熟。倘若不能超越自己的前生今世,甚至看破所有的轮回,就不能算是完全。

做不到这两点的生命,在祂眼中,就都是还不完全且不成熟,残缺不堪,需要历练的孩子,需要在祂的世界中,经历无穷无尽的轮回,等待‘超越’的到来。

而这样,就自然而然地划分出了阶级——已经超越的,和还未超越的。

寂主还算是好的那一派,祂的爱,固然令人难以接受,但至少是爱。

打个不是很确切的比方——倘若是怀着恶意,甚至不需要是恶意,只需要是某种具备好奇心的强大存在。

这个存在,持有击碎生死界限的力量后,整个世界对祂来说都不过是游戏世界罢了,所有的人都是NPC,想杀就杀,想复活就复活,为了看见一句新的台词,一个新的结局,为了满足祂的好奇心,这个存在半点也不介意作出最邪恶最恐怖的事情,无论是屠杀还是虐杀,祂都能轻而易举地的做出来,哪怕仅仅是为了看一个人在不同的虐杀方法下,会作出怎样的反抗,祂都毫无负罪心理。

反正,都能复活。

这一次我做错了,那就再来下一次。

这就是一个奇点。

在这个奇点前,超凡者再怎么强大,也无非就是强大的人,哪怕有着无尽的寿命,可以旁观轮回,坐视一个文明的兴衰盛亡……但失去的东西,他们就不能挽回,离去的人,他们也只能缅怀。

这样,他们就会重视,会珍视,哪怕身侧的人儿不过是百年就会腐朽的短命生物,他们也会有一些基础的‘共识’,可以进行交流。

而在这个奇点之后,超凡者就不可能与单个个体的人类平起平坐,因为普通人所珍视的一切事物,在超凡者眼中,都不过是梦中的泡沫,一触即碎,且能随意再生。

祂的存在本身就可以创造一个种族,一个文明,甚至一个世界……甚至超越这些概念。

梵天一梦——对于这样的超凡存在而言,普通人的生死差异,的确就和幻梦一般虚无,也绝无可能平等相待。

“创主……天尊。”

这是,苏昼才真切地明白了,这一等阶名字背后代表的意义——虽然说,这一切对于自己来说还很早,可是依照自己的进度来说,成为这样的存在,根本就是时间问题。

哪怕是现在,依照自己对肉身方面的修持,只要不在战斗中被其他超凡者杀死,无视一切外因,且能获得充足的物质补充,他足以活到永永远远,**永远不会腐朽,维持全盛的状态。

哪怕灵魂都老死了,他的**也能重新凭借大脑中的记忆再次孕育出全新的灵魂——不要说这样就算是死,人类没有灵魂的时候不也一样活的好好地?这本质上和指甲掉了,重新长一块没有任何区别。

而这种思维方式,证明苏昼的思维本身,其实已经开始异化了——他那不将自己的**视作**,而是当成一个个模块的思维模式,就和人类有极大的差别。

而这种差异,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可以被称之为‘怪物’。

神与怪物,只有一步之遥。

“可是,雅拉,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被蛇灵勾起了思绪,苏昼思索了许久,最终得出颇为无奈的答案:“只要我继续在超凡之路上前进,就终究会抵达那个‘奇点’,这是谁也避免不了的问题。”

“我终将成为普通人眼中的怪物……亦或是神。”

实际上,获取永恒的寿命后,人的思维模式就会极大的改变,比如说繁衍这种玉望,对于永恒者来说,当真就是随心所欲了,他自可以疯狂孕育后代,自成一族,也可以一身等种族。

但无论如何,都很难出现人类那样,将后代视作自己传承的思维逻辑。

而对于苏昼的答复,雅拉却轻微地摇了摇头:“其实,还是有很大的不同,哪怕是打破了界限的超凡者之间,也有许多不同的种类。”

“其中,自然有你所忧虑的那样,将世界视作游戏的存在。但也有那种,将所有生命都视作自己的孩子,希望他们能超越轮回的‘寂主’一类。”

蛇灵的言语,堪称明示:“其中的差异,比你想象的还要大——但是你从现在,就可以开始选择。”

“……对啊。”

听完雅拉的话后,苏昼顿时发现自己的思维的确有点被局限,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灵气复苏,全民超凡……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官方为了抹平‘超凡阶级’而做出的努力。”

而倘若全民超凡更进一步,抵达全民永生的地步,那么永恒者和有寿者之间的不同,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被抹平了。

想到这里,苏昼的心中就不禁突然涌起了一阵阵明悟:“是了,没错,一个人与众不同,被人当成怪物是理所当然的——可是倘若所有人都成了怪物,那么原本的怪物,就变成了人。”

“神自然同理。”

这种道路,显然比孤独一人的超越来的难度要大,甚至,单单是搭建一个框架,等待一个群族的逐渐升华,就需要无数年的时间。

但是,这有什么所谓的?

反正,寿命这种东西,对于跨越奇点的超凡者来说,只是数字罢了。

苏昼本想要顺着这个思路继续思索。

可现实却并没有留给他思考的时间。

“唔,好像有意外状况发生了。”

冰凝虚空,时空泡中,雅拉突然发出了颇为含糊的声音:“苏昼,别想了,这种问题你日后有的时间去想,我不过是提醒你不要走上你不想走的歪路而已——传送好像出问题了。”

“啊?”

苏昼茫然地抬起头,环视一圈,发现自己居然现在还没有回到地球,仍然位于虚空中时,便立刻察觉不对:“等等,这咋回事?雅拉,你不是说好了没问题的吗?!”

在出发前,他就反复询问过雅拉,询问回归地球时,会不会像是前去神龙世界那样出问题,而那时的蛇灵大打包票,说神龙世界的意外是小几率问题,自己的回归绝对一帆风顺。

“傻孩子,你应该多质疑我一下的——我说的就是对的了?”

雅拉却是半点羞愧也无:“你应该多质疑我一下的。好了,别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解决问题。”

想要解决问题,最重要的是发现问题,而这点并不算困难。

即便苏昼一边和雅拉在口头互喷互杠大战三百回合,也不妨碍他迅速察觉,影响天神刻度的传送,令自己这么长时间还没回地球的,正是冰凝虚空中,那因为伟大存在‘先驱’行动而造成的结构改变。

“但是不对啊——之前天神刻度明明已经穿越过一次,我依照原路径返回的话,不可能受到影响!”

对此,苏昼的心中,登时腾起一个极其不好的猜测:“除非,在我置身于神龙世界的这段时间,‘先驱’还进行了其他的活动……甚依照天神刻度现在还没带我回地球这个情况来看,先驱的活动非常的剧烈,甚至,祂很可能就在附近……”

而苏昼的猜测并没有错。

如今冰晶一般凝固的虚空中,忽然浮现起一道光。

伴随着虚空震荡,一个巨大的,起源于一个圆点的无穷对称辐射线,如此闪耀的‘形象’,就这样从空无一物地虚空中亮起,然后朝着无穷尽的远方投射而去。

而祂所孕育的一部分光,正朝着苏昼投射而来。

在这一瞬间,苏昼还没有开始做出反应之前,赤色的蛇灵便叹出一口气。

【终归还是察觉了吗。】

冥冥之中,有这样的声音响起。

在这一瞬间,头顶一空的苏昼便感知到了,位于自己身后的神龙世界,突然开始震动……不,不能说震动,也不仅仅是神龙世界。

那是一种超越了**和灵魂,联通了无数世界的共鸣!

以神龙世界为源点,自其之后,无数美丽的,荒芜的世界废墟,无数完好的,残破的世界残骸,所有的一切中,都与露出一道光。

就像是无数萤火从山丘的缝隙中飞舞而起,无数的光自无数的残骸中纷飞而出。

而一个庞然的,无穷无尽,根本看不见尽头的‘圆环’,就这样出现在这些纷飞的荧光中。

祂轮转着,但却并非重复的轮回,每一次轮转的都是完全不同的事物;祂延伸着,但却并非一味地向前,总是会弯曲着根本无法判断的角度,拐向预料之外的方向。

苏昼也无法看见祂的全貌,祂明明是代表完全和无限的圆环,但却又代表着‘差异’与‘不同’,祂明明和轮回一般无尽的轮转,可却仿佛代表着‘无限的混沌’。

这永无不同,不可预料的‘永恒轮转之环’,就这样直接显化于虚空,然后与那无穷延伸的‘地平线’对峙。

再也没有比这更瑰丽的一幕。

而整个稳定的冰凝虚空,就这样在两个庞然巨物面前崩溃,化作不可理喻的混乱混沌。

手持天神刻度,位于时空泡中的苏昼并没有被这混沌所影响。

甚至,他还能听见,些许零散且破碎的‘交流’。

【你醒来了……为何不回应……不对,你居然是自由的?】

这是属于先驱的意志,祂的心智震荡虚空:【你居然回归自己的残骸?难道不怕再次被封印吗?】

——自己的残骸,指的就是神龙世界这些世界?

苏昼眉头微皱,他没想到,雅拉回到神龙世界,居然还有被重新封印的危险?难怪对方一开始不想让他去。

【逃出封印,就是自由?我可不觉得。】

而令苏昼感到熟悉的意志,发出同样的回应:【哪怕重新封印,我也能再次离开。】

两个伟大意志的交流,简直就像是要掀飞这一片虚空。

凭借天神刻度的时空泡,苏昼没有被影响,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根本就没办法挺清楚对方的交流……不,从一开始,他就根本听不清,甚至听不见。

不可听,不可视,不可想。

对于寻常的生命来说,伟大存在的交流碎片,都是无法理解的。

苏昼恍然,自己之所以能了解那一部分信息,仅仅是因为他作为雅拉的立约者,从对方那里分享接受了一部分信息。

可即便如此,他也只能了解一些零星的片段。

很快,两个伟大存在的交流,就抵达尾声。

【……那为何却没有任何作为?】

【做了又有什么意义?亦或是说,你觉得做了,就能改变什么?】

以这么一段用人类的话语,便是这么表达的信息作为结尾,虚空中,沉默持续了漫长的时间。

而就在漫长的沉默后,代表着先驱的那一团辐射线中,便有一根,照向了苏昼。

就在这一瞬间,苏昼仿佛看见了无数盖世的伟业。

于寂静无声的混沌虚空,有明亮,但却无法描述颜色的光闪动。

无穷的可能性与好奇心互相融合,最终化作了令人惊异的星辰,而千百颗星辰从光中升腾而起,化作光明,以不同的角度照射在苏昼身上。

登时,千千百百道不同的影子,就这样在这些星辰光源的照耀下,如同放射线一般,朝着无尽的远方延伸而去。

光影流动,无数种可能与未来都在延伸。

有成为英雄的可能——

他将斩杀恶兽,埋葬怪物,高举武器行走在无人知晓的陌生之原,为后来者踏平前所未见的未知阻碍。

有成为探险家的可能——

他将跨过千山万水,八方十洲,寻觅界外的迷离之境,探寻茫茫的无尽虚空,然后跨过一个又一个的老朽边境,将已知的旗帜插向一处又一处的全新地平。

有成为先驱的可能——

他将探寻落满灰尘的未知领域,研究难以理解的深邃真理,不被理解只是家常便饭,被人耻笑更是日常情境,可即便如此,却从未终止——因为向前探索,并非是责任和义务,甚至并非是工作和理想,那正是一种生活方式。

无数种可能,都在闪耀。

苏昼这样的存在,似乎注定要前往地平线的彼端,因为好奇,因为渴望,便使用昂扬的斗志,点燃照亮黑暗的灯塔,令一个个灿烂而壮阔的冒险故事,扬帆启航。

“这都是什么东西?”

但是,还未等无尽轮转的圆环作出反应,苏昼环视着自己的那无数朝着无尽远方延伸的影子,便不爽地皱起眉头。

除却那正照耀着自己的无尽星辰外,他自己的身上,也开始亮起光。

于是,所有影子,就这样消散。

只剩下苏昼自己,脚底的那一块‘影子’。

【……的确。】

察觉到苏昼的不满,‘先驱’收回了自己的那根辐射线,在青年的感应下,这位伟大存在似乎对自己点了点头——这固然是错觉,但不管怎么说,能产生这种错觉,就代表对方的确有类似的想法:【你……的确像是祂会选择的。】

随后,无数的辐射线都消去了,朝着无尽远方延伸的光线缓缓退去,消散在冰凝虚空之中。

只有一丝残留的片段,在虚空中回响。

【你的计划,的确有可行性……但,我才是正确的。】

而无尽轮转的圆环,也同时退去,化作无尽萤火,复归众多世界。

虚空恢复了平静。

而天神刻度也再次启航,朝着原定的目标行动。

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存在阻碍。

“一个老家伙在发起床气而已……不必在意。”

苏昼感应到,自己的头上突然又出现了一丝重量,毫无疑问,那正是雅拉。

回到苏昼的头顶,赤色的小蛇长叹一口气:“唉,平静的日子不复返了。”

“祂究竟要做什么?”

苏昼并没有不识趣地询问,那无尽轮转的圆环是不是雅拉——他又不瞎——也没有不识趣地询问对方究竟和先驱交流了什么,反正双方似乎没达成共识这点还是能看出来。

苏昼只是询问先驱突然出现的目的。

“就和我们要做的一样。”

对此,蛇灵有些疲惫地趴伏在苏昼的头顶,语气逐渐变得轻柔飘忽:“祂也在寻找挣脱伟大封印,同时不毁灭这一切的方法……只是我们选择的道路并不相同……所以便会有冲突。”

“和祂们对立的吗?”苏昼言简意赅。

“不对立,但有冲突。倘若互相拦住路,那肯定就会出手吧。”

雅拉如此笑着回复:“不必担心,‘先驱’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秩序,祂绝不会对你出手……但是日后,我们前去其他世界,尤其是其他伟大存在的世界,就要小心遇到先驱那一侧代行者的干扰了。”

“这没什么可怕的。”对此,苏昼自然不可能露怯,更何况他根本不怂,反而自信满满:“只要不是先驱这种伟大存在直接派分身下来——比如说寂主那样,区区代行者而已,难不成我堂堂雅拉的立约者还打不过他们?”

“哈……不愧是你。”轻笑一声,赤色的小蛇缓缓闭上眼睛:“那我……就先睡一会。”

“睡吧。”

苏昼如此轻声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让蛇灵可以躺的更舒服一点,然后又从个人空间中拿出一顶帽子,盖在头顶。

紧接着,天神刻度支撑起的时空泡,便一路顺风地带着苏昼,回到了地球所在的中央世界。

银色的时空泡融入世界屏障。

——地球,正国,洪州洪城。

2017年,6月3日,上午。

风和日丽。

苏昼回到了自己位于洪城的老家。

但是,还未等他感慨一番自己终于平安到家之时。

突然间,万物齐黯,阴云汇聚,原本阳光明媚的洪城登时由晴转阴,天穹之上雷霆闪动。

雨水开始滴落,路边的行人发出惊呼,或是怒斥天气预报一点也不准,或是忧虑自己家中晒得的衣服。

而作为一切的中心,苏昼此时也很愕然,他急忙飞出自己家,来到半空中,仰视高空的云层。

“怎么回事,我明明没有发动呼风唤雨的神通?!”

此时,他可以很确定,自己既没有动用风助水助,也没使用溟涬化龙决,这骤然而起的风雨和自己的神通毫无关系——可这漫天风雨雷霆,却的确因自己而起,完全以自己为中心诞生。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苏昼也在寻找答案啊。

但很快,答案就不言自明。

——轰隆隆!!

伴随着天穹之上的厚重阴云彻底汇聚远比,整个洪城都被漆黑的雨云笼罩,而在其之中,青紫色的雷光纵横,化作起伏的波澜,照亮了黑暗的城市。

“草,什么鬼?!”

瞬息间,凝视着这莫名其妙出现,并且牢牢对准自己的雷霆阴云,苏昼就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张大嘴巴,露出愕然地神色:“这,这是……”

——这是,天劫啊!

神他妈天劫!为什么自己这样助人为乐乐于行善擅长除恶的新时代五好青年2016年感动正国十大超凡者之一都要被天劫劈?还有没有天理了?而且这世界为啥会有天劫啊?!这东西不是昔日仙神制作的实时犯罪惩戒系统吗,什么时候重启的啊!?

“我抗议,我浑身功德愿力,怎么就要被劈了呢?!”青年发出愤愤不平的呼声:“我要见雷部仙神!天劫也要讲基本法啊!”

但是天劫并不想和苏昼讲道理。

轰隆——一声雷鸣,而刹那之后,千百道雷霆的洪流就这样从云层中倾泻而出,宛如龙蛇一般,在半空中蜿蜒着卷曲的轨迹,轰击在苏昼的身上。

“唔哦!有人在渡劫!”

此时此刻,洪城中,所有外出之人都屏息战栗,躲在遮雨之处的背后,然后用颤抖的手拿起手机,兴奋地睁大眼睛,拍摄着这一幕:“看啊,天上有人影,这是渡劫诶!”

“哦哦,我看见了!”

“没想到真的有渡劫这么一回事啊,这辈子第一次看见这么漂亮的雷云!”

很快,渡劫雷云的消息便传遍了全国各大微信圈qq群等平台。

但令人遗憾的是,伴随着更加旺盛的雷霆出现在被天劫轰击者的身上,那千百道雷霆就这样骤然消散……甚至,被彻底吸收!

一道由雷霆组成的耀眼光环就这样出现在了苏昼的身后,然后缠绕在他的手臂之上。

“哪里有用雷劫劈雷龙的道理!”

伴随着这一声怒吼,紧接着,青蓝色的,凝练无比的雷光,就这样从苏昼猛地举起的右臂上升起,然后化作龙蛇一般的光流,朝着天劫雷云的所在之处逆轰而去!

青蓝色的雷光骤然暴涨,咆哮着直入苍穹。

而漫天阴云的中心,就这样被直接轰出一个透彻的大口,令阳光化作宛如实质化的光柱,照耀在青年的身上。

此时的苏昼,自然没有半点击散天劫的兴奋……统领阶在仙神时代,起码也是人仙了,而他作为统领阶中的强者,也算是说可以摸到地仙门槛的存在。

他这种基本可以算是一界之主的预备役,打爆一个用来监督修行者犯罪的天劫系统不是轻轻松松?

而且,比起击溃天劫,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他一回地球,就会被雷劫轰?

“这究竟咋回事……”

如此思索着,苏昼百思不得其解,而雅拉刚刚睡了,自己也不可能就这样打扰对方。

而就在此时,他听见了身下自己家中,传来了手机的铃声。

那正是苏昼的工作手机铃声。

铃声响起,就代表安全局的工作来了。

“还真是什么事都凑一起了……算了,职业道德最重要。”

如此嘟囔道,苏昼啧了一声,发出了颇为不爽的声音。

但归根结底,他还是认真负责,从不懈怠的安全局特殊行动部队大队长,所以也来不及思考天劫的事情,他立刻飞回家中,拿起工作手机,接通。

“——队长!安全局侦察到洪城出现巨大威胁源!有前所未有的统领阶大邪魔出现!”

而出现在手机背后的,是汤缘的声音——他现在是苏昼的秘书,通知苏昼的工作方面的事宜自然是由他来做。

此时的汤缘语气急促,但很是冷静:“队长你应该就在洪城吧?请拖住对方,不要让它破坏城市——挪移法阵已经启动,三分钟内,圣席和紧急行动队的援兵就会抵达!”

苏昼:“?”

啥玩意?什么乱七八糟的邪魔,什么巨大威胁源,我咋没看见啊?

“不是,汤缘你说的什么东西,哪来的邪魔,洪城一切都好,除了我刚才被天知道从哪里来的雷劫砸了……一通……一切正常……”

一开始,苏昼的语气还颇为铿锵有力,但越到后面,他的声音就越小,带着一丝困惑和匪夷所思:“呃,等等,汤缘。”

“我接下来说的事情,你不要怕。”

“怎么了,队长?”年轻的秘书发出充满疑惑,但同样充满信心的声音:“我不会怕。”

而苏昼深吸一口气,他肃然道:“刚才安全局侦察到的邪魔。”

“很可能,就是我。”

咔嚓。

然后,苏昼便听见了,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