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最强昆仑掌门 > 第三百六十六章 肖璃月的踪迹全文阅读

第三百六十六章 肖璃月的踪迹

第三百六十六章肖璃月的踪迹

  一艘大型舫船顺流南下。

  这种舫船造型华美,船饰精质。

  除了有多个房间外,还有单独的厨房,以及待客的船厅,船尾甚至有马厩。

  船顶上还有一个大型鸟窝,里面蹲了一只大型鹰隼。

  船厅外,还有一只巨型灰狼正趴在那里。

  船上除了操船工外,还有八名手持奇形大弓的彪形大汉,充当护卫。

  一看就是富贵人家所有。

  船厅内。

  一张小桌上,摆满了菜肴。

  回锅肉、鱼香肉丝、水煮牛肉、清蒸江团、宫保鸡丁、麻婆豆腐。

  这些都是蜀中名菜,要把味道做得地道,却是不易。

  肖清璃正坐着桌前品尝,两边是娜可、莉姆一对巫女姐妹在侍候着。

  浅草京坐在她对面,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蒯守、窦余兄弟却是紧张的站在一边,看着肖清璃将每盘菜都是尝过。

  “嗯!味道不错,人家很满意”

  听到清璃如此说,二胖都是长舒一口气,自家舌头这算是保住了。

  当日一战,可把二胖吓坏了。

  连徒弟都这么厉害,那昆仑派不是更厉害。

  况且,他们把唐门可是得罪狠了,往后将是朝不何夕的日子。

  如今面前就是一尊大神,以昆仑派与唐门的敌对关系,应该会收留他们吧?

  清璃又吃了一口菜后,从大盒子拿出两个小玉葫芦,丢给二胖说道:

  “这是本派无极小还丹,能增加体魄,对你们正好管用。从今后,你们跟着本姑娘好好表现,少不了你们好处。”

  接过玉葫芦,二胖欣喜异常,还顺势看了一眼浅草京,他也有服用过。

  那厢,浅草京笑嘻嘻的说道:

  “妳这么大方,妳家掌门知道吗?”

  闻言,清璃媚态横生的白了浅草京一眼,转而端起酒杯相敬,娇声道:

  “承蒙公子援手,小女子不知如何相报?还请公子满饮此杯。”

  浅草京笑容更盛,端起酒杯言道:“姑娘客气,此乃我份内之事。”

  “公子真是古道热肠”清璃说完端起酒一饮而尽,又把空杯朝浅草京示意一下,言道:

  “不知家师为何未跟公子一起?”

  “令师身有不便,我已安排了去处”浅草京说完,也端起酒杯。

  “哦”轻轻应了一声,清璃仪态万千的抬起筷子,看似夹菜。

  就在浅草京仰头将杯中酒尽饮时。

  突然!

  筷端一转,直取浅草京咽喉!

  巫女姐妹一对双刀霎时出鞘,蒯、窦兄弟也是不慢,锅勺、菜刀同时递出。

  千均一发之际,就听浅草京轻喝道:

  “住手!”

  二胖与巫女姐妹都是停了手,但却是相互警戒。

  保持着抬头饮酒的姿势,浅草京向下瞄了一眼抵在他咽喉的筷子,平静的说道:

  “我以为我们是一边儿的。”

  清璃脸上再无笑容,寒声道:“我师尊可是在你手中?”

  “应该说令师是被我所救,不是给了姑娘信物吗?”浅草京纠正了一下。

  “那人家师尊现在何处?”随着话语,清璃手中的筷子蒙上了一层白霜。

  非是清璃多疑,要知道信物是死的。

  浅草京额头开始有些冒汗了,连忙道:

  “令师说,若是姑娘不信,便告诉姑娘,今年冰晶玉露的产量比上一年又少了。”

  清璃吐了一下香舌,这就把筷子放了下来。

  ‘冰晶玉露’分为两种。

  一种是用‘冰桑果’酿成的,功能增进女子阴元修为,产量极为有限。平时都是由织女守护。

  另一种,是用冰桑果剩下的酒糟二次冲兑的,现以改名‘天泉玉液’,男女均可饮用,专在有间客栈出售。

  昆仑派上下,除了她肖清璃无人敢去偷酒,此事极为机密,浅草京能说出来,就足以取信。

  长舒了一口气,浅草京不由的摸了摸喉间,现在还是冰凉冰凉的。

  清璃示意二胖收了兵刃,浅草京也向巫女姐妹挥了挥手。

  气氛总算是缓和下来,就听清璃又问道:

  “家师现今如何?又在何处?还请公子如实相告。”

  浅草京一脸真实,言道:“今师于突破宗师之际,强行运功,又与大宗师苏鹏海交手,伤情严重,我已让人将令师送往南平侯府。”

  “南平侯府?!”清璃有一些惊讶。

  “不错,姑娘是令师的唯一弟子,想来是听令师说过。”浅草京道。

  眨了眨一双大眼睛,也不知肖清璃是在想什么,就听其语带疑惑的言道:

  “公子与我师徒素味谋面,相救家师在前,援手于我在后,难到公子是……”

  浅草京面露欣慰笑容,缓缓点头。

  “啪”的一声,清璃拍案而起,指着浅草京的鼻子,怒声道:

  “你果然是在馋我师尊的身子!”

  “哗啦!”一声,浅草京直接毫无形象的摔倒在船板上,续而奋力跃起,大声吼道:

  “妳小小年纪乱想什么?天下皆知我浅草家与南侯千秋家是姻亲!!!”

  被浅草京这一吼,清璃呆了一呆,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对面的油彩男,冷声道:

  “别以为抬出南平侯府就可以吓唬人,实话告诉你,我师尊与我掌门师伯早结连理,你乘早打消这个念头。”

  “啪!”的一声,浅草京一巴掌盖到自己的脸上。

  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将下巴枕在桌上,浅草京有气无力的说道:

  “妳师父是南平侯府的继承人,是我表妹,我这样说妳明白了吧?”

  怔了怔,清璃又是眨眨眼,转头就对二胖吩咐道:

  “再去炒两个菜来。”

  跟着,清璃也把她漂亮的小下巴枕在桌子上,一脸八卦的开口问道:

  “不是很明白,你详细说说。”

  …………

  山呼海啸的掌力朝着自己罩来。

  肖璃月将全身冰魄真气催致极限,也未能抵挡住。

  掌力盖下。

  肖璃月坠入江水之中,掌力受江水而阻,有所减缓,但还是将其打的吐血。

  背上重压,肖璃月能感觉到衣衫崩碎,此时此刻,她并不惧怕死亡,只是遗憾没能死在师兄的怀里。

  ……

  “啊!”

  一声轻叫,肖璃月从梦中惊醒。

  当时六和水上一战,又是出现在她梦中。

  “小姐醒啦!”一个嬷嬷带着一众丫鬟进来,接马上来到床边,又是关切道:“小姐身负重伤,万勿轻动。”

  不用吩咐,丫鬟们开始各司其职。

  热水、毛巾、牙粉、衣物……

  长这么大,肖璃月还从来没被人这样侍候过。

  就听嬷嬷赞道:“小姐真是漂亮,世子和女侯在天之灵,必然也是欣慰的。”

  说完,嬷嬷还抹了一下眼泪。

  世子?

  是说她父亲吗?

  女侯?

  难到是指南平女侯?

  想到这里,肖璃月的头又是晕沉沉的,好想睡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