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烂柯棋缘 > 第339章 烈火烹油全文阅读

第339章 烈火烹油

巨鲸将军在外头稍远处听得也是心中喜悦,本以为龙女来了,没想到龙君也是想来的,那更不用怕了。

  于是巨鲸将军张嘴就“噗”得将一直含在嘴里的那个精怪吐了出来,直接滑到了计缘旁边。

  龙母皱了皱眉头看向巨鲸。

  “这是谁?”

  “回君母的话,这是那杂鳞恶蛟的手下,围在龙岩岛外围鬼鬼祟祟的,除了他,其他的那些杂碎都被我吃了!”

  “那你怎么不连他也一起吃了?”

  应若璃笑了笑道。

  “娘亲放心,这是女儿特意留下的,让他好带我们去那恶蛟的老巢,正好将之诛杀!娘亲可知晓那恶蛟还有什么亲朋往来,还有什么帮凶在身边?”

  龙母思索一阵。

  “当年初与那家伙遇上,身边倒是没见着什么其他厉害的妖物,前几年听说他也是打听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开始对我死缠烂打,甚至吃了我水府中外出的一些侍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听到了我住在龙岩岛。”

  巨鲸将军在外面附和着回答。

  “那杂鳞蛟是从荒海来的,能在这里有什么根基?就算结交一些朋友,也都是酒肉朋友,他在的时候给个面子,死了谁会惋惜?即便是荒海有一起过来的,以那边蛮荒的态势,更不会有谁理会了,再说了……”

  “若是能将龙君的身份抬出来,哼哼,四海真龙相互之间谁不认识,谁不会给龙君几分面子?到了这地步,水族中又有谁敢帮衬?”

  这话倒是说得有些道理,但龙母明显非常不喜,应若璃便赶紧扯开话题。

  “好了好了,先解决掉那杂鳞蛟再说,计叔叔,我们怎么逼问他合适?”

  计缘想了下道。

  “只需要放他走,他自己就会带我们过去的。”

  说到这,计缘直接拎起地上的妖怪,猛然朝着外头甩去,以柔劲推送,令其直接在水中划出一条痕迹,一直飞到了龙岩岛外。

  似乎是扔出来的时候还被施了什么手段,没多久这妖怪就醒了过来。

  这妖怪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边上的兄弟全没了,再看看龙岩岛那边,有条大鲸鱼在那时不时摆着尾巴,以为是刚刚被打晕后就没人管他了。

  ‘哎呦得赶紧去通知花龙侯老爷!’

  那种鱼类的精怪哆嗦一下,立刻反应过来该跑了,于是赶紧又是游窜又是御水,直接贴着海底朝着偏西方向跑去。

  而在其离开后又过了一会,计缘和龙女才一起跟了上去,龙母犹豫了一下,最终也一起跟了上去,依然由巨鲸将军托着,只不过这次由龙女施法隐匿的行踪。

  大约在海底九百里外的一处海沟内,有一座以岩石珊瑚等物搭建起来的水府,虽然粗糙,但这些年也被经营的有模有样。

  那精怪游窜的速度远不如巨鲸将军,九百里花去了大半天时间才到。

  此刻勉强算是正殿的位置,主坐上方有两人,一个穿着枣绿色长袍头戴一顶高冠的男子,另一个浑身表皮灰褐色的光头赤膊男子,其余旁坐上也是各有水中精怪,或像人多一些,或像鱼虾等物多一些,一起在那闹闹呼呼的吃吃喝喝。

  “来来来,鲨兄弟,你今天你能来拜访我,算是给花某面子,那些要求咱先不说,花某考虑过后定然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来,先喝酒,喝酒,这可是我前阵子穿行北海,在恒洲附近弄沉了十几条船,才弄来的人间美酒,还有些这东西,什么香料果脯的,那些凡人比我们还会享受!”

  绿袍男子显得兴致极高,哈哈大笑的不停介绍这些东西。

  灰皮的赤膊汉子举起酒杯笑笑,看看带着气泡保护的酒水,浅浅喝了一口。

  ‘哼,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不过嘴上还是笑呵呵的说道。

  “酒倒是不错,但是花兄既然弄沉了十几条船,那这船上的人嘛,啧啧,人肉可比……”

  “呃哈哈哈哈,灰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哪控制得住自己的嘴啊,再说人若死了泡了海水,味道就变了!”

  “哦哦哦,是我多嘴,是我多嘴,将来花兄若有空我带你去个好地方,路途虽然远了点,但却绝对难忘!”

  绿袍男子立刻起了兴致。

  “哦?那是哪里?”

  “当然是黑……”

  灰皮男子话说到一半,外头就有显得极为仓皇的声音传来。

  “老爷!老爷……不好了老爷!”

  绿袍男子站了起来,没过多久,那个鱼鳞精怪就跌撞着连游带跑的进来了。

  “嗯?不是让你看着美人那吗?怎么自己回来了?”

  鱼鳞精怪对着绿袍男子拜了拜。

  “不是小的擅离职守啊,是那条凶恶的巨鲸又回来了,还请了帮手回来,怕,怕是要对老爷不利啊,小人我也是与他们缠斗了一番才逃出来的,其他弟兄就全都被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绿袍男子放声大笑起来。

  “你尚能和他们缠斗一番,还敢来找我麻烦?以前我处处忍让,虽然吃了美人府上不少下人,但始终没对那条大鲸动手,他倒好,三番两次跳出来,那就别怪我了!”

  “花兄可是遇到麻烦了?是否需要我帮忙?”

  还坐在位置上喝酒的灰皮男子这么说了一声,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站都没站起来。

  “哎,灰兄不必在意,那巨鲸虽然孔武有力,但不过是个没化形的小角色。”

  “可是你这下属不是说还请了帮手了吗?”

  那灰皮男子也就随口再这么一说。

  “哈哈哈……灰兄你忘了,当初你们说想要一个修行精深纯粹的水族妖物之魂,我为表诚意,纠集好些帮手,再加上你那几位兄弟一起帮忙,去东海那边围杀过一条墨蛟!”

  灰皮男子皱起眉头。

  “想起来了,我虽然没去,但据说那墨蛟道行极深,有心算无心又是围杀之局,居然还被他跑了,所以只得了一条龙筋,龙魂龙躯自然走脱了,云洲那鬼神众多,我们倒是没有贸然追,后来还是另寻的……难道这墨蛟还有什么特殊的?”

  “嘿嘿,其实我有一件事没说透,我之前吃了美人很多仆从,从他们口中逼问出了一些消息,他们有一个靠山,就是那条墨蛟,都称之为‘墨爷’,想必是美人以前的相好,但当初那墨蛟就算不死也不成气候了,肯定当不得救兵。”

  绿袍男子怡然自得这么说着,也令灰皮汉子心下恍然,不由高看对方一眼,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份心计,不是完全没脑子。

  “好你个杂鳞妖孽,原来墨荣的死和你们有关!”

  应若璃清冷的声音自外头传来。

  紧接着就是“轰隆……”的一声巨响,水府外殿直接被巨鲸将军撞毁,绿袍男子和灰皮客人所处的位置也是摇摇晃晃不断有石块珊瑚落下。

  绿袍男子怒意骤起,龙气席卷而出面部表情狰狞,脚下一蹬就飞射出去殿外。

  “是谁不想活了?敢来花大爷这里撒野!”

  男子骂完,就看到了外头一条巨鲸,以及其背上的两名女子和一个青衫男子。

  “美人?你,还有个妹妹?太好了!都送上门来了!”

  绿袍男子仔细盯着龙母和龙女精致的面庞和凹凸的身形看了许久,虽然二者表情冷漠但这都无所谓,然后再看向边上的青衫男子。

  “你就是墨荣?还没死?果然没什么龙气了!”

  计缘摇了摇头,连话都懒得说,左手平伸,青藤剑就自动到了手中,随后右手轻轻抚过剑身,才将之交给应若璃。

  龙母将一直高抬的头微微低下一点,站在巨大的鲸首上居高临下的看着绿袍男子。

  “花侯,这是我女儿,替我来做一件事!”

  名为花侯的花鳞蛟龙愣了一下,看应若璃。

  “你女儿?做什么?”

  应若璃浑身法力全都涌向双手涌入青藤剑,眯起眼脱口回答道。

  “杀你!”

  开口的同一时刻,龙女已然伸手拔剑,但抓住剑柄拔剑的同时,感觉运力千钧都十分废力。

  ‘好沉重!’

  右臂带着细不可查的微微颤抖,奋起全力终于在下一刻拔出了仙剑。

  “铮——”

  剑鸣声起。

  刷……

  一道银白匹练在海底闪现,,在花侯瞳孔巨缩和下意识的闪避中,直接斜着划过身前。

  轰隆隆隆隆……

  海沟上大量岩石崩塌,水府近半被扫毁,更是留下一道更深的剑痕于海沟底部。

  但应若璃在挥出这一剑的时候就暗道不好,她终究是控制不住仙剑,砍偏了一点点,只是剁掉了对方一手一脚,另刮下一小片皮肉。

  “吼昂……”

  花侯痛苦的龙吟声响起,在无尽的血污和浑浊的泥沙中,一条花鳞蛟龙现出原形,痛苦的在海沟中打滚,活脱脱像是一条被刚刚抓出泥土的蚯蚓。

  “吼昂……哞……哞……吼昂……”

  计缘看应若璃还想运法挥剑,伸手制止了她。

  “虽不死,也伤得极重了,不需要浪费法力。”

  当然更关键的是不需要浪费青藤剑的剑气,虽然龙女的法力补足了大量的消耗,但若无仙剑本身剑气在也是没那种无可匹敌的锋锐的。

  不过计缘当然不会让大家这么站着,而是右手拇指弯曲,四指像扇扇子一样在胸前微微挥动两下,随口张口吐出一大蓬红灰色的火焰朝着海沟中被痛苦折磨得发狂的花鳞蛟龙飞去。

  在龙女和龙母,巨鲸将军和周围水府逃窜的水族,以及那个才出门的灰皮男子眼中。

  那一蓬颜色怪异的火居然在海底都一直不熄灭,最终落到了花鳞蛟龙身上。

  哗啦啦啦……

  明明是在海底,整个刚刚还笼罩在灰尘和血污之中的蛟龙之躯,却一刹那燃起了犹如烈火烹油般猛烈的红灰色大火。

  “昂……”

  蛟龙的龙吟声骤然高亢了好几个档次。

  ‘什么!?御火?在海底烧蛟龙!?’

  灰皮男子刚刚看到龙女运使仙剑已经暗道不好,此刻看到这种诡异的御火场景,更是觉得头皮发麻浑身发抖。

  只不过正想溜呢,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巨鲸方向,发现所有人都或愣神或表情夸张的看着烈火,唯独放火的那个抓着剑,面向了自己的方向。

  一下子,浑身上下好似被针扎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