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终极大武神 > 第332章 慑敌胆全文阅读

第332章 慑敌胆

“嘻嘻。”

  “呖呖。”

  “咕咕。”

  “嘿嘿。”

  “嗬嗬。”

  见原本疲于奔命的对手,突然发出古怪的笑声,铜脚鹰不由微微一怔——

  好端端的,这小子怎么突然就疯了?

  是承受的压力太大了么?

  新鲜了!

  劳资纵横江湖数十年,杀人无算,但还从来没有将人逼疯过的历史呢。

  哈哈,这下跟老三炫耀的资本又多了一项!

  他不是心下素来不服劳资么?

  你且将对手逼疯了再来跟咱叽叽歪歪!

  ……

  高手过招,岂容分心走神?

  铜脚鹰正处于自我陶醉之中,突然白影一晃,艾冲浪已然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如芒在背的感觉顿时涌上脑际。

  好个铜脚鹰!

  左足一点,瞬间腾空而起。

  右足就势向后横扫而出。

  从厉啸的风声可知,虽然是匆忙之中,但这一腿横扫仍是劲道十足。

  如若艾冲浪企图从后偷袭,势必是一个两败俱伤之局。

  ……

  铜脚鹰敢于如此托大,敢于以背部对敌,自然有他骄狂的资本。

  他的资本主要来自于信心——

  因为对自己的铜脚信心十足,所以才敢有恃无恐。

  别说艾冲浪手中并无兵刃,就算有利刃在手,又能奈他何?他的铜脚之名岂有虚假?

  寻常刀斧,根本伤不了分毫。

  加之出其不意地突然反攻,更是让其信心百倍。

  ……

  好了伤疤忘了痛。

  铜脚鹰的记性原本就不好,大占上风的战场态势,让他将首次交手的处处受制,早忘得一干二净。

  认为这白衣小子的武功不过如此,首次交手失利是因为自己太过轻敌,这才给了对手可乘之机。

  轻敌?

  难道现在他就没有轻敌么?

  ……

  一足横扫之后,铜脚鹰腰身一扭,凌空一个翻身,终于不再是背向对手。

  然而,艾冲浪仍是踪影全无。

  如芒在背的感觉,却越来越盛!

  古怪的笑声,也再次从身后响起。

  铜脚鹰不由大骇,急忙奋起余力,再度凌空一个筋斗,拼着硬受一击,也要以正面对敌。

  只可惜,他的想法又一次落空。

  艾冲浪并不在乎一招一式的得失,他要的是最终胜利。因此,又一次玩起了消失。

  每当转至铜脚鹰身后,就会张口怪笑几声。

  有几次,甚至还很是调皮地在其颈项吹了口热气。

  如是反复,铜脚鹰很快变得狼狈不堪,像一只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转。

  口中更是怒吼连连。

  ……

  旁观者清的金眼鹰,既啧啧称奇,又思绪飘飞——

  这小子轻功恁地了得,吾兄弟三人皆不如也!

  还有,他那笑声很有些诡异,竟然有惑人心神、乱人脑海、迷人神智之效?

  咦,莫非是传说中的“一笑风云变”神功?

  是了,多半如此!

  遍观天下武功,能以笑声对敌者,只听说过“笑天宗”的“一笑风云变”神功。

  等等,“笑天宗”?

  艾冲浪不是“云梦学院”的学员么?怎么会施展“笑天宗”的神功?没听说过两家有弟子互动见学啊?

  难道此人不是艾冲浪?

  唉,就算是“笑天宗”之人,咱也照样惹不起!

  这小子年纪轻轻,武力等级就达到了三级高阶先天武师。可想而知,他要么背景极其深厚,要么是“笑天宗”重点培养的少宗主。

  无论哪个身份,咱“大漠三鹰”都不敢招惹!

  罢了,且自己找个台阶下吧。

  ……

  虑定之后,金眼鹰再无犹豫,陡然朗声道:“这位白衣小哥好俊的轻功!老二且回,你不是对手。”

  正自骑虎难下的铜脚鹰闻之大喜,哪里还敢恋战?

  当即应声大步而回,对身后的“针尖”也好,“麦芒”也罢,直接来了个不管不顾。

  如此率真的个性,倒也博得了艾冲浪等人的些许好感。

  直到站定回身,方才得以再度瞧见艾冲浪那张让他在搏斗之时,想尽一切办法而不得见的面孔。

  当下双手一拱,满脸佩服之色:“小家伙轻功好生了得!请问是怎么练成的?特么跑得比兔子还快!”

  见铜脚鹰如此有趣,艾冲浪自然也不甘示弱:“怎么练成的?就这么跑着跑着就练成了啊!”

  “哄鬼呢!这么简单的修炼方法,就能练成如此卓绝的轻功?”

  “咱的轻功很高么?”

  “高,实在是高!别人咱不知道,反正劳资是生平仅见!对了,还有你那笑声,也特么古怪之极。如果大半夜的来上这么一出,还不得把人给活生生地吓死?”

  ……

  铜脚鹰的话,顿时引来一阵哄然大笑。

  剑拔弩张的敌对气氛,顿时大为减弱。

  金眼鹰何等人物?自然不肯放过如此绝佳的罢战机会,立即出声将老三也一并招回。

  铁手鹰与俞长生力斗近千招,仍是难分胜负之局。虽然他战意依然高涨,奈何老大有命,不得不从。

  他可以与二哥铜脚鹰嘻哈不休,甚至对于屈居老三隐隐然还有点不服气。但对于金眼鹰这个大哥,却是绝对的有令必行、有禁必止。

  原因主要有两点——

  其一,金眼鹰曾经救过他和老二的命。

  他和铜脚鹰虽然时常犯浑,但却也是知恩必报之人。

  其二,差距太过明显。

  无论武功,还是智谋,金眼鹰都要远胜于铜脚鹰和铁手鹰。平时切磋较技,即便是老二、老三两人齐上,也不是金眼鹰的对手。

  恩威并举之下,两人对金眼鹰的话自然是奉若圣旨。

  ……

  “敢问这位白衣小哥,你们可是来自‘笑天宗’?”

  休战目的达成,且无意久留的金眼鹰,早将对话目标变成了艾冲浪。

  两场战斗的情况他都瞧在眼里,以他的目力,自然知晓艾冲浪的综合战力要强于俞长生。

  而且,此时的艾冲浪,明显表露出了一股上位者的气质。如果金眼鹰还不知晓对方谁为首脑,那他“金眼”之名号岂非太过虚假?

  “咦,你也知道‘笑天宗’?”

  艾冲浪的话,从侧面证实了金眼鹰的猜测。

  “‘笑天宗’名扬天下,武林中人谁个不知,哪个不晓?尤其是宗门绝技‘一笑风云变’,更是威震寰宇!小哥刚才的笑声,应该就是‘一笑风云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