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天下 > 第六十四章两只肥鹌鹑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四章两只肥鹌鹑

第六十四章两只肥鹌鹑

“咦,咱们义军中,你才是最讨厌奸淫掳掠的那个,怎么到了这里你居然变得如此暴躁?”

李定国瞅着路上来往的人群低声道:“我讨厌这种处处受人掣肘的感觉,不知为什么,自从进了蓝田县,我就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渔网里,处处不得劲,处处不对劲。”

张国凤笑道:“那是因为你从来没有被人用正常的模样对待过,你以前见到的有钱人都是王八蛋,你见到的地主都是敲骨吸髓的,你见过的官府都是吃人的虎狼。

来到这里你发现人家地主都是自己干活的,给他们干了活就有工钱,有钱人都有有钱的理由,官府没有吃人,只拿走必须拿走的那份赋税。

没有吃个饭就中蒙汗药,没有住个店就被人拿去包包子,在这里你见不到几个心怀不轨的人,所以啊,你不习惯。

可怜的娃,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

李定国被老友说的脸上挂不住,抬腿踢了张国凤一脚,张国凤嘻嘻哈哈的向前边跑,李定国在后面追,引来路人侧目,只看到两个精壮的少年人在那里嬉闹,一个个脸上露出笑容,年长的还喝骂两声,嫌弃两人胡闹挡了路。

李定国确实全身不自在。

这里没有拦路抢劫的盗贼,没有心黑如墨的坏蛋,更没有皮里阳秋的恶人,让他积累了很多年的生活经验失去了目标。

最终他发现,自己能在乱世里纵横天下,所向无敌,却不能在人间仙境里有半分作为。

这是骄傲的李定国所不能容忍的。

给人家收割了麦子,人家管饭,给了六百个铜钱,饭食不差,招待也周到,没有不把他们这些麦客不当人,铜钱给的也扎实,每一个铜钱都黄灿灿的,没有混杂什么铁钱,破钱,如今,都沉甸甸的在背囊里,走一步都哗啦响一声,时时提醒他,他是一个有钱人。

李定国以前有过更多的钱,尤其是攻破凤阳府之后,他见过堆积如山的白银,黄金,以及巨量的金珠宝贝,到手之后,他一个子都没有留,全部赏赐给了作战勇猛的部属。

这背后叮叮当当的铜钱居然让他第一次有了自己是有钱人的感觉。

“四个铜子就能买一碗面?”

当李定国张国凤两人走了半天的路,人困马乏的时候就走进了一家面馆,见客人登门了,掌柜的笑的跟弥勒佛一般,殷勤的招待。

“面吃完了肚子还饿,可以添汤,把你包袱里的锅盔拿出来让灶上给你烤烤,然后泡进汤里就是一顿饱饭!”

李定国眼看着勤快的小伙计拿走了他们的干粮,不一会又端来一大碗酸汤,上面居然飘着两粒肥肉。

张国凤等伙计又把烤好的饼子拿来,就学别的麦客把烤的焦黄的锅盔掰碎丢进酸汤里,吃了一口就朝李定国竖起了大拇指。

“确实好吃。”

不等李定国回答,旁边的老掌柜就笑呵呵的道:“等你们收割完麦子,就去西安城耍耍,那里的羊肉泡馍一定要一碗,再去鼓楼下面的番人街开开眼界,可不敢去明月楼啊,去一遭,你今年赚的钱就算是丢进无底洞里去了。”

“明月楼?”正在吃泡饼子的张国柱立刻抬起头。

正在给他添汤的老掌柜没好气的在他脑袋上拍一巴掌道:“学点好,赚到钱了,就回家好好地孝敬爹娘,攒钱娶媳妇买田地积攒家业才是正经,别想那些狐狸精。”

张国凤咧开嘴笑道:“等我有钱了一定去见识一下。”

掌柜的挑挑大拇指道:“这就对了,有钱就干有钱人才干的事情,没钱就好好赚钱,赚多了钱在去开眼界也不差。”

在众人的哄笑中,李定国,张国柱吃完了自己的饭食,其余的麦客纷纷向老掌柜打听哪里有人家需要劳力。

不大功夫,老掌柜就给这些麦客安排的妥妥帖帖。

见李定国跟张国凤还在等他,就舍了众人走过来道:“吃饱了?”

李定国拍拍肚子道:“很饱。”

“正好,西安城里的连升客栈跟老汉订了一车杏子,店里的伙计走不开,你们哥俩随老汉走一遭如何?一天半的时间,两百文钱!”

张国凤快活的跳起三尺高,李定国眼中却多了一丝阴霾。

“好啊,好啊,杏子在那里,咱们现在就走。”

老掌柜笑呵呵的指指屋檐底下的竹筐,张国凤立刻就跑过去搬起一筐杏子道:“马车在那里?”

老掌柜牵来了骡车,张国凤高兴地将杏子装在骡车上,中间还偷吃人家一枚杏子,老掌柜只是笑骂,也不在意。

李定国装完最后一筐杏子,朝空旷的原野瞅了一眼,没发现异常情况,便邀请老掌柜坐在车辕上,他跟张国凤一左一右随着骡车向三十里地外的西安城走去。

“老人家,这里并非蓝田县境,为何人人都自称是蓝田县呢?”直到现在,预料中的危险并未到来,李定国忍不住发问。

老掌柜笑道:“以前我们都说自己是西安人,也就是自从四年前,我们开始自称是蓝田人了。”

“这是为何?”

“还能为何,就是为了过一个安稳日子,以前呢,这里叫做长安县,人们发现当了长安县人,吃不饱饭,还时时有贼寇来劫掠,然后呢,我们就把蓝田县的界碑往这边挪挪。

再然后啊,就有蓝田县的官差来这边丈量土地,开始要这里的百姓修整水渠,挖水塘,修建水库,装水车,桔槔,挖水井的,还要我们在荒地上种植新庄稼。

这些事情干完之后,县尊就把那些大户人家召集起来商量减租子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谈得,那些大户人家都愿意把租子降到三成以下,接下来,愿意种地的人就多了。

几年过去了,长安县就成了现在的模样。

由于税赋要交到蓝田县去,大家也就认为自己是蓝田县人。”

“没有强迫?”李定国的眼珠子依旧骨碌碌的瞅着四周,貌似无心问了一句。

“可能,大概,应该没有吧,没听说有强迫的事情发生……”

李定国一路上跟老掌柜攀谈甚欢,张国柱则是一边走一边吃骡车上的大黄杏子。

走了三个时辰,眼看着西安城墙近在眼前,李定国预料中的事情还是没有出现。

进城门的时候,张国凤左看右看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李定国全身肌肉紧绷紧紧跟随老掌柜寸步不离。

眼看着老掌柜往交了进城税,跟那个睡眼惺忪长相凶恶的光头税吏打了一个招呼,三人赶着骡车就进了西安城。

才进城,张国凤就觉得自己眼睛不够用了,他从未见过如此多的有钱人……此时此刻,他觉得世界不太真实,他很想问一句,那些他看惯了的衣衫褴褛的人都去哪里了。

老掌柜亲昵的在张国凤的后脑勺拍一巴掌道:“别看了,快些赶到番子街,再磨蹭,老汉车上的杏子就要被你吃光了。”

李定国笑呵呵的道:“番子街在那里?”

老掌柜指指远处高大的鼓楼道:“就在那边,这里是城门口,我们不可在这里停留,碍人通行是要被罚钱的。”

说罢,就在前边领路,示意李定国,张国凤两人跟上来。

越往前走,行人就越发的密集,等他们好不容易到了番子街,老掌柜擦一把额头上的汗水道:“你看看,要不是有你们两个壮小伙子,老汉一个人可没有把货物送过来的本事。”

李定国笑笑不说话,手却按在长长的包袱上不离开。

张国凤见李定国的模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脸上的笑意也就没有了,将背在背上的包袱也挂在肩膀上,很自然的跟李定国保持三尺距离,如果仔细看的话,他们两人的步幅都是一般大小。

马车来到一个热闹的客栈,李定国仔细看了客栈名字,确实是一家叫做连升的客栈。

老掌柜才来到客栈门口,一个肩膀上搭着毛巾的伙计就大声道:“好我的洪掌柜哟,杏子这时候才送来,你这生意做得可不怎么样啊。”

老掌柜陪着笑脸道:“小七哥莫怪,老汉也没有想到今日城里会有这么多人,莫非是有什么热闹看嘛?”

伙计笑道:“明月楼的十一个清倌人今天出阁,听说一个个都是绝色,这不,十里八乡凡是身上有点钱的人都出动了,就算是得不到美人儿,看一眼也好啊。”

老掌柜指着一脸严肃的李定国跟张国凤道:“可不敢去,那里就是妖精窝!”

李定国笑道:“我们兄弟是两个苦哈哈,哪来的银钱去看美人!”

伙计则不客气的对李定国道:“快快搬货,送到后院,搬完货就去柜上支钱,不耽搁你们继续赚钱。”

说着话,伙计自己扛起一筐子杏子率先领路,李定国,张国凤对视一眼,再看看早就坐在客栈大厅跟客栈掌柜要茶喝的老掌柜,咬咬牙,重新背好包袱,扛起一筐杏子就随着伙计去了后院。

后院很干净,除过伙计嘟囔两句说什么老掌柜送来的杏子少了半筐,什么都没有发生。

顺利的卸完货,在柜台上支应了四百文钱,老掌柜就笑嘻嘻的与他们挥手告别。

李定国与张国凤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警惕的如同两只将要被老鹰捕食的肥鹌鹑。

可惜,除过路人烦躁的瞅瞅这两个挡人走路的苦力,再无一人理睬他们,这让李定国失落的只想扯开嗓子大吼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