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末不求生 > 第六十六章 伦理梗全文阅读

第六十六章 伦理梗

老府是闯军中一个特有的称谓,自从李自成攻克开封以后,闯军的总部终于有了一个安定的中心。

牛金星就建议把过去开封城里的周王府改头换面一番,将原本一些明朝时期的立碑、牌匾全部拆除或者就地毁去以后,又在这些地方上重新树立起了闯军的种种标识。

周王府也就成为了大元帅府,闯军将士则一般将大元帅府简称为帅府,然后又把这个帅府,和安置在帅府周边的老营,一起合称为老府。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就日渐开始用老府这个词来代指李自成本人,有时候也以老府这个词汇来代指整个闯军总部。

这些事情对李来亨来说都是具备了一种很奇妙的新鲜感,李过、刘芳亮还有李双喜和刘体纯,许许多多的闯军将领带着他走进了开封城里。

这座古老的城市经过闯军的统治,开始散发出一种十分奇特的魅力。这种魅力对于常常在这里生活、工作、战斗着的中原闯军将领而言,是没有什么新奇之处的,可对李来亨来说,却让他看到、感受到了一种可能性。

一种由闯军、由将来的大顺,去实行统治的可能性。

城中秩序井然,商贸百货的繁荣兴旺情况,虽然还不能同完全的太平时期相比,但比起崇祯十三年、十四年时的开封城,已有了相当的好转情况。

街道上的行人,对于这一大群自东城门涌入汴梁的闯军大将,面上没有带有恐慌的神色,反而充满好奇。他们纷纷挤到了路旁,推开挡在前面的人,想冲到更近一点的地方,来看看那位名动豫楚的“李公子”是何样的人物。

因为挤在道旁的行人百姓数量太多,也不免出现了一些意外的情况。有一个中年商贩,他手边牵着约莫五六岁的孩子,在人群的推搡挤压下,孩子手里的一支纸花玩具掉落到了大道中间。

小孩子诶呀了一声,就甩开了父亲的大手,凭借娇小的身体和轻快敏捷的动作,穿过人群,一下子跑到了大道的中间,挡在了闯军大队骑兵的前面。

纸花落在了李来亨战马的蹄下,李双喜看有个小孩子挡在路前,环视了一圈四周,皱着眉头,露出了相当不悦的神色。

马蹄隆隆,后排骑兵队伍没有看到前面那一个小小的孩子,依旧在往前走着。李来亨见状,不等李双喜发号施令,就亲身下马,他站在闯军的队列之前,将纸花捡了起来,重新放回孩子的手中。

闯军其余大将看到这样的情景,都露出了不同的神色,李双喜没有做多想,只是耸了耸肩膀,刘体纯则把眼光看向了李过。至于李过则是和刘芳亮相视一笑后,伸出手来,示意后排的骑兵停下脚步。

“大将军,这花给你吧!”

李来亨将纸花捡回到了小孩子的手里,可这个小孩子却反将纸花重新递了出来。孩子的神情是一种自然的仰慕,他看着这一大队骑兵行来壮盛的气象,对身着蓝布箭衣、头戴毡帽的李来亨,升起了向往的心情。

被递回手里的纸花,让李来亨有些无所适从。他只是想在闯军众将的面前,展露一下自己亲和近人的作风嗯,这便是李来亨却未曾想到收获了一个孩子,如此真挚的仰慕和向往。

这一切都让他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开封的种种氛围,真让李来亨感到了几分开国应有的气象。那不是穿越者依靠天降的技术、制度创新,搭建出来的空中阁楼,而是另一种洋溢着生命力的朝气氛围。

李来亨捏住手里的纸花,回过头去望着其余的闯军大将。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一朵小小的纸花上,凝滞了几秒钟,又安静了一小会儿,接着,李过、刘芳亮、李双喜、刘体纯……还有许多其他的闯军将佐,所有人的口中都发出了爽朗、清脆、明亮的笑声。

李过失笑道:“鲜花佩英雄,开封城等你很久了呀!”

对这种微妙气氛总是缺乏足够判断力的李双喜,也跟着下马,他凑近到李来亨身边,一把将纸花夺了过来,然后插到了李来亨的耳边,学着那小孩子的语气调笑道:“大将军!把花戴到头上吧!”

其他将领也都轰然大笑起来,李来亨略微感到一丝尴尬。但随即他就看到从大街的另一头,又迎面走来了一队骑兵。

为首的人他也很熟悉了,是曾在上蔡营之战里和李来亨联手作战过的杨承祖。除了杨承祖以外,这一队人马里还有赵应元等曹营的将领,只是没有罗汝才、罗戴恩、罗颜清这三人。

罗颜清既然已经在李自成和罗汝才的商讨下,即将许配给李来亨为妻子,也就确实不适合出现在这样一个迎接的场合。

至于罗汝才和罗戴恩两人,可能是因为身份地位,或者其他方面的一些关系,留在老府之中。

不过曹营派来杨承祖等人迎接李来亨,也确实体现出了十分的诚意。只是不知道这幕后的设计者,是李自成和牛金星,还是罗汝才和吉呢?

李来亨毕竟对闯营、曹营这一年来,实力、地位、人员、关系的变化,缺乏足够的情报,虽然称不上是一无所知,但所知也是在有限。

赵应元是曹营中比较亲近闯军的一个将领,他当然对罗颜清和李来亨的大婚喜闻乐见。所以还离着远远的,就已经主动下了马,步行迎了上来,抱住李来亨的一臂,小声道:

“嗨!今后小老虎就是我们的姑爷了!”

赵应元的热情直把李来亨吓了一大跳,他心中暗道这姑爷本该是指的曹营女婿,可罗颜清分明是罗汝才的妹妹,又不是曹操的女儿,怎么能叫做姑爷呢?

不过李来亨再想想,自从李自成和李过这一对叔侄之间用兄弟相称开始,这义军里辈分,就算是成为了一个倒腾不清的伦理梗。

李自成和李过是叔侄,却以兄弟相处;李双喜是李自成的义子,辈分应该比李来亨大一辈,却也和李来亨兄弟相处;还有高一功,他是李自成的妻弟,按辈分来算其实比李过还高一辈,但实际上却以李过的子侄辈自居,和李来亨、李双喜也同以同辈相处。

老李家的辈分已经很乱了,目下又掺和进来一个老罗家。

罗汝才和李自成是兄弟相处,许多时候还算得上是李自成的大哥。可他的妹妹罗颜清,却嫁给了李自成孙子辈的李来亨!

这一下子,辈分的伦理梗可真的就是彻底捣腾不清楚了。

现在罗汝才该管李来亨叫什么,又该管李自成叫什么?

李来亨若真的娶了他爷爷大哥的妹妹,又该管自己的爷爷叫什么呢!

后世若还有讲究朱子学的理学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大顺朝这一波让人眼花缭乱的伦理梗……

要一口气接受下去,对理学大师来说,肯定是很有难度。

李来亨赶紧按住曹营将领赵应元的手,微笑道:“两营已是一家,都是自家人,哪里讲究这些嘛?没必要、没必要,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各论各的。”

赵应元笑道:“好,就各论各的。我和承祖还是叫姑爷,姑爷也还是管承祖叫哥。”

因为这个辈分逻辑实在过于复杂,李来亨一时间也没弄清楚自己是占便宜了还是吃亏了,就笑笑不说话。可那边的杨承祖,看他的脸色好像很是感到吃亏一样。

杨承祖阴着一张脸,始终没有下马步行迎接。直到他率领的这一队兵马全部走过大街,将他一个人甩在队伍后面的时候,杨承祖身边的几个亲兵,看这情况实在不对劲,为了避免尴尬,才扯着他的衣服,小声嘀咕了两句话,才让一脸不知道死了哪个亲戚表情的杨承祖上来迎接李来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