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能仙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不能负我!全文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不能负我!

“母亲,您看到了,唐锐这三年在我们家就是这么的嚣张跋扈!”

等唐锐带着林若雪离开,王淑华重新蛮横起来,揽着王老太太的手臂,肆意表达着对唐锐的不满。

王老太太则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她被屡次顶撞,容婆婆还被打到吐血,在她的江岭,她就没受过这种委屈!

而且最让她理解不了的,是林若雪的态度。

来到云海这几天,林若雪一直都像是温顺的小绵羊,偏偏唐锐出现以后,这女人就变得坚韧起来,连尊贵的王姓都不要了。

唐锐此子有毒吧!

“放心,他会付出代价的。”

冷冷抛落一句,王老太太转身上楼。

来到主卧,刚准备洗漱休息,却见容婆婆呈递过来一部手机:“夫人,家里打来的。”

“嗯,门外守着。”

王老太太很是谨慎,似乎不想给任何人听到通话内容一样,等容婆婆离开,又轻敲两下房门以示安全,这才接起电话,“人找到了,配型没问题,好,一周后带她回去。”

听筒中顿了顿,缓缓传出一个迟疑的声音:“母亲,怎么说这个王淑华都是我妹妹,真的要用她来配型吗,您下的了手?”

“一个无知悍妇,不付出点东西,凭什么进我王家的门。”

王老太太的眼神瞬间阴狠下来,“了结此事以后,把她的儿子王泰,过继到你名下,毕竟都是我王家血脉,以后能用的到。”

而这时候,林若雪已经跟唐锐一起,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他们的家,云辉府。

“呼!”

林若雪打开车窗,让微凉的夜风吹拂进来,这几天里,她就像没了水的鱼儿一样,每时每刻都生活在窒息之中,而现在,她终于如释重负。

下一刻,她带着歉意开口:“唐锐,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这没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谁能想到你祖母是那种人。”

唐锐笑了笑,说道,“不过你最后的爆发倒是很让我意外,我以为想带走你,要花费我不少功夫呢。”

林若雪在唐锐大腿上一掐:“怎么说话呢,好像我是那种很物质的女人一样,我确实娇生惯养,但不代表我要接受这种天降巨富,尤其还要我放弃现有的一切。”

唐锐调侃道:“也包括你在云海市的爱情吗?”

“嗯?”

林若雪顿时一愣。

然后唰一下,小脸化作火红。

她想起来,自己在反驳祖母的时候,提到了她的爱情在云海市。

怎么说漏嘴了呢?!

眼神中划过一阵闪烁,林若雪连忙说道:“你听错了,要不然就是我口误!”

唐锐哈哈大笑,没有揭穿林若雪这一分尴尬。

只是,接下来林若雪也不再说话了,脸颊始终火辣辣的,夜风再凉,也无法降温。

直到回了家,唐锐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林若雪才突然叫住他。

“唐锐,今天我算是跟家里决裂第二次了,他们以后应该不会再接纳我了吧。”

林若雪眼神中带着一丝小小的惶恐,“所以说,你不能负我。”

唐锐不由笑了。

“好。”

“嗯,睡觉吧。”

林若雪飞快的转过身去,可这一次,她没有关上房门。

留了一道充满诱惑力的门缝。

唐锐望着这一幕,着实怔然了好一会儿。

但最终,他还是摇摇头,选择回到自己的房间。

如果是钟意浓,百分百是那方面的暗示,可这是林若雪……

万一只是忘记关门了呢?

次日一早。

唐锐起床时,发现林若雪已经去公司了,正准备给自己做点早餐,却听见门铃响起。

是位外卖小哥。

“请问,您……您是禽兽不如先生吗?”

叫出这个名字时,外卖小哥紧张无比,“这是林小姐给您要的早点。”

禽兽不如?

唐锐顿时恍然,一个劲的拍打大腿。

吃完这份充满埋怨的早餐以后,唐锐这才不紧不慢的赶往医馆,毕竟开业时的那些养生茶用料很足,一时半刻的,真的很难有患者登门。

结果等来到医馆,唐锐就被打脸了。

大厅内,排起了两条长龙,苏医邈、苏惜惜两人忙得不可开交,就连身为西医的孟超先,都候在一旁,碰到有争议的病症,从西医上给予一定帮助。

唐锐都懵逼了,把孙桂芝叫到身边:“桂芝姨,这什么情况?”

孙桂芝笑的合不拢嘴道:“昨天你不是帮了撞倒你小姨的亲戚嘛,她回去以后,就把咱们医馆的事情说了,没想到很快就把口碑传开了,这不,好多其他街区的患者都跑过来,要让咱们医馆的神医给瞧一瞧呢。”

这时,纪平也走过来笑着解释:“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市三院被停院整顿了,除了一些重症患者转到市医院那边,其他不少人都找到咱们医馆。”

“原来是这样。”

唐锐点点头,老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还真是一点没错。

下一刻,他却看着纪平苦笑:“话说我这也没什么绿化工作了,难道你不该回土地署工作吗?”

“锐哥您要赶我走吗?”

纪平一张脸顿时委屈下来。

把唐锐一时搞愣住了,啼笑皆非道:“不是这意思啊,你什么时候想来玩都可以。”

“那就让我跟着您吧。”

纪平十分真诚道,“我不要工资,只要我留在这儿,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好,对了,我能跟苏老学习中药学,以后做个中药小童。”

唐锐有些无奈,说到底这是纪署的儿子,还是独苗,就这么留在这做点无足轻重的活计,不太能说得过去啊。

唯有孙桂芝露出母亲般的笑容。

她知道,这么多人都愿意跟随唐锐,是因为唐锐身上,有一种太阳般的光辉,让每个人都能感到温暖。

“师父,你终于到了。”

这时,苏惜惜一声娇喊,打断了几人的思路,“这里有个患者我拿不准,你过来亲自看一看吧。”

唐锐应和着走上去,才刚看一眼,眉头便紧紧皱住。

读取到的信息是:“被容婆婆以观海掌震伤心脉,心脏萎缩至常人一半大小。”

容婆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