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能仙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商三武两军豪!全文阅读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商三武两军豪!

“少爷,我……”

寂静若死的大厅里面,剑奴像是一条闯了大祸的老狗,垂头丧气的站在白剑南身旁。

体内的剧毒已被控制住,但手掌和肩头的疼痛,仍源源不断冲刷着他的自信。

他身为白家供奉,还从未受过如此大的折辱。

“先退下吧。”

白剑南不耐烦的一摆手,随即抬起视线,看向众人,“今晚的事,你们知道该怎么说。”

众宾客一个激灵,仓促点头:“白少爷放心,我们绝不会向外吐露半个字。”

“哼!”

白剑南冷冷拂袖,不在这里停留。

等去了后台,他突然想起来什么,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两道粗重的喘息声从听筒传来。

接着,响起的女人声音蚀骨软绵:“哥,不是说了每天的夜晚时间,不要来打扰我。”

“有事找你。”

“那也不许在我的兴头上打扰我啊!”

“此时关于钟家,以及那件秘宝。”

白剑南猛然眯起眼睛,等电话中的声音终于平静,这才缓慢说道,“帮哥哥对付一个人,当然,是你最擅长对付的……男人!”

而此时,唐锐与钟意浓正坐在一家街边小馆,要了两份牛肉面,香喷喷的吃着。

毕竟,他们在晚宴上光顾得打脸白剑南,根本没有正经吃什么东西。

“这家小馆的手艺不错吧,我每次回京的时候,都会来这里要一碗面。”

钟意浓一边吃,一边把自己的面条分到唐锐碗里,“好弟弟,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

唐锐不由哑然失笑:“我都多大了,身体早就不长了。”

“那不一定,万一能更长点呢?”

“啊?”

“别多想,姐姐对你的长度其实很满意的,但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

“姐,快打住。”

唐锐面红耳赤的打断,顺势偷偷往四周看去,生怕邻桌的人听到这位女司机的言论。

下一刻,唐锐岔开话题道:“姐,原来你是京城人,难怪在云海市从未听你说过你的家人。”

“你见到甜甜就够了。”

钟意浓笑容温浅,“很久前,我就去了云海市,跟京城这边,来往并不密切。”

虽然这口吻像是在说一件极其寻常的事,但唐锐还是敏锐听出了一丝叹息。

这位在商场叱咤风云的钟女王,似乎跟家里的关系并不好。

唐锐思忖着,问道:“是因为甜甜?”

按理说,钟意浓本有必要把甜甜带到云海医治,毕竟京城是一国之都,拥有的医疗资源远非云海能比,除非,是钟意浓不放心把甜甜留在家里。

“我弟弟就是聪明。”

钟意浓俏脸妩媚,见唐锐猜出来了,也不再隐瞒,说出她的家室,“我来自京城钟家,父亲是钟万城,没错,就是被众多网友亲切叫爸爸的那个钟万城。”

唐锐眼睛顿时瞪大。

敢情是钟爸爸啊?!

这可是国内第一位投身房产业的超级巨鳄,亲自主持的一些楼盘,每一座都被称作神盘。

人如其名,放眼全国,几乎所有的大型城市,都有他的房产项目,也正因为此,他才被戏称为钟爸爸。

毕竟,能拥有这样一位爸爸的话,就等于拥有了住不完的房子啊!

“我父亲接过五次婚,但每一房太太都住在钟家,我父亲是名副其实的妻妾成群,儿女满堂。”

“我和甜甜,是第五房的孩子,因为都是女儿,所以我母亲在钟家地位不高。”

“其他四房的排挤,让母亲力不从心,这才给了我一笔钱,让我带着甜甜来到云海发展。”

“至于那白家为什么会跟来云海,是因为他们得到消息,说是我母亲拥有一件武者界求之不得的秘宝,这才给予白剑南极其大的支持,让他来追求我。”

“不过,那秘宝是什么,我问过母亲几次,都没有得到答案,其他四房对此也一无所知,但他们对白剑南还是很满意的,每次回京,我都会跟那四房闹出不少摩擦,这两年回去,干脆也懒得着他们的面了,看看母亲,就直接回云海市……躲着。”

说到这两个字,钟意浓突然露出一抹苦笑。

怅然的语气说道:“听了以后,是不是后悔跟着姐姐来这里了,得罪白家,也就等于得罪了钟家四房太太,以后你的生活,恐怕是不会平静了。”

“只要没有得罪你,我就没什么。”

唐锐微笑的说,“何况,我的日子哪一天平静过。”

钟意浓一怔,不禁被他逗笑。

但只是瞬间,笑意就被无奈代替:“可怜我的母亲,把我送到云海过了几年的快活日子,自己却要在那座深宅大院里面,受人欺负。”

“为什么不把伯母接出来呢?”

“母亲是一位武者,当年她的门派被人屠杀,是父亲救了她,所以,她对父亲的爱慕和感恩,让她离不开那里。”

“好吧。”

唐锐叹了口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现在他是体会到了。

放在以前,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钟女王,竟然会有如此复杂和可怜的出身呢。

“对了,钟爸爸这种巨鳄,应该也是那什么新八旗的成员吧?”

“你知道的也不少嘛。”

钟意浓笑了笑,说道,“新八旗里,三商三武两军豪,钟家和白家,都属于三商之中。”

顾名思义,三商,是指三座商贾家族,以生意立本。

三武,是武者家族,有自己的武技传承,高手如云,强者如海。

两军豪,有军方背景,真正的满门将帅,国之重器。

哪一座豪门拎出来,都是一座巍峨巨峰,不是云海这些家族能够相提并论的。

听钟意浓说完这些,唐锐故意把眉头一皱,苦笑道:“现在有点后悔了。”

“后悔也晚了!”

钟意浓嫣然一笑,片刻后,轻轻咬动皓齿,话语中多了几分凌厉,“我选你做我钟意浓的男人,就是相信终有一日,你能够带我返回京城,在那座皇城根下告诉新八旗所有人,我是你唐锐的女人,谁他妈也别想动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