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超能仙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主动的苏惜惜!全文阅读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主动的苏惜惜!

等终于轮到白老太太的时候,已然是濒临夜晚。

眼看着夜色就要降临,白老太太越发的沉不住气,命令白媚进来问了几次之后,终于亲自冲到了医馆大厅。

这一看,险些把肺都要气炸。

只见唐锐和苏惜惜等人,正坐在餐桌四周,美滋滋的吃着晚饭。

“唐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白老太太怒声咆哮,“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为什么还要戏弄我,信不信我现在就调动白家全部能量,把你这医馆夷为平地!”

唐锐看过去一眼,轻飘飘的说:“怎么,等不得的话,你可以另请高明。”

“你……”

一句话,顿时让白老太太没了脾气。

夜晚一到,高达十级的剧痛就会像附骨之蛆般缠绕住她,她哪里能忍耐的了?

长吸了一口气,白老太太只得压下怒意:“好,你继续吃,我等着。”

“倒也不必。”

唐锐摇摇头,随即让苏惜惜取来一把药丸,随意拿个瓶子装好,丢到白媚手中,“每周一粒,可保七天不会发作,这里面的量足够老太婆吃上一年的了,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会让意浓决定,是否给你们第二年的药量。”

白老太太心头一颤,看向唐锐的目光,恶毒之间,又掺着几分绝望。

这小子做事太周密了。

如此一来,就把白家和钟意浓的母亲彻底绑在一起,一旦白家给予的扶持有所减少,明年的药,可能就见不到了。

她不知道的是,同样的手段,唐锐已经在江岭王家用过一次,此时再用在白家身上,当然是得心应手。

每一步,都堪称是天衣无缝。

“生意人,讲究的是诚信二字,既然我同意了这桩交易,就不会食言!”

心中绝望,但口舌上面,白老太太还是要争一争的。

唐锐笑了笑,不置可否。

随后,等白老太太服下一颗药丸,夜色也彻底笼罩下来。

白老太太的呼吸猛然急促几分。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那种可怕的剧痛并没有出现,此时的她,头清目明,一身轻松。

“不疼了,真的不疼了!”

白老太太喜形于色,尽管在这次交易中付出了不少,但一想到自己多了十几年的寿命,心中的那种不平衡,立即又消退下去。

甚至,她还想进一步拉近白家和唐锐的关系。

“唐神医。”

白老太太总算放下高傲,诚恳的说,“我知道你跟意浓情投意合,但她在钟家只是第五房的血脉,即便有我白家扶持,也没什么机会继承一整座钟家基业,你不如考虑考虑,做我白家的女婿,当然,我说的不是媚儿,白家儿女众多,环肥燕瘦,你可以随便挑选。”

唐锐擦了擦冷汗,果断拒绝。

心说这老太婆去那些夜店里做个皮·条·客之类,真是毫无违和感。

把白老太太打发走以后,唐锐刚刚坐下,却见到白媚去而复返。

“唐神医,我有件事想问问您。”

脸上不复妖媚,看白媚的模样,竟还有些难以启齿,“自从那件事以后,我……我那里就不太对劲,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啊?”

唐锐随口问:“怎么个不对劲?”

“就,就是那里变得合拢外翻,跟卷边一样。”

“咳咳!”

唐锐一口米粥险些喷出来。

桌上其他人,也都面容古怪。

这形容也太有画面了吧。

思忖片刻,唐锐让苏惜惜抓来几味药材,给白媚按比例配好,说道:“听过药浴吗,把药材丢到浴缸里,浸泡二十到四十分钟,明天应该就没问题了。”

得了药,白媚这才欢天喜地的离开。

“师父,我怎么看她都不像练过魅功的人啊。”

等晚饭结束,苏惜惜突然凑到唐锐身边问道,“样貌是挺妩媚的,但看她的样子,还是很良家啊。”

唐锐解释道:“这是功法问题,她那门功夫太粗浅了,平时的样子过于妩媚,而昨天她被白剑南无度索要以后,突然大伤元气,就会变成这副模样。”

“那要是高品阶的魅功呢?”

“就我手里的几部魅功来说,平时的模样都是媚而不妖的那一种,如果也碰上白剑南这种情况,不仅不会伤及元气,甚至能以魅功,修复白剑南的身体,让他逐渐恢复理智,不再受玉望的控制。”

唐锐微笑的说,“这是因为最一开始的魅功,就是一对武者夫妇为了在修炼中相辅相成,最大限度提升修为而领悟出来的内功心法,只不过到了后来,传承残缺,才被其他人乱改一气,成了各种邪门的版本。”

之所以说这么多,唐锐是觉得他作为师父,当然要知无不尽。

然而,这丫头完全意会错了。

苏惜惜听完之后,俏脸顿时闪过一丝红润,声若蚊蚋的说:“那你能教我练这门功夫吗?”

“啊?”

唐锐立刻懵住了,“什么功夫?”

“就是你说的魅功啊。”

“咳咳咳!”

过了好几秒,唐锐才讷讷的解释:“惜惜,再高明的魅功,也要在夫妻之实的前提下面才能发挥作用的,否则就很难有所长进。”

苏惜惜目光躲闪,动作上,却很果断的点了点头:“我知道,我愿意为了师父……”

“打住。”

唐锐连忙阻止,哭笑不得,“我又不靠魅功修炼,再说了,你这傻丫头还要嫁人的啊。”

嘎吱。

这一刻,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孙桂芝抱着一床被子走进来,恨铁不成钢的拍了唐锐一下:“你能不能再笨一点,惜惜这么说,肯定就是想嫁给你的意思啊!”

唐锐满脸惊愕:“桂芝姨,你一直都在门外偷听吗?”

“我没偷听,我就是路过而已。”

尴尬的丢下那床被子,孙桂芝落荒而逃,“总之,天色这么晚了,你们就睡在医馆吧,唐神医,难得惜惜这么主动,你可不能负了丫头的一番心意。”

怀里抱着这一床崭新的被子,看着面颊粉红,美的耀眼的苏惜惜,唐锐脸上的苦笑之意顿时更甚。

这叫个什么事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