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放置流修仙 > 第四章、暗中筹谋,许门立雪全文阅读

第四章、暗中筹谋,许门立雪

弘光六年,十月初,天气愈发寒冷。

  陈鸿宇紧了紧身上的衣衫,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寒冷的感觉了。

  可惜大吴之中,即便是修行有成的儒道修士,肉身也基本强不到哪里去。

  此时转眼又是数月过去,距离明年春季的县试也只剩下四月有余。

  此时,就见的迎面走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着裘衣,腰佩玉环。

  此时,那少年见到陈鸿宇,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忌惮之色,但还是面带笑容打招呼道:“十三弟是要去哪里,还是如往常一般去找夫子询问经书疑惑吗?”

  “对。”陈鸿宇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家父早逝,不像九哥你还有四叔教导。”

  “逝者已矣,十三弟还是要朝前看。叔父虽然已经离去,但是有什么困难,族内的弟兄长辈还是会帮衬一些的。”说着,从身后跟着的一个仆人身上接过一件冬衣递给陈鸿宇。

  “家族新制的冬衣因为意外下发延迟,我知道十三弟生活有些困苦,因此特意让家仆赶制了一件冬衣出来。

  虽然可能不是很珍贵,样式也不见得有多好看,但是最起码可以御寒。”

  说着,也不等陈鸿宇应答,直接上前将冬衣披在了他的身上,顺便还帮他整理了一番。

  “多谢九哥!”陈鸿宇感觉着消散了一些的寒意,连忙感谢道。

  不论是因为什么,自己是受了人家好处了。

  又寒暄几句之后想他这才急匆匆朝着许文家中而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身后的家仆这才有些委屈的地询问道:“少爷,你怎么把我都冬衣给了他了,不就是一个旁支吗,而且还与少爷你有着竞争关系用不着这么客气啊。”

  听见身旁家仆委屈的话语,许嵩哈了口气搓了搓手,却是并未应答。

  “这家仆还是有些短视了,日后不可依仗,日后心腹还是得找一个机灵一些的。”

  满腹牢骚的家仆,却是不知自己已经失去了上进的机会。

  片刻之后,许嵩终于是回到了家中,就见的客厅之中,一个身着长衫的中年男子正坐在火盆旁边看着书籍。

  听见他回来的动静,也只是抬起头淡淡道:“回来了?”

  将身上裹着的披风解下递给一旁的家仆,他这才坐在了火盆旁边。

  “父亲,我刚刚回来的时候碰到了十三弟。”

  听见这话,许昌终于抬起了头,问道:“如今已经入了秋,天气寒冷,他不待在家中,出来做什么。莫非又是去四叔家中了吗?”

  族兄许岩即将归来,据说这次还准备带一个族中后辈贴身教导。

  原本,他也以为自己儿子是十拿九稳,没想到最近这许平却是突然开了窍一般,不但聪慧了一些,而且学习起来也是异常刻苦,更是传出来了悬梁刺股的事情,已经受到了他们这些家族高层的建议。

  大吴比较是以儒治世,家族之中真正诞生好的读书苗子,他们也会大力培养。

  不过最近,他却是想暂时压一压自己这个族侄的势头。虽然信任自己儿子天资,但是他还是下定决心要和几位老友走动一番。

  等到县试之时,只要自己这位族侄不是超出许嵩许多,他就可以压一压名次。

  当然,在他看来这个可能微乎其微,只不过这许平最近势头太过强劲,未雨绸缪罢了。

  是人都有着私心,他还是想让自己的儿子跟在许岩身旁学习。

  毕竟,许岩不但位高权重,而且儒道上的造诣也是极深,只不过他最初考取了秀才功名便没有继续参加科举,不然如今许家可能有着三位举人坐镇。

  思绪间,许嵩也将两人见面的言语都讲述了出来。

  听到他亲自为陈鸿宇披上冬衣,许昌这才笑了出来,赞叹道:“不错,这才是一个家族继承人的样子。

  斗而不破,才是家族争斗真谛,不然就是内斗加重家族势力受损。

  即便许平最近与你有着竞争,但是毕竟也是我许家之人,你这番表现却是体现出来了你的气度。”

  许嵩缓缓点头:“平哥儿与我乃是兄弟,即便是一同竞争留在许岩叔父身旁的机会,那也犯不着苦大仇深。

  日后不论是谁成就更高,仍旧有着无法隔断的血脉关系,总是要互相帮扶的。”

  ……

  许家,东园,陈鸿宇缓步朝着许文家中行去。

  许家本家乃是一座位于县城城郊的巨大庄园,分为东南西北四个部分,夫子许文便是住在这东园之中。

  行至许文住所,却见得大门紧闭,陈鸿宇不由微微皱眉。

  他这几个月都扮演者一个突然开窍,而又刻苦好学的形象。

  除了悬梁刺股这种每日一次的日常戏份,也经常来向夫子请教学问,让其看到自己伪装出的显眼进步。

  只不过这一次,许文竟然不在家中,敲了敲门也没有家仆响应。

  沉默数息,陈鸿宇立在院门处等了起来。

  不多时,有着路过的族人见到立在此处的陈鸿宇,不由惊讶道:“平哥儿,你又来向许文叔父请教学问吗?”

  “对!”陈鸿宇惋惜道:“可惜,夫子此时竟然不在家中。”

  “叔父应当是去县中参加文会了,恐怕要傍晚时分才能归来,大概再有一个多时辰恐怕就回来了。”

  听见这位叔父所言,陈鸿宇摇了摇头苦笑道:“多谢叔父告知,不过家中距离此处也比较遥远,此时又是休假时间,还是再此处等待一会儿吧!”

  那位族中叔父见此,再次与陈鸿宇寒暄数句便急匆匆离去,他也只是一个童生而已,最近几月自己这位族侄声名远扬,他自己心里有数,根本指点不了人家。

  与那位叔父寒暄过后,陈鸿宇便立在门旁静静等候。

  忽然,天上有着雪花开始飘落。

  “这,天气怎么这般突然。”陈鸿宇心中惊讶,心中思绪片刻却是仍旧立在原地等待。

  随着时间推移,天色渐渐昏暗,远处终于有着马车赶来。

  许文刚刚下了马车,就听见身旁小丫鬟惊讶出声。

  不由朝着门前看去,就见的有着一道人影立在门前,身上已经落满了雪花,嘴中呵出的热气化作一道长剑。

  “学生许平,见过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