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现代小说 > 骑遇 > 第九十六章 无敌美少马全文阅读

第九十六章 无敌美少马

“你的飞节才刚刚好了这么一丢丢,你就瑟,你有意思吗你?”齐小遇同学对【本色信仰】进行了无端指责。

这才是一个拍摄花絮,【本色信仰】就把心肝小匠匠剩下的,原本属于宝贝小遇遇的那点少的可怜的关注度给抢走了。

这要是杂志封面出来了,完整的视频上传了,哪里还有小遇遇什么事儿?

“不高兴了?”宦享很快就发现自己的马惹齐遇不高兴了。

此时的场景让宦享觉得有点好笑,但是他忍住没有表现出来。

宦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忽然就想到了一个有点诡异的场景【如果有一天,你的马和你的女朋友同时生气了,你应该先去安慰哪一个?】

宦享很清楚,马他是已经有了,但女朋友现在还没有。

所以现在还没有到他可以笑的时候,也不会有回答“送命题”的机会。

“我哪有不高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高兴了?我浑身上下这么多个细胞,你说说我是哪个细胞不高兴了。”齐遇这会儿非常正常。

这是齐小遇同学在正常的状态下,被人戳中心事的正常反应。

“你是不是觉得【本色信仰】太出风头了?”

“反正我是很看不惯她的那个样子的。”

“给她个镜头,还真把自己当主角了。”

“怎么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做一匹美少马呢?”宦享决定要和齐遇同仇敌忾。

“美少马,也亏你叫得出来。”齐遇原本有那么一点点忧郁的小情绪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那不然呢?这个世界上只能有像齐家小妹这样的宇宙无敌美少女。”

“不能有像【本色信仰】那样的宇宙无敌美少马是吗?”

“你们只是不凑巧同属哺乳纲,不同目、不同科、不同属、不同种的,这样也不行吗?”

宦享博士的生物大概也是学得不错的。

“你少来,仈Jiǔ岁的马你叫美少女,也亏你叫得出来。”

“别人家母马九岁的时候,儿女都能拿世界冠军了,你好意思说美少马?”

齐遇反对的点,和宦享以为的点,有点出入。

“【本色信仰】是我的爱马,不管相遇时的青春韶华,还是别离时的垂暮老去。”

“她在我的心里,是永远不变的宇宙无敌美少马。”

“我愿意永远在我的心里、在我的眼里把她奉为宇宙无敌美少马。”

“又何须管别人家的马是什么样子的?”

宦享大哥哥比较少见地没有从善如流,而是选择了直抒己见。

这是绅士无双的宦享哥哥,第二次在齐遇面前表现出了“霸道总裁”的潜质。

“哈哈哈哈哈哈哈~”齐遇觉得宦享的话说得简单明了甚是有理,却又好像包含了什么她一时间理解不了的深意。

在不知道要如何作答的时候,音阶笑声,就是一个很好用的“万能回复”。

齐遇有些疑惑,她和宦享,年龄差距那么大,成长背景那么不同,为什么能有一样的思维逻辑?

齐遇和ada是无话不说的闺蜜母女,可即便是这样,齐遇和ada还是有很大的差异,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不一样,有很多事情聊不到一块儿去,只能求同存异。

却和宦享这样一个刚刚从陌生到有一点熟悉的大哥哥,什么事情都能聊不说,还一聊似乎就能聊到灵魂的深处。

这种感觉真的太奇怪了。

齐遇决定明天到学校的时候,去找自己的好基友问一问,看看他们有没有过类似的情绪。

a妈固然是值得信任的。

但齐遇还是怀疑,a妈过于丰富的经验,和过于热情的性格,是不是真的能够成为自己爱情道路上的指路明灯。

爱情的小白,还不知道什么是恋爱的舞台。

“我如果每天都认真学的话,再听两万九千九百四十六次,应该就能学会你的七阶笑声了。”宦享说了一连串的数字。

“啊?宦享哥哥,你真的有这么笨吗?为什么要听这么多次才能学会呀?”齐遇也很自然地接过了宦享的新话题。

“也许、可能、大概,我继承了我爷爷的长寿基因?”宦享用他习惯的问句代替了回答。

“两万九千九百四十六,长寿基因,这都什么和什么呀?”齐遇被宦享绕得有点晕,干脆做了她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换话题:“宦享哥哥,你的豪宅建得怎么样了呀?”

齐小遇同学,要么不问,一问就要直指要害。

“还在构思之中。”宦享没再继续强调自己刚刚说的那些数字。

“构思哦,说得这么好听,你倒是构思一个出来给我看看呀。”齐瑟遇又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自主上线了。

“你说浴室要比你家多,房间也要比你家多,我看你家是有四个房间是不是,那浴室是有几个?”宦享并不曾对【齐家铁铺】的布里斯班分行,进行“地毯式搜索”。

“是四个房间没错,浴室的话有两个房间是共用的,所有没有那么多,只有少得可怜的三个而已,呀~”齐小遇同学分分钟就学会了宦享大哥哥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哦,三个啊,那我继续构思构思。”宦享装出了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你该不会还有什么建筑学的学位吧?”

“就算是有,那也只是枉然。”

“我们打赌之前可是说好了的,我要的是实物。”

“你别想着搞个什么模型还是什么设计图的忽悠我。”

“我现在可不是年少无知的八岁小孩了,没那么容易被你忽悠。”

齐遇重申了一下表白赌约的条款。

“你八岁的时候,我也没有骗过你吧?”宦享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忽悠的人。

“怎么没有,你跟我说没有登记车牌号,你就要每天开不一样的车子过来洗,害的我第二天就做了新的洗车卡,然而,你一次都没有出现。”齐小遇同学的记性,也不是盖的。

“记仇妹妹,你就不能稍微让我一下,或者留一个两个小小的漏洞给我钻一下吗?真的有必要这么较真吗?”宦享貌似有点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