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病弱反派饲养指南 > 9、009全文免费阅读

乔岚兜里揣着糖走近教室,总觉得今天教室里的氛围有点不对劲。

但是又没有多想,指不定是因为下午有体育课,大家又比较兴奋,毕竟之前两节体育课,都因为下雨改上自习了。

今天倒是艳阳高照。

体育课是下午最后一节。

第二节课下了后,班里的同学一个个往楼底下冲,乔岚整理好东西习惯性的回头看了一眼,郯墨将自己藏在墙背后的一小片阴影里,低着头,与热闹的教室格格不入。

乔岚收拾好书,慢吞吞的下了楼,操场就在教学楼右边隔了一条马路,学生们叽叽喳喳的凑在一起,体育委员正在喊大家整队。

体育老师也知道学生是想打球,组织学生们做了几组运动就解散了,学生欢呼一声就往球场上冲。

宋瑶等队伍解散后转头去找乔岚。

这几天她一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当初是她带着乔岚一起玩的,虽然一起的朋友都不喜欢乔岚,就连陈曜阳也说乔岚这人不是表面那样其实心思很深,让她离乔岚远点。

宋瑶很为难,尤其是后来乔岚和她关系很好的朋友吵了架,宋瑶就更为难了,如果现在再主动叫乔岚来一起玩,好朋友肯定心里不高兴。

但是一转头就看见乔岚一个人站着,心里又有些不忍心,正纠结要不要叫乔岚一起玩,就被一起玩的女生拉走了。

“发什么呆呢,曜阳他们要打球了!”

宋瑶的思绪瞬间被陈曜阳的名字勾走,等再次转头,乔岚已经不见了。

可能也看陈曜阳他们打球了吧。

宋瑶其实都知道,乔岚喜欢陈曜阳,但是喜欢陈曜阳的人太多了,从小到大,多到数不过来,她早就习惯了,她甚至还知道,与她玩的很好的几个朋友也喜欢陈曜阳。

今天球场上很热闹。

男生打球,女生看球,几天的球就连其他班的学生都跑来看,主要因为两个人。

一个陈曜阳,一个郝英。

陈曜阳因为长得帅,又在第一次月考中拿下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从此成为了全校的明星人物;而郝英,一进校就是明星人物,只因为郝英长了一张明星脸,他与当时很红的一个男演员长得有七成像,当初报道的时候,就连高二高三的学姐们都跑来看他。

这样两个人凑在一起打球,没一会儿球场周围就围了一圈人,乔岚绕过人挤人的球场,正好悄无声息的进了小学楼回了教室。

她没心情看一堆高中生打球,更没受虐倾向站在那里被冷嘲热讽的当活靶子,还不如回到教室看书。

教室里很安静,只有郯墨一个人在看书。

所有的同学都去操场上体育课了,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郯墨喜欢独处,周围没有其他人,没有乱糟糟的声音,对郯墨而言是难得的放松,在独处的时候,他阅读的速度要比平时快一些,而且不会精神紧绷。

长时间的高强度集中精神保持禁戒姿态,会让人身心俱疲。

可是下一刻,清晰的脚步声踏进了教室,让郯墨在一瞬间骤然身体僵硬。

有人来了。

他豁然抬起头,隔着过长的额发,一瞬间就认出了来教室的人。

是那个一直和他打招呼的女生。

可是在上次被他警告过离他远点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和他说过早上好亦或者下午好了。

他猜到就会是这样,也理当这样。

如果是好意,在他一次次拒绝后,也该放弃了,如果是恶意,在被他察觉后,也应该知难而退了。

可是既然已经放弃了,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还能像之前几次一样对他的微笑。

怎么可能是好意呢,就连他的亲生父亲,在被他拒绝过几次后都选择了甩手,更何况是这样一个陌生人。

那么是恶意吗,是吧。

因为她前几天还说过那样羞辱他的话,因为她至今还没有达到目的,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这么坚持,她到底想做什么?她到底想要什么?

他低着头,猜测她到底会做什么,可是又无力的想到,就算她想做什么自己又能做什么。

他没有反抗的能力,甚至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周围的一切声响比平日里更加清晰,他能听见女生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以及椅子拉开的声音...最后是轻轻翻开书本的声音。

周围又恢复了平静。

郯墨蓦的抬头。

刚刚走近教室的女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手中拿着一支笔写着什么。

她没有靠近他,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她什么也没做,她没有表现出一点恶意,郯墨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笔,目光直直的落在坐在前边的女生的身上,似乎是想从她的身上发现一点什么。

笔尖触到纸上留下轻微的沙沙声,宁静而又平静。

郯墨依旧盯着她,如果乔岚回头,就能看见那让人近乎窒息的目光。

其实刚刚进教室的时候,她是想走近和郯墨打招呼的,但是却发现郯墨很紧张。

想起之前资料中的内容,乔岚放弃了靠近郯墨,最后只是对着郯墨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乔岚做题做的很认真,郯墨盯着乔岚盯得更认真,乔岚背对着他,看不见他肆无忌惮探究的眼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开始逐渐偏西,阳光侧躺着照进了教室,将原本被墙挡住的属于郯墨的阴影,也一点一点的照亮。

郯墨的桌上逐渐铺满了阳光,照射在翻开的书本上,隐隐刺痛了郯墨的眼睛。

他不是很能适应强烈的灯光,如果更亮一些,他的眼睛甚至会有些看不清。

他将目光重新落在乔岚身上,可再看过去时,乔岚的身上看的有些不太真切,眼前像蒙了一层黑影。

眼睛更痛了。

他闭了闭眼睛,等睁开后伸手想去扯不远处的窗帘,可是有点远,他将轮椅往前,但是却使不上力。

乔岚做着题听见了一点动静,回过头后,发现郯墨苍白的手抓着窗帘,可是因为距离有点远,窗帘也只能发出微微的响动声。

乔岚这才注意到郯墨半个身体已经暴露在阳光下。

他怕光。

乔岚又发现了一个秘密。

犹豫片刻后,乔岚轻轻推来椅子站了起来,郯墨敏感的听觉一瞬间听清了响动,抓着窗帘的手蓦的一颤,僵住了。

他听见她拉开了椅子,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

他僵硬的抬起头,看她走到自己眼前,走到窗子跟前,关上了窗户又伸手拉上了窗帘。

一瞬间所有刺眼的光被遮在了窗帘背后,属于郯墨的空间重新恢复了以往的亮度,而适才被阳光刺激有些不真切的视觉,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他看见她轻轻上扬的唇角,与认真注视着他的漆黑的眼眸。

她的瞳孔真的很黑。

但如果郯墨和正常人一样可以看懂他人的眼神,那他就能看见这双漆黑的眼眸中隐着的浅浅的笑意。

郯墨还是浑身紧绷,但是紧绷的感触,却似乎与刚刚不太一样了。

郯墨低下了头,在对方说了一句“对不起”后再次抬起了头。

眼睛漆黑的女孩坐在了自己眼前的椅子上,视线与他平齐,“对不起”,女孩说,“那天我只是想和你说话,冒犯到你真的很抱歉,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郯墨定定看着她,没有说话。

乔岚顿了顿,伸手在口袋了摸了摸,最后拿出来一根棒棒糖放在了他的桌子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可以原谅我吗。”

郯墨还是看着她,依旧没有说话。

虽然早就知道接近郯墨会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乔岚还是有些失望,郯墨对她还是非常抗拒,无声的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分钟就下课了,她得下去集合了。

“我得下去集合了”,乔岚站了起来,转身往门口走去,走了两步后又转身道,“郯墨,再见。”

郯墨隐在墙壁后的阴影下,一动不动。

直到乔岚的身影消失,脚步声远去,他才将视线落在了桌子上的糖上。

他从来都不吃糖。

静默许久后他拿起了糖,转动着轮椅缓缓移动到了乔岚的座位跟前,将糖缓缓放在了乔岚的桌子上。

桌子上是乔岚刚刚没有做完的物理卷子,已经写了大半,还有几道题没有写完,而写完的部分有一片空着。

是她不会做特意空出来的。

郯墨盯着这道题看了不到二十秒钟,然后面无表情的转过了身。

他可以在短短二十秒的时间里,在脑子里算出这道题的答案。

这些知识,他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全部都会了,可是她居然做不出来。

真笨。

笨的超乎想象。

这么笨的人,真的会想方设法一次又一次的骗他只为羞辱他吗。

郯墨握着轮椅的手顿住了。

沉默许久后,郯墨转动轮椅重新回到了乔岚的座位旁边,打开乔岚的书,将书本上的名字记在了心底,最后又将刚刚还回去的糖重新拿在了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