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9节:但我们是圣殿骑士!全文免费阅读

第9节:但我们是圣殿骑士!

毫无机会!

针金和紫蒂两人躲藏在洞口附近,关注着洞外兽群的厮杀。

整个过程中,鳞角黑豹群都是忙而不乱,牢牢地将猴尾棕熊圈在中心。

少年、少女一旦离开洞口,就会将自身暴露在这些野兽的眼中。

冒险冲出去的话,生还的可能很低。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俩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针金越看越是心惊。

两方争斗,到底还是鳞角黑豹稍胜一筹,它们的数量很多。

“豹子虽然不是独行,但往往组织家庭进行生存。这么多的豹子成群围猎,简直前所未见。在这海岛上,不仅是生命的形态有恐怖的变异,它们的习性也有大变。”

针金对这些鳞角黑豹的来源,也有猜测。

他记得在受到火毒蜂群追逐的时候,就在途中遭遇了一头豹子一般的神秘猛兽的袭击。最终这头野兽在火毒蜂群的逼迫下,仓皇而逃。

这头野兽很可能就是一头鳞角黑豹。它在败逃后,恐怕是回到了族群,联络到了其他黑豹,顺着针金、紫蒂一路逃亡的气味,最终来到了这里。

“这些黑豹与其说是向火毒蜂群报复,恐怕更可能是为了猎杀我和紫蒂。”

“这样一算,这头猴尾棕熊是给我们俩挡了灾的。”

针金心中却是毫无感激。

猴尾棕熊先是赶跑了火毒蜂群,现在又和黑豹群厮杀,为针金和紫蒂争取了生机。

但若是它得胜归巢,还是会对少年少女下手。

这一切只是机缘巧合而已。

嗷吼!

黑豹首领忽然扑上棕熊的背,它张开大口,一下子咬住了棕熊的脖子。

猴尾棕熊暴怒,疯狂摇晃身躯。

但黑豹首领死死咬牙,豹体差点被甩出去,只靠牙齿紧紧咬住棕熊的脖子。

棕熊具有肥硕的皮肉,一时间只是血流如注。它伸出两只猩猩般的手爪,尖锐的指甲刺透鳞片,深深地刺进黑豹头领的体内。

黑豹头领死不松口,与此同时,其余的黑豹也纷纷扑上去。

一只只黑豹扑在棕熊的身上,将棕熊压趴倒地。

“机会!”看到这一幕,针金当机立断,立即拽着紫蒂跑出洞口。

但这时,仅剩下的黑豹看到了他们,立即就有一头吼叫一声,向他们俩扑来。其余几头,也在蠢蠢欲动。

针金、紫蒂被这头鳞角黑豹逼迫,只能又逃回山洞。

黑豹没有追进山洞,因为猴尾棕熊爆发了。

它的双爪散发出滚烫的气息,黑铁般锐利坚硬的指甲,变得通红,像是火炉里炙烤的钢铁。

棕熊在地上疯狂打滚,甩开身上大部分的黑豹。

然后他的两只利爪,狠狠地插进黑豹头领的体内深处。黑豹头领疯狂挣扎中,大股大股的鲜血从口鼻中喷涌而出。

哧!

下一刻,猴尾棕熊悍然将黑豹头领撕成两半!

它的利爪变得通红,散发出灼热的气息,好像是钢铁在火炉中淬炼了一遍,刚刚取出来。

红铁一般的利爪,轻易能刺透黑豹的鳞片。在棕熊的巨力之下,成为杀戮利器!

一时间,近十头黑豹惨遭屠戮,横尸当场!

豹群轰然溃散,损失相当惨重。

猴尾棕熊虽然是最终的胜利者,但是也很凄惨。它的右眼已经被抓瞎,浑身上下都是伤口,鲜血淋漓。腿脚和手臂的几处伤口,更是深可见骨。

最严重的伤口,在它的脖子上。这是黑豹头领下嘴的地方,伤口很深,似乎还咬破了动脉。

现在伤口处,不断地朝外涌出鲜红的血液来。

猴尾棕熊受到如此重创,以至于它击退了豹群之后,没有任何追杀的行动,而是立即走回山洞。

没有办法,针金和紫蒂只能不断后撤。

受了伤的猛兽,往往更加可怕!

好在棕熊伤势严重,没有奔跑,走回山洞,速度并不快。

少年、少女被逼得进入洞内的更深处。

如果山洞只有一条道,那么他们最终还是要和棕熊见面,必要要展开一场厮杀。

但是针金毫无把握。

他原本有一柄长剑,但丢失在了篝火处。现在身上唯一的利器,只是两柄匕首。一柄在他身上,另一柄在紫蒂的手中。

少年和少女一退再退。

对于他俩而言,最好的情况就是洞内还存在岔道。

然而,意外的状况发生了。

猴尾棕熊走到半道上,就没有再前行。

它停下了脚步,用利爪挖出洞壁上的矿石,张口不断吞食。

它在吃这些滚烫的矿石!

针金暗暗观察,瞳孔微缩。他惊讶地发现,猴尾棕熊在吞吃了十几块矿石之后,它身上的伤口渐渐不再流血。棕熊原本虚弱散乱的气息,也逐渐稳定下来。

针金彻底明白过来。

“原来这些矿石,就是猴尾棕熊的食物!”

他之前在洞壁上发现很多爪痕,原以为是猴尾棕熊磨爪子。现在看来,应当是棕熊掘食留下的痕迹。

猴尾棕熊的状况在迅速好转。

针金和紫蒂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的脸色变得凝重无比。

眼下他们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继续后退,在山洞中寻找岔道,用来躲避猴尾棕熊。

第二种选择则是和猴尾棕熊开战。趁敌病,要敌命!

两种选择都具有相当大的风险。

第一种选择,首先放弃了眼下的良机,让猴尾棕熊顺利休整。一旦没有岔道,他们还是要和猴尾棕熊展开厮杀。

第二种选择,和棕熊开战,针金对战果毫无把握。虽然是抓住了战机不假,但如果洞内岔道,他最终又死在棕熊手中,那岂不是太过冤枉了吗?

紫蒂忽然握住针金的手,她没有说话,但紫色的漂亮眸子已经是显露出了她的心意——一切都任凭针金做主!

一时间,针金陷入抉择当中。

这是关于生死的选择!

关键是,不只是关乎他个人的生死,还有他的未婚妻紫蒂的性命。

沉重的责任,压在针金的肩头。

针金目光闪烁了一阵,很快就流露出坚毅的光来。

他握了握紫蒂的手,然后松开。

他抽出匕首,缓缓起步,悄然接近进食的猴尾棕熊。

两种选择,针金都毫无把握。也没有任何可靠的信息,能够帮助他做出判断。

于是他遵从本性的选择——他更喜欢去战斗,去尝试着掐住命运的喉咙!

即便他手中没有长剑,只剩下一只短小的匕首。

近了,更近了。

针金和棕熊的距离不断拉近。

棕熊还在进食,或许是因为回到了巢穴,又或许是惨烈的厮杀之后,状态太差,它似乎对不断接近的针金毫无察觉。

但就在这时,针金面色猛地一变。

一股记忆,从脑海中浮现而出。

“该死的,偏偏是在这关键的时刻!”针金在心中无力地咒骂,却只能暂时沉浸在闪现而出的回忆中。

一座老旧的酒馆中,灯火昏暗,人声嘈杂。

“我们胜利了!”

“满饮此杯!”

针金发现自己坐在角落里,周围都是身穿闪亮铠甲的骑士们。当然,他自己也是其中一员。

这群骑士的铠甲上,披风上,亦或者身体上都有崭新的伤痕,但人人兴奋。

看来这是一场战后的庆功宴。

“乌拉!”有人欢呼着,“我不觉得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挡住我们圣殿骑士?”

“现在回想一下,刚刚的战斗还是很艰险的啊。”有人则感叹。

还有人手抚着酒杯,语气后怕:“我差点没有控制住坐骑。”

圣殿骑士们的感叹,引来一声嗤笑。

“这算什么艰险?小崽子们,你们还太嫩了。”声音传来,吸引了针金和其余圣殿骑士的目光。

发声的是一位老者。

他有花白的胡须,体格雄壮,身上也是一副圣殿骑士的装甲,但在金银雕缀的装饰纹路上却和周围的骑士有明显的差别——更加的华丽和威严。

圣殿骑士们没有任何反驳的话,而是看着这位老者,纷纷流露出敬畏的神色。

酒馆内原本热烈嘈杂的声音,迅速降低,直至全无。

“团长。给我们说一说吧,我知道您老人家参加过许多大战,比如攻克铁旗堡,围剿血骑士,守护狮鹫崖。您老认为最艰难的一战是什么?”有人开口询问。

老团长呵呵一笑,没有说话,而是一仰起头,将木桶酒杯中的啤酒喝得涓滴不剩。

而在他刚刚放下酒杯的时候,他身旁就有圣殿骑士将另一个满满的酒杯,端到他的面前来。

老团长伸手握住酒杯的把手,这次没有豪饮,只是小小的喝了一口,几乎将酒杯上丰富的啤酒沫都喝入肚中。

他仅剩下的一只独眼,在火光的映照下,露出缅怀之色。

他开口道:“要说最艰难的一战,还得是六年前的那一场,在豺狼山谷。”

“我知道,是寒杉骑士团的歼灭战!”有人兴奋地道。

还有不少人,用尖锐的目光看向针金。

老团长点头,继续道:“是的,就在豺狼山谷。那群南方的贵族几乎都是奸诈小人,卑鄙无耻,反复无常!”

“我们的圣殿骑士五团行军已有五天,进入了豺狼山谷后,就被友军背叛。成千上万的寒杉骑士对我们展开了围杀。”

“我们五团刚从前线撤下,遭到第一波攻击后,猝不及防,当场折损了三ChéngRén手,只剩下一千多人,几乎人人带伤。”

“寒杉骑士团发动一**的冲锋。我们根据残破的营地,勉强防守。”

“第二波攻势被我们击退,我们损失了三百人。”

“第三波攻击后,我们损失了两百多人。”

“第四波攻击后,我们只剩下八十多人。”

“我们用光了所有的狂暴药剂,根本没有补给,更要命的是,敌军中有一位号称腐蚀者的强者。这位术士极其恶毒,在他的法术下,我们的兵器和铠甲都遭到强烈腐蚀。”

“我们走投无路,陷入绝境,这时寒杉骑士团长向我们招降。”

“我们知道,南方贵族们是想将我们俘虏,然后就能拥有一个重要的筹码,好向大帝谈判。”

“嘿嘿,但是他也太小看我们圣殿骑士了!”

“我们商议了一小会,便展开了冲锋!”

“没有刀剑,但我们是圣殿骑士。”

“没有铠甲,但我们是圣殿骑士。”

“没有马匹,但我们是圣殿骑士。”

“没有补给,但我们圣殿骑士。”

“不管敌人有多少,多么强大,我们人数多么稀少,我们是不会投降的。”

“因为我们是圣殿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