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13节:我的未婚妻有个商会全文免费阅读

第13节:我的未婚妻有个商会

第三天清晨,针金缓缓苏醒。

一片安宁。

昨晚他休息得很好,身体下面不再是干硬的石地,而是铺了一层蓬松干燥的枝叶。

这是紫蒂特意为针金拾取来的。

想到自己的未婚妻,针金心中涌起一股暖意。

但紫蒂并不在附近。

想到昨晚临睡之前,紫蒂曾向针金提议:抽取针金的一些血液,进行检查当中是否还残留火毒,若有可能,或许能分辨针金的真实修为。

针金同意了。

“这丫头……不会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吧?”针金面色微沉,心中担忧起来。

他虽然睡着了,但很有自信——身边若有风吹草动,他会立即有所察觉。

针金看了另外一侧的干草铺子,很蓬松,根本没有一点压迫的痕迹。针金便很肯定了,昨天晚上紫蒂并没有在这里入睡。

她深入山洞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针金便起身深入洞内。

紫蒂在山洞深处有所布置,形成了一个临时的药剂配置的场地。

针金休整的这两天,她基本上很少出去。即便出去,也只是在山洞的附近。更多的时间,除了照看针金之外,她就在山洞中捣鼓她的药剂。

针金走进山洞,不出所料地看到紫蒂盘坐在一个个坑洞之间。

这些坑洞有大有小,大的坑洞中放置了许多处理好的野兽的血液、骨头、皮毛等等,小的坑洞则装着各色的药剂,像是开了一个五颜六色的微型染坊。

“大人,你醒了?”听到动静,紫蒂回头看了针金一眼,但没有起身,手中动作不停,仍旧在配置着药剂。

“请恕我无礼,大人,我正在配置一味药剂。”紫蒂摇晃着手中的玻璃瓶,同时另外一只手的手指不断捻动,从中挥洒出沙粒一样的配料。

这个玻璃瓶只有ChéngRén的手指头大小,里面的药剂仿佛就是熊血,呈现暗红色。

沙粒一般细碎的配料融入药剂中,附着在了玻璃瓶的内壁。

紫蒂双目紧紧盯着玻璃瓶,有时候多加一些沙粒,有时候则从地上的坑洞中舀一些熊血,添加进去。

最终,似乎达成了某种平衡,玻璃瓶内侧附着的沙粒完全消融,一颗都不存在。

紫蒂微微点头,这才满意地将手中的试剂玻璃瓶塞上木塞,放到另一侧的木架上。

这个木架是由几个枯枝粗劣地搭建起来的,当中几乎排满了玻璃瓶。

针金看到这些玻璃瓶中都是野味药剂,不由问道:“这么说来,你一整晚都在配置这种药剂吗?这样劳累,真的好吗?”

“多谢大人关心。”紫蒂笑了笑,立即解释道,“再不配置的话,熊血就要失效了。这些可都是上好的材料,很可惜现在我手中没有足够的炼制工具。这种白银级别的熊血,只是用来配置野味药剂,实在太奢侈,太浪费了!”

大多数的魔法材料都是有时效性的。过了时限,材料的价值就会大减。

针金点了点头,认可了紫蒂的努力:“辛苦你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这些玻璃瓶,目光就有些挪不动。

很奇怪。

他似乎感觉到玻璃瓶中的香甜气息,从心底最深处产生了一种想要饱饮熊血的冲动。

“是我太饿了么?”针金立即压下这种怪异的感觉。

说实话,他这两天休息,都没有饱饱地吃上一顿。尽管明白自己恢复得很好,但他仍然谨慎地把控自己的食量。

“这样一来,熊血和豹血都用光了。接下来就是处理这些肉。”紫蒂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长期在这里工作,她的额头布满了汗渍。

紫蒂从大坑中取出一块兽肉,在肉上铺盖了一层青黄交加的药草,然后从皮包中取出一小管药剂,缓缓倾倒。

这管药剂并没有采用玻璃瓶,好像是用漆黑的铁木制成的。

倾倒下来的液体只有很少一部分,但很快就蔓延渗透下去,并且掀起一阵刺鼻的味道。

呲呲呲……

一阵轻微的腐蚀声响过后,原本饱满的兽肉变得干瘪至极。

紫蒂伸手撕开肉干,然后又不断蹂躏。肉干先是变成一条条的肉丝,然后被挤压成一团肉松。

这两天来,针金除了吃干粮之外,最多的食物就是这种肉松。

他们并没有生火。

一方面,是被火毒蜂的血泪教训,让他们对生火这件事情变得相当谨慎。

另一方面,是山洞中也不方便生火,容易造成氧气缺失,浓烟污染,甚至中毒。

经过这样处理的肉松,虽然极不好吃,但却保留了营养,并且杀死了血肉中可能存在的细菌和毒素。

“这些都是上好的魔法材料啊,放到外面,能卖不少金币的。真是太可惜了。哪怕现在,给我一个最普通的坩埚,也是好的!”

紫蒂一边处理,一边摇头,表示万分的遗憾。

针金笑了笑,他没有劝劳累了一晚上的紫蒂去休息,而是盘坐到了紫蒂的身旁:“有什么我能够帮你的?”

紫蒂笑了:“大人既然这样说,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接下来,紫蒂只把握药剂倾倒的细微工作,针金则复杂撕开肉干,将其制成肉松。

两人分工合作,效率顿时大增。

合作的时候,针金还尴尬地发现在角落里的几个坑洞中,分别储藏了他这些天来排泄的尿液和粪便。

“研究这些,能够让我探查到大人你的身体状况。”紫蒂一脸平淡,“不过很可惜,我无法探测出大人你的真实实力。”

“还有一点,我也想通过分析,重现当时给大人疗伤的药剂。如果真的是我药剂治疗好了大人身上的伤,那么这个药剂配方的价值就很大了!”

“这样的研究态度,该说真不愧是法师吗?”针金心中嘀咕,口中则认可道,“你做得很对。有什么收获吗?”

紫蒂叹息一声,神色微黯地道:“当时情况十分紧急,有些关键步骤,都是我凭直觉行动。我甚至无法估算当时各个药材的配比。要想完整地重现当时的药剂,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尽力而为。”

“不过,我不是没有其他收获。我利用熊血和矿石,配置出了两种药剂,一种能助燃,一种能阻燃。”

针金点点头,在他帮助紫蒂处理掉了所有的兽肉后,他拍拍紫蒂的肩膀,提议道:“一起吃一点吧。”

两人一起吃了一些干粮,还有新制的肉松,以及水。

水是温的。

尽管两人没有生火,但他们可以依靠矿石加热。

在这样的环境和条件下,喝一口温水,能带给人最大的慰藉。当温水流过咽喉,落入肚腹当中,人的整个灵魂都像是得到了从上而下的温柔抚慰。

眼下食物充足,但水并不多了。两人都很节省,喝了几口水后,针金开口:“说说你吧,紫蒂。”

紫蒂点头:“大人,我是你的未婚妻,这一点确凿无疑。”

“那么,你是哪一个家族的成员呢?家族领地在哪里?”

紫蒂苦笑一声:“大人,你高估我了。我并非贵族,我只是一个商人。我的家族世代经商。”

“哦?”针金不由微微扬眉,这个回答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贵族的婚姻对象,几乎都是贵族。

有的贵族甚至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亲戚之间也相互结合。

“所以,你的身上觉醒了某种上等血脉?”针金又问。

这也是有可能的。

贵族虽然只有一位妻子,但是通常会有大把的情人,私生子因此也不在少数。

单看家谱,很难确认真正的血脉。

历史上,并不缺乏某个下等贵族拥有浓郁的上等血脉,甚至平民子弟忽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潜能,追根溯源之后,就会发现他的血脉来源于某个上等贵族。

往往这些身居浓郁血脉的人,会被贵族招揽,并入自身的家族当中。

但紫蒂却再次摇头,流露出一丝苦意:“很抱歉,让大人你失望了。我身上的血脉平平无奇,事实上,能够达到黑铁级别的实力,几乎已经耗尽了我的潜力。”

“我并非贵族,我的祖上也没有贵族。我的父亲是紫藤商会的上一任会长,如今轮到我执掌整个商会。”

“紫藤商会?名字有点耳熟……等等,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