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15节:地貌异变全文免费阅读

第15节:地貌异变

几天后的清晨,鸟鸣啾啾。

天气晴朗,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穿透林间弥漫的淡淡薄雾,洒在地面上。

少年和少女并肩站立,望着山洞,脸上有些复杂的情绪。

少年一头金发,皮肤白皙,身材健壮,穿着锁子甲,神色警惕,精神矍铄。

而少女则罩着一件紫色兜帽长袍,黑色卷发从兜帽中外溢了一些出来,她有小麦色的皮肤,面容娇丽,一双紫色眼眸尤其吸引旁人的眼球,宛若宝石一般熠熠生辉。

正是针金和紫蒂二人。

几天前,两人是在火毒蜂群的追杀下,逃到了这里。

九死一生的拼杀之后,两人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之后他们在山洞中疗伤、休整,这座山洞成为了一个暂时的安稳营地,让他们得以喘息。

然而,山洞虽然温暖,却终究不是家园。

“走吧。”最后望了一眼山洞,针金率先转身,迈步走向树林。

紫蒂紧随其后。

和之前逃跑到这里的情形不同,两人都背上了大包裹。

这些包裹中藏有大量的兽骨、肉松、矿石。

除此之外,还有数根长矛、短矛。

针金原本的长剑,已经丢失在了篝火旁。他仅有的匕首,因为在刺杀猴尾棕熊的时候,被棕熊尖锐的头骨折断。

所以,这些天来,紫蒂和针金合力打造了一些长矛、短矛。

长矛大概有一米八,短矛则在一米五左右。长矛用来手持,短矛则用来投掷。矛体都是用山洞附近的木材塑造的,这些树木酷似铁木,质地坚硬如铁。

单靠针金削劈,是很难打造这些战矛的,这里面紫蒂的腐蚀药剂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和真正钢铁所制的刀剑比起来,这些战矛的价值很低。不管是坚韧程度,还是锋利都不如刀剑。

但没有办法。

针金现在严重缺乏武器,完好的匕首只有一个,放在了紫蒂手中。

出发前,紫蒂想将那柄小匕首交给针金来用,但被后者拒绝了。紫蒂的这把小匕首有点特殊,是用来处理材料的。紫蒂要在配置药剂的时候用到它。

同时,若是深陷危机的时候,紫蒂还能抽出它来防身。

在野外的环境下,针金纵然有心,也不可能完全周密地保护她。所以,这就需要紫蒂有一定的自我保护的能力。

同时,短小的匕首,带给针金的帮助并不大。

说起来,猴尾棕熊的利爪其实可以当做武器。但奇怪的是,当棕熊时候它的利爪迅速崩溃,化为了碳灰般的存在。

不仅是武器缺乏,防具也同样缺乏。

紫蒂穿着学徒长袍,只有微弱的魔法防御威能,面对猛兽的撕咬冲撞,防御相当堪忧闲。

针金那一对臂甲已经被抛弃了。在和猴尾棕熊的搏杀中,它们发挥了最后的防御作用。若没有它们,或许针金的前臂要被直接拍烂掉。

总之,这对臂甲变形得极其严重,有一个几乎彻底崩裂开来,只能回炉锻造。

针金还缺乏头盔,上半身的锁子甲是他仅有的慰藉了。

针金打头阵,在前面探路。

紫蒂则殿后。

两人渐入森林。

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找回遭遇火毒蜂群袭击的篝火地点。

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针金的长剑就丢在那里。虽然长剑使用起来不顺手,但仍旧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

更关键的是,只有回到篝火地,紫蒂才能顺势找回她之前带领护卫们进行探索和搜救的原路。

这条原路上有几座临时的营地,里面各自藏有少量的补给。

因为针金和紫蒂的努力储备,他们此时的食物充沛,但水却不多。

在针金苏醒后的这段旅程中,除了搜寻到几个水袋之外,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来获取可以饮用的水。

他们虽然穿越过河流,但河水中藏有可怕的蟒藤,取水的风险太高了。

而在山洞的周围,更是水源稀少。

水袋中的水剩余不多,也是催出少年少女离开山洞的主要原因之一。

树木笔直挺立,紫蒂发现越是深入森林,这些树木就越来越高,越来越粗大,有的树木甚至高达五六十米,简直直冲天际。

阳光在这里也不是如柱般透射下来,在森林深处浓厚的白雾中,阳光变得无力,顺着白雾四处弥漫。

雾中还充满了草木的清新气息,鸟群在树冠上飞翔。偶尔也可见啄木鸟,立足在至少离地三米的树干上。鸟喙啄木的声音,反而越发显得森林的幽静。

不久后,两人彻底深入森林,四面八方都是树木。

针金和紫蒂停下脚步,开始做记号。

紫蒂在接近地面的树干上,用匕首切割出痕迹。而针金则取出一张兽皮,利用木炭做笔,在草制地图。

这么做就是防止迷路。

在森林中十分容易迷路,因为树木看起来都差不多。精灵在这方面有超强天赋,据说任何的幼年精灵都不会在森林中走丢。森林对于精灵而言,如同家园。

迷路的后果相当严重,野外对于人类而言并不友好,所以往往在森林中迷路,就是死亡的开端。

针金小心地将兽皮和木炭笔收入怀中。

这已经是他第十四次绘图了。

兽皮的最中心有了一小片的黑色笔迹,十分粗犷。

针金重新启程的时候,脸上微微露出了犹豫的神情。

走了这么久,按照常理而言,他应当找出了曾经他抱着紫蒂一路逃窜的痕迹了。

但是没有。

周围环境充满了自然的气息,根本没有丝毫的痕迹。

针金不断暗中回想一下。当时,他抱着紫蒂在夜间疯狂奔跑,虽然情况紧急,没有太过注意。但按照感觉,并没有耗费多长的时间,他就发现了山洞。

依照时间和速度推测,他也没有跑多远,篝火地点应当就在附近。

“走这边吧。”针金依旧在前方开路。

他选择向左边走。

他采用的策略比较保守谨慎,是以山洞为中心,搜寻可能藏有的痕迹。这样做的好处很明显,就是不会有所疏漏。

到了中午,阳光明显热烈起来,林间的淡雾逐渐消散。

视野清晰了很多,但是少年脸色却越发难看。

他查看手中的地图,每隔一段距离,他就在森林中做好记录,现在地图上的标记,已是绕着山洞形成了一个大圈。

这么密集的搜索,居然还是没有找到一丁点的痕迹!

“这个地方很不对劲!”紫蒂惊疑道,“这片森林的范围太广了。”

他们之前行进的地方,明显是雨林地貌,空气湿润闷热,低矮的灌木铺满林地,无数的树藤相互缠绕得密密麻麻。

而现在这片地带,是森林地貌。

虽然都是树,但这些树十分笔直,树藤稀少,灌木和蕨类植物也比雨林中少得多。

针金当然也发现这一点。

他原本以为,这片森林的范围很小,因为是位于山洞附近,奇特的灼热矿脉,造就了和周围迥异的地貌。

但现在这片森林范围太广袤了,大大超乎少年少女的估算。

按照航线来讲,海岛上的地貌应当是雨林,才算正常。同时,针金明明记得,在那晚逃窜的前中期,周围也是雨林密布。

疑似黑豹的猛兽,就是一株明显是雨林的树枝上扑袭下来的。

但不久后,紫蒂发现了山洞,做出了提醒。

“发现山洞后,我就立即调整了奔跑的方向,那个时候,我应当就从雨林进入了森林。”针金确信自己的记忆并没有错。

因为他也曾和紫蒂的记忆,相互对照过。

按照记忆进行推测,森林只是小小部分,周围是巨大的雨林地貌。但一个上午探索下来,诡异的事实硬生生地摆在两人眼前,让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这座海岛,大有古怪!不仅野兽层出不穷,种类怪异,宛若拼凑,而且植物也十分凶险,地貌还极可能发生诡异变化。”紫蒂正说着话,忽然一道黑影从高耸的树冠中袭下。

黑影细长,速度极快,穿透空气,发出嗖的声响。

但针金的速度比它还要更快。

刹那间,长矛急刺!

黑影的冲势戛然而止,它粗短的脖子被矛尖扎穿,挂在长矛上。

这是一只奇特的鸟。

它有大概成年人的拳头大小,身上披着一层黑色的羽毛。羽毛非常坚硬,仿佛铁制的一般。沉重的羽毛,也让它失去了飞行的能力。但同时也锻炼出了这只鸟强劲的肌肉。

这种鸟通常都在树丛中潜伏,发现林间有动物行走,往往会一跃而下,通过双腿双翅等奋力加速,巧妙地利用重力,一下子啄穿动物的头颅。

动物死亡之后,它们就吸食动物的脑浆、血液,然后是眼珠等等,最后才是血肉。

遭遇了几次之后,紫蒂将其命名为铁羽鸟。

铁羽鸟浑身几乎毫无破绽,惟独有一处,是在鸟首下方的脖颈。这里的羽毛十分细密,防御力最为薄弱。

此刻,针金的矛尖就是准确地扎穿了铁羽鸟的脖颈。

这是致命一击。

很快,挣扎的铁羽鸟就一动不动。

针金将长矛对准地面,用力一插,铁羽鸟尸就被固定住了。

紫蒂便上前去,取出匕首进行解剖。铁羽十分坚硬,这是上佳的材料。除此之外,铁羽鸟的血液也会被少女收集一些。

至于铁羽鸟的血肉,份量不大,价值颇低,被紫蒂毫不犹豫舍弃。

少女取材的时候,针金则手持短矛,站在她身边守卫,预防有其他猛兽袭击。

第一次遭遇到这种铁羽鸟的时候,少年有些手忙脚乱。

他先是用长矛将铁羽鸟扫落到了地上,铁羽鸟不能飞,但在地上奔袭速度很快,针金先后投掷了三根短矛,这才令铁羽鸟速度缓慢下来。最后,针金动用长矛强硬地将铁羽鸟的肚腹刺穿——长矛的矛尖也因此毁了。

但现在,针金的手法越发老练了。

他发现铁羽鸟从树上袭下来的时候最具威胁,但同时它在空中暴露出了脖颈,也是铁羽鸟最弱的时候。

有了这个发现,铁羽鸟再也构不成威胁,每一次都成了贡献。

除了铁羽鸟之外,森林中的危险还有很多。

倒地的树干和腐叶中,往往藏着剧毒的蝮蛇。

一动不动的植物也绝不能放松警惕。

比如某种很不起眼的苔藓,就让皮肤无意接触到它的针金中毒!

针金的脸上开始生长绿色的斑点,这些斑点又圆又小,毫无感觉。紫蒂发现了之后,立即给与针金解毒药剂,居然只能缓解,不能根治。

两人只好迅速搜寻,找到罪魁祸首。紫蒂利用苔藓,进行简略的调制后,参入到解毒药剂当中,这才将针金体内的毒素根除。

种种隐藏的危险,大大阻碍了少年和少女的探索进度。

针金仰望逐渐昏沉的天空,不得不做出一个无奈的决定:“我们回山洞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