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18节:我的骑士信条全文免费阅读

第18节:我的骑士信条

蓦然听到求救的声音,针金的瞳孔随之一缩。

“有人被蛛网困在了上面。”

“他还活着!”针金皱起眉头。

“我是骑士,救死扶伤,帮助弱小,是我身为骑士的信条之一。”

“先冷静。”少年旋即又这样告诫自己。

他停下后撤的脚步,仔细观察,随后转换方向,小心翼翼地再次进入这片蜘蛛的狩猎场。

他没有踩中什么蛛网陷阱,改变了位置之后,他仰头发现了发声求救的蛛网。

蛛网在轻轻地颤动着,和周围的蛛网一样,紧紧包裹着猎物。这片蛛网的轮廓很明显是一个人。

在这个人的面部,蛛网缠绕稀疏,裂开缝隙,能让人勉强视物。

这个倒霉的家伙被吊在高空,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因此看到了针金,立即开口求救。

“求求你,救救我!”

“你要是走了,我就彻底没命了!”

“你也是猪吻号的人吧?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求求你,发发善心,不要走,不要放弃我……”

针金闻言,心头微动。他从紫蒂那里得知许多信息,他们乘坐的海船的确是猪吻号。

看起来,这个被困的家伙应该就是猪吻号的一员。

针金没有行动。

冒然搭救,很可能把他自己陷进去。甚至进一步,还会危急紫蒂。

他站着不动,凝神望着被吊起来的家伙,同时还留神树冠中隐藏的那些蜘蛛。

他必须确定这不是陷阱!

针金肌肉紧绷,稍有风吹草动,就能立即反应。

但那些蜘蛛没有任何的异动。

求救者哀求了片刻后,发现针金毫无动作,他也逐渐反应过来,继续低声地哭喊道:“不用怀疑我。”

“那些野兽落入蛛网当中,就会拼命挣扎,越挣扎身体粘上的蛛丝就越多,蜘蛛织网越紧,最终窒息而亡。”

“我没有。”

“我当时昏倒了,然后才被蜘蛛网罩住,捆了起来,所以我到现在还活着。”

“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说到这里,求救者发出低低的哭泣声。

被困在蛛网中一动不动,眼睁睁地看着死亡一步步逼近,这种恐惧常人难以承受,几乎要将求救者逼疯。

这种人性的真实流露,让针金更信了几分。

对于死亡的恐惧,是每一个生命必然拥有的部分。针金即便是骑士,勇敢到直面猴尾棕熊,和其硬憾搏杀,也仍然拥有恐惧的情绪。

恐惧这种情绪,并不意味着自己弱小。时时刻刻正面恐惧,才是真正的勇敢。

“还是没有反应吗?看来这些蜘蛛狩猎,并不通过声音。”心中猜测着,针金决定稍稍冒一点风险。

他开口轻轻地呼唤:“喂,你叫什么名字?”

被困的那人顿时激动了:“我叫黄藻,大人,我是黄藻,是猪吻号上的水手。仁慈的大人,好心的大人,您如果救出我来,我一定拼尽一生也要报答您的恩情啊!”

针金此时大部分的注意力,仍旧在树冠上。当他出声之后,那些蜘蛛仍旧毫无动静,这让他有放下一些担忧,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测并无差错。

“那么,黄藻,我如何才能救下你来呢?”针金又问。

这个问题很关键,他得确认黄藻的心意,并且得到更多的情报。

目前为止,他还有怀疑。

会不会是这些蜘蛛,故意不杀死猎物,让猎物发出声音,用来吸引对应族群呢?

或许这些蜘蛛只是按捺不发,只等针金回去叫来更多人类搭救。人多了,蜘蛛才会收网。

面对针金的提问,黄藻知无不言,急忙出声提醒道:“大人,您千万不可冒然出手!这里的蜘蛛,在夜里会落到地上,秘密铺网。这些蛛网埋在地下,一旦踩踏中了,就会发动这个陷阱。蛛网高高收起,引起蜘蛛编织,猎物会吊死在半空中。”

“不管我如何大声说话,都不会没有蜘蛛出动的。但是当我用力挣扎,晃动上方的蛛丝达到一定幅度,就会引来蜘蛛重新织网。所以,一旦把我从网中救出来,一定就会引来蜘蛛的。”

“这些蜘蛛,每一只都是青铜生物,实力十分恐怖。这附近至少有十几只蜘蛛!”

“这些蜘蛛扑击的力道,和马匹冲撞没有什么两样。我就是大意之下,被蜘蛛一下子撞飞,撞到树干上,当场昏过去的。”

“当我迷迷糊糊张开眼缝,我已经被吊在了半空,而探索队已经一败涂地,幸存的人都在逃窜。但是这些蜘蛛也会合作,它们不只会在地上铺网,两三只配合起来,还能在半空中编织出一张更大的网。然而它们带着蛛网从高空中落下,直接罩住猎物。”

“这些蛛网非常粘人,必须要有十分锋利的刀剑,还得有熟练技巧,才能把蛛网切割开来。我哥哥蓝藻就是探索队长,他是用刀的好手。我亲眼目睹,当他的刀身被蛛丝缠住,速度大减后,根本不能劈开蛛网。”

“用火!”

“最终,他们用了火,才烧掉了蛛网,逃命出去了。这些蜘蛛其实也相当怕火。我当时很想呼救,但是我整个人昏昏沉沉,根本不能呼唤,就连视线都很迷糊。我听着这些人的喊杀声,然后又昏迷过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再也没有火光,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针金凝神倾听,暗暗分析这里蕴藏的信息。

半晌后,他又问:“你叫黄藻是么?你们一行多少人,为什么会到这里?除了你们这一拨人,还有其他人幸存吗?你们是什么时候被袭击的?”

黄藻没有犹豫,迅速回答:“猪吻号遇难了,那天夜里海浪很大,我们努力操控,但船体还是断成了两半。前半段的船体撞在礁石上,幸存的人在当晚都来到岛上的沙滩。连我们这拨人算,大概有百十号人。”

“船长失踪了,大副指挥我们。”

“这个海岛很怪,低阶的魔法、斗气都运用不了。”

“我们在沙滩上建立了临时的营地。大副指派了我哥和我,还有其他一些人,进入岛中探索,寻找可以制造船体的木材,还有食物和淡水。”

“丛林中危机四伏,我们碰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猛兽。我们探索队损失了不少人,收获却很少。我们渐渐支撑不住了,就往回走。”

“结果回去的路上,地貌居然发生了改变!”

“明明是雨林,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就来到了一片沙漠里。”

“很多人都以为是幻觉,却挣脱不了,我们很恐慌,个别人甚至自杀了。队伍一度陷入了混乱。”

“食物和水被迅速消耗,我以为整个队伍都要完蛋。幸亏我们队伍里有个旅客加入,那是一个老学者,曾经服务于一位沙漠领地的贵族。他叫做苍须,他用他的办法在沙漠中寻找到了方向,还找到了绿洲,补充了淡水。我们在绿洲中休整了好几天,继续出发。我们的运气变好了,抵达了沙漠边缘,最终进入了这片森林里。”

“我们来到了这里,就遭遇了蜘蛛群的伏击。大部分人都逃走了,但也死了五六人。他们逃命的时候,我听到我哥呼喊撤退的声音,他一定是没发现我失踪了,所以才没有来救我。事实上,我是被蜘蛛俘虏了,充当储备粮食,但我还活着!”

黄藻的情绪很激动。

针金始终默不作声。

黄藻的情绪又逐渐平复下来,继续道:“我也不知道究竟过去了几天。我昏迷了多久,可没人告诉我。但我清醒过来,已经过去了三个白天两个晚上了。”

“看在圣明大帝的份上,救救我吧。大人,我们是一艘船上的人!现在,只有你能救我!请您发发慈悲,我一定会全力报答您的!”

黄藻再次发出哀求的声音。

“这里居然有沙漠?”针金疑惑。

“大人,我没有骗你,绝对没有!”黄藻声音扬起来,“我知道,我知道的,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是这的确是真的。我们真的到了沙漠,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里。”

针金微微点头,安抚道:“我会出手救你,尽我的全力。但单靠我一个人可不行,我现在回去叫更多的人来。你有什么方法,能联络到之前的那批人吗?”

“我有哨子,哨子的声音传得很远,但它在我的衣兜里。除此之外,我还会旗语,我站在高处,能用彩旗发出信号。”黄藻急忙开口。

看到针金沉默,他旋即又补充道:“暗号,对了,我还有暗号!我们商量过,沿途会留下暗号,只要顺着暗号,就能找到我哥他们!”

针金看了看天色。

天色正在迅速转暗,距离傍晚没有多久了。

“稍等片刻,我就会回来。”针金转身便走。

“大人,我等你。您一定要回来啊,千万不要忘了我这个可怜人!您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针金走出很远,身后黄藻的呼喊声还绵绵不绝。

听得出来,他是拼尽全力在呼唤。

他的声音嘶哑,透着恐惧和慌张,也带着沉重的期待。

毕竟,针金可以算是他唯一的生机了。

怎么说呢?

少年感同身受。

生命是如此的美好,所以针金分外珍惜。在不久之前,在火毒和棕熊面前,他也濒临死亡。

在昏迷和苏醒的轮替中,他也充满了无助、恐慌、担忧,也怀着希望,也真诚忏悔。

黄藻的期待,落在针金的肩头,是一份沉甸甸的重量。

怎么救他?

怎么对抗那么多的蜘蛛,至少十几头青铜凶兽?

许多问题摆在针金的面前,他微微摇头,眸光坚定:“不管如何,先和紫蒂汇合吧。”

不一会儿,少年便顺利地和少女再度聚首。

事实上,分别之后,少女就努力在针金身后不断追赶。鳞角黑豹速度不快,双方拉开的差距并不大。

“没有遭遇到什么危险吧?”针金询问。

“嗯。放心,我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的。”紫蒂先是点点头,然后又轻轻拍拍腰间的小皮包,脸上流露出一抹骄傲之色。

“我这边发现了一些新情况。”针金简单直接地叙述了事情的发展,并且询问少女意见。

紫蒂听闻后,思索片刻,答道:“大人,我建议你救下他。”

针金虽然也有倾向,但此刻他更愿意听听紫蒂的真正看法。于是,他继续问道:“能详细说说理由吗?”

紫蒂神情肃穆,语气诚恳地道:“大人,按照你所说,他具备青铜的气息。青铜层次已经是下层精英了,一般来说,能在船上担当水手长。个别能打的,还能成为冲锋队长。单说此人,他就有招揽的资格。一旦大人救出他来,他为大人效力的可能极高。”

“除此之外,他还有兄弟,他的哥哥蓝藻,是这个探索队的队长。职位比他还高,证明实力更强。收服一个黄藻,很可能就连带他的哥哥蓝藻,这就是两个青铜级别的精锐。他们身边一定还附庸了一批人,一旦他们两个投靠,大人你就会顺带收服一群下属了。”

“我们现在需要人手。就算不为将来掌控白沙城考虑,这些人手也能在海岛上增大我们的生存概率。有时候,遇到危险,其实只要跑得过同伴就行了。”

说到这里,紫蒂的眼眸闪过一抹幽芒。

针金点点头:“还有吗?”

紫蒂继续道:“我们还需要情报。所以,即便这两人不投靠大人,哪怕只是和他们交流,都能扩张我们的地图,加深对这座海岛的了解。”

“按照黄藻所讲的,大部队正在造船自救。这也是我们离开这里,去往白沙城最可靠的方法。但是我们即便有船,也没有人为我们驾驭。”

“要让一艘船在大海上航行数月,需要船长、副官、航海士、水手、掌舵手、船木工、炮手、船医、瞭望员等等人才。”

“尽量救下这些人,也能让我们随后的航程更加安全和快捷。”

针金和紫蒂可不会操控海船。

“可是要救下他,至少得面对十几头青铜蜘蛛……”针金沉吟。

“大人,我已经有了办法。”紫蒂笑着道,“相信我,如果付出大过收获,我是绝不会这样做的。”

针金笑起来:“呵呵呵,该说真不愧是紫藤商会的当代会长吗?”

少年骑士用赞赏的目光看着紫蒂,神情逐渐变得严肃。

“你说的不错。但你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

紫蒂连忙收敛笑容,正色垂首:“还请大人训示。”

“我是圣殿骑士,是骑士中的骑士,帮助弱小,救死扶伤是我的信条!即便是危难时刻,我也不会抛弃同伴。”少年掷地有声的话语,在静谧的林间回荡。

一时间,紫蒂看着少年,愣了一愣,现出笑颜:“大人,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