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23节:卖身投靠全文免费阅读

第23节:卖身投靠

数日前。

“什么人?!”负责警戒的水手忽然大喊,紧张地握紧手中的长矛。

可疑的人形黑影从灌木丛中钻出来,看了一眼这位水手后,便一头栽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水手愣住了,小心翼翼地来到昏迷的神秘人身边,用长矛顶着他的肩膀,将他的脸面翻上来,面朝天空。

虽然面目一片漆黑,有着恐怖的烧伤,这位水手皱眉看了一会,仍旧辨认出了这个神秘人的身份。

“是黄藻!!!”

“黄藻还活着。”

“蓝藻队长,你弟弟还活着,他回来了。”

水手大呼小叫,惊动了整个营地中的探索队员们。

一群人蜂拥而来,为首的蓝藻身躯健硕,有两个成年人加起来的雄壮体格,青铜气息浓郁深厚。

看到昏迷的黄藻,蓝藻先是难以置信,旋即惊喜交加,连忙蹲下,抬起黄藻的脑袋,让他半躺着。

“弟弟,弟弟,快醒醒!”蓝藻大声呼唤。

黄藻虽然昏迷,但口中还在呢喃:“水……水……”

蓝藻一伸手,其他的水手立即将水袋递过来。

得到水的滋润后,黄藻终于缓缓苏醒。

模糊的视野逐渐清晰,看到蓝藻粗犷的面孔,黄藻几乎要落下泪来:“哥哥,我是黄藻,我回来了,我捡回了一条命!”

黄藻的声音非常沙哑,虚弱到了极点。

他独自一人追赶大部队,在这危机四伏的森林中可不好过。

“黄藻,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以为你死了。蓝藻队长好几次想要回去找你,都被大家阻拦下来,没有人认为你能活着。蓝藻为你抹了好几次眼泪。”一个老者挤进了人圈。

他满脸周围,身材枯瘦,戴着一副破裂开来的眼镜。他有一大把花白的胡须,因为风餐露宿,很久没有清理卫生,导致白胡须变得一片黑灰,像是用久了的抹布。

这位老人便是苍须。

他是一位多年服务于贵族的老学者。

探索队上下都对他很尊敬,因为他的指引,探索队才走出了沙漠。

“感谢诸神,感谢命运,你还在,你还活着。天呐,这真是一场奇迹!”蓝藻大声呼喊。

“快和你哥说说,你究竟遭遇了什么?”蓝藻也十分好奇。

黄藻气得冷哼一声:“我根本就没有死。只是那个时候暂时昏迷过去了……”

他将事情的发展和结果,都简略地说了一遍。

蓝藻十分感慨:“黄藻,你果然是捡回了一条命,真是惊险啊。”

周围人纷纷附和,说着惊叹或者恭喜的话。

老学者苍须却面色沉凝下来:“麻烦了,诸位,看来我们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有人便问。

“不管有多麻烦,我都不会舍弃我的弟弟!我们和蜘蛛群拼了!”蓝藻眼中闪过一抹杀意,态度非常坚决。

黄藻则道:“没有蜘蛛跟着我,大家都放心吧。只要逃出它们的狩猎地点,那些蜘蛛就会重新爬回树冠。我可是和它们待了好几天的。”

“况且最后那一把大火,蜘蛛们恐怕都被烧死了。”

黄藻语气带着骄傲。危险过去了,他这次的逃生经历转成了一份吹嘘的资本。

老学者摇头:“我不是说蜘蛛,我是说那两个人。”

“那两个人早就死了吧,虽然有些可惜。”黄藻道。他没有直接坦诚自己临阵溃逃的事情,而是说八脚蜘蛛袭击了针金他们,自己比较幸运,被放过后,趁机逃生出来。

“未必死了。”老学者叹息。

蓝藻嘀咕道:“这座海岛上可是禁止低阶的魔法、斗气,那两个年轻人有这样大的能耐,能逃过愤怒的八脚蜘蛛头领?”

老学者始终皱着眉头:“黑铁级别的实力,的确在这岛上遭受禁制。但白银层次呢?黄金层次呢?我们当中没有这样的强者,所以并不能确定,这样的实力是否也遭受禁制!”

黄藻不免瞪大眼珠:“苍须先生,你是觉得那两人是白银高手,甚至是黄金强者?这不可能,他们俩太年轻了。况且,我一直都没有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什么白银、黄金的气息。倒是那个少女似乎是一位黑铁级的魔法师。”

老学者笑了一声,微微摇头:“年轻的强者还少吗?寒铁城的白狼将军只有十七岁,金玫瑰家族的大魔法师水丝,只是十六岁的少女。最近崛起的杀手螺石,是杀手联盟从平民中挖掘出来的,据传也只有十八岁。”

“不会吧,这些人都是未来的大人物,和我们距离太远了。难不成我随随便便就就碰到了这样的人?”

老学者声音底层:“可能性很高。按照你的描述,那位少女年纪轻轻,就有黑铁实力。她本身已经不容忽视了,那么培养她出来的又是那种层次的势力呢?”

“那位少女尊称少年为大人,那么这个少年的地位和实力,究竟又怎么样呢?你们可以思考一下。”

众人陷入沉思,黄藻、蓝藻两兄弟的脸色明显开始难看起来。

老学者等待片刻后,继续开口道:“我觉得那位少年不仅是地位高,他本身实力也很强。黄金修为可能性不大,但很可能是一位白银级的强者。”

“苍须先生,你难道掌握了什么证据?”蓝藻反问,“你为什么这样觉得呢?”

苍须笑了笑:“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想啊。假设你发现了求救者,要营救这个人会面对十几头青铜层次的八脚蜘蛛。而连你在内的队友,一共就只有两个人。如果你不是白银或者黄金级别的实力,怎么敢去招惹这些蜘蛛,冒险救人呢?”

蓝藻张大嘴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所以,这两个人很可能没有死。我得罪了一个白银高手,甚至可能是一位黄金级别的强者?”黄藻自言自语,嘴角都有些抽搐。

“我不该逃跑的,我应该把匕首还给他们!我错了,我犯了大错!!”黄藻紧紧地抓住蓝藻的手臂,连声叫喊。

迫于巨大的心理压力,他终于选择了坦白。

众人听到他临阵脱逃,还带走了关键的匕首,都变了脸色。

“苍须先生,这可怎么办?”蓝藻也没了注意,只能把求教的目光投到老学者的身上。

“大家都不要慌。”苍须抬起手,先稳定住大家的情绪,“事情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之前的一切,都是我的猜测。他们两个很可能已经成了蜘蛛的食物,或者葬身火海。不是吗?”

“但您老刚刚不是说了吗,更可能是这两个人已经解决了麻烦,正向我们追来。我们在这一路上,可都留了记号的啊。”蓝藻脸色纠结无比。

苍须点头,盯着蓝藻,目光深邃:“所以,我们现在要调转方向往回走。我们要进行确认,他们俩个究竟是生是死。”

“如果他们死了,我们说不定能捡到一些优秀的装备。”

“如果他们还活着,正陷入某种困境。我们就要出手帮助他们俩个,偿还他们俩个对黄藻的救命之恩,为黄藻临阵逃脱而赎罪。”

“如果他们正在追杀我们,我强烈建议大家,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反抗。大家仔细想想,能够解决了八脚蜘蛛群的强者,我们能够匹敌吗?”

“投降!投降是一个很好的选项。”

“别忘了,我们都曾是一艘船上的人,我们都沦落到了这里。他们需要我们,大人物都需要下属,至少他们需要足够的人手来操控船只啊。”

学者苍须的一番话,让众人纷纷点头。

“那,那我怎么办呢?”黄藻焦急地问。

“放心,有我呢,弟弟。”蓝藻虽然这么说,但语气明显缺乏自信。

苍须诚挚地看向黄藻:“强硬对抗只会自寻死路,就算你一味逃避,又能逃到哪里去呢?逃到森林里,被野兽吃了吗?按照我的办法,是你最大的生机。记住,如果那两位大人物还活着,一定要尽量展现自己存活下来的价值。不要吝啬自己的财物,尽管大人物肯定看不上,但也要贡献出来,一定要充分表明自己的悔恨之心啊。”

黄藻不断点头,拼命将苍须的这番话记在心中。

就这样,这伙人掉转方向,沿着原路返回。

在山泉的位置,他们遭遇到了针金和紫蒂。

他们主动现身,黄藻越众而出,走到少年少女的面前。

“是你!哼,总算让我们逮到你了,黄藻。”

紫蒂不悦,针金保持沉默,目光不善。

黄藻的心在颤抖。

他是多么希望针金和紫蒂就这样丧命。但现在两个人却好端端地站在他的面前。

就算黄藻是个糙汉,本性糊涂,但这当中蕴含的意思,老学者苍须是早已经解释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紧接着,黄藻又看到了针金身上配备的“新式武器”。

这些战矛、镰刀、长剑,明显就是用蜘蛛前肢搭配木材组装起来的!

“他们消灭了那头白银级的蜘蛛头领!”

“我怎么这么倒霉,就碰到了两个大人物?!”

当啷。

黄藻手中的弯刀被扔在山石上。

然后,扑通一声,黄藻跪在了地上,额头狠狠撞击地面,主动求饶:“两位大人!我是黄藻,是我临阵溃逃。我错了,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小人不会反抗,要杀要剐,全凭二位大人处置!”

少年、少女相互对视,都有些懵然

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被包围之后,还以为这些人要对他们不利。结果,黄藻就直接认罪投降了。

“二位大人,老朽名叫苍须,是一位学者,曾经服务于沙塔家族三十八年。”老学者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

他身后跟着一位壮汉,正是蓝藻。

针金没有开口,紫蒂则上前半步,主动出声:“我是紫蒂,当代紫藤商会的会主。现在我荣幸地为诸位介绍——你面前的这位大人,是高贵的血脉拥有者,他的血脉能上溯到传奇魔兽金针蜂后。他是百针家族的唯一继承人,圣殿骑士,还是这一次白沙城主的备选者。”

“紫藤商会?”紫蒂刚刚开口的时候,众人当中就有人忍不住低呼出声。

这个大名鼎鼎的商会,这些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听闻。

“圣殿骑士?”当紫蒂说到这里,又引发一声声惊呼。

蓝藻的身躯一阵摇晃,黄藻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双耳都开始嗡鸣起来。

“百针家族……”老学者苍须瞳孔微缩。

他对贵族的了解,远比蓝藻、黄藻等人更多。苍须清楚:百针家族可不简单,虽然这个家族因为对抗帝国而遭受重创,但他们毕竟是曾经的南方大贵族,底蕴深厚。当代百针族长是一位黄金级别强者,虽然遭受过重创,但仍旧不可小视。而眼前的少年,就是这等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苍须的脸上浮现出恭敬的神色,弯腰行礼,沉声道:“苍须有幸,能在这里拜见二位大人。”

蓝藻则双膝跪到了地上:“蓝藻叩见二位大人。大人,黄藻是我的亲弟弟。我愿意用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恳请二位大人,饶恕他的罪过!”

“哥哥!”黄藻抬头,直起上半身,震惊地看向蓝藻,他的额头已是一片血迹。

针金面无表情,默不作声,如此做派带给旁人的压力越来越大。

“二位大人。”老学者再次开口,“请允许我这个局外人坦诚我所看到的所有事实。”

“说吧。”针金终于说出第一句话。

苍须吐出一口浊气,继续道:“黄藻放下了难以饶恕的罪过,他拼尽全力终于赶回他哥哥的身边。他惊恐慌张,虚弱得一度昏迷。”

“这个鲁莽怯懦的年轻人,的确是在死亡的面前逃窜。但当他安定下来后,更为自己担负的罪孽和愧疚而饱受折磨。”

“他陷入深深的懊悔和自责当中,并没有丝毫的隐瞒,对我们大家说出了真相,并且祈求所有人的帮助,赶回蜘蛛森林来救援二位大人。”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在这里有幸和二位大人相遇。”

“还请二位大人,念在黄藻有悔过赎罪之心,从轻发落他吧。”

黄藻、蓝藻向苍须投去感激的目光。

紫蒂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兄弟,不禁冷笑:“这个卑贱懦弱的小人,欺瞒针金大人,隐瞒白银魔兽存在的事实,只为一己之私。随后又临阵脱逃,置高贵的血脉者于险地,恩将仇报!这位学者,你劝我们对这样的人从轻发落?”

苍须连连点头,微笑道:“和二位大人第一次相见,老朽就说了这些话的确太过冒犯逾越了。但事实上,他们两个并非帝国的军人,只是猪吻号上的水手,要谈临阵脱逃,还算不上吧?”

“唉,这兄弟俩其实都是可怜人。他们是渔民出身,很早的时候就失去了双亲,兄弟俩只能相依为命。如果大人要处死弟弟,那么恐怕哥哥也不会独活。”

“针金大人,您是圣殿骑士,是骑士中的骑士。您生来高贵,前途广大,犹如云端。而这对兄弟不过是泥土中的蚂蚁罢了。针金大人,您一定是未来的白沙城主。到那时,您的光辉必然普照整座城池,您的恩德必定滋润所有城民。为什么对这两只小小的蚂蚁吝啬呢?”

“如果大人宽恕这两只可怜又可悲的小蚂蚁,我相信他们二人一定终身悔过,并且牢记您的悲悯和仁慈,他们俩一定会拼尽全力来回报大人您的恩情!”

紫蒂扬起眉头,深深看了一眼苍须,却没有开口。

苍须用脚轻轻踢了一下跪在地上的蓝藻。

蓝藻一个激灵,连忙高声道:“大人,请您大发慈悲,给我们兄弟俩一个认罪改过,报效救命大恩的机会吧。请宽容大量的您,勉强收下我们两个卑贱的奴仆,从今以后,任凭大人驱使!”

黄藻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磕头。

两兄弟如此苦求的姿态,让其他人为之动容。

“大人。”紫蒂看向针金,一副静待后者定夺的下属姿态。

所有人都看向针金。

老学者苍须却是低头,目光垂向地面。

看到两兄弟满脸血污,针金这才面无表情地缓缓开口:“救死扶伤、扶住弱小,本是我圣殿骑士的信条。正因为如此,当初在蜘蛛森林中,我才会出手救你。”

“不可高估人,也不可低估人。这句话是我百针一族的家训。所以,黄藻、蓝藻,我愿意给你们两个一次机会,希望你们能够用忠诚和切实的行动,改变我对你们的看法。”

“谢谢!谢谢大人!”黄藻、蓝藻大喜。

周围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再看向黄藻、蓝藻的时候,许多人的目光中都不禁流露出羡慕之色。

虽然这两兄弟卖身为奴,从此失去了自由,但靠上了针金这样的大人物,说不定将来就飞黄腾达了。

苍须再次俯身行礼,道:“针金大人,您的宽宏犹如大地,您的仁慈媲美太阳。赞美您,您将是我们的旗帜,在您的领导下,我等卑贱之人才能正确前行。”

针金看向周围的人,身躯笔挺如枪,平淡的声音清晰地传达到每个人的耳中。

“圣殿的光辉,笼罩每一寸土地。帝国的军旗,庇护每一位帝国子民。跟着我,我将带领你们活着离开这里。”

“是,大人!”众人齐声回应,纷纷半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