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29节:毒发全文免费阅读

第29节:毒发

苍须身为学者,又为沙塔家族服务了三十八年,很清楚超凡者的实力划分。

白银阶的斗气修行者,如果不运用斗气的话,能够举起350公斤左右重量的物体,击打出800公斤的重拳,正面对抗二三十个普通成年人完全不是问题。对环境、对疼痛的忍耐力超过常人,但面对强弩强弓仍旧会很危险。

也就是说,白银斗气修行者的身体素质,还是在人类的范畴里,受到人类身体结构的束缚,代表着凡人**开发的极限。

而成为黄金级别的斗气修行者,斗气质量大大提升,这样的斗气滋润改造**,彻底超越了凡人的极限。

在不运用斗气的情况下,黄金强者奔跑速度能达到每小时一百二十公里,举起十吨左右的重物。面对挥舞刀剑的千军万马,也能斩将夺旗,纵横捭阖。

普通的弓箭弩箭,完全没有威胁。但面对魔法强弩,还是有风险的。

头羊在和黄藻争斗的时候,苍须亲眼看到好几次,头羊撞击在树干上,将一棵棵参天大树都撞倒的情景。

这证明头羊虽然只是青铜级数,但是当它拼命冲撞的时候,撞击力是非常强大的。远比一名普通重装骑兵的冲锋,还要大得多!

白银层次的人族斗气修行者,单纯凭借肉身力量,基本上是不能抵抗头羊如此的冲锋。

针金却轻松自然地把助跑了一长段距离,正在冲锋当中的头羊拦截下来。

这当中展现出来的力量,已经超过白银的范畴。

所以,苍须才不禁猜测针金具备黄金斗气的可能。

“据我所知,百针家族的血脉,并不擅长力量,而是精准方面独树一帜。”

“如果一位骑士身上,恒定了熊之力量等等的辅助法术,也能做到这一步。但这里禁魔,恒定的低阶辅助法术应当失效了。”

“或者是服用过什么力量药剂吗?”

最终,苍须再次想到黄金修为的可能。

“如果针金真的是黄金级的强者,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天资,百针家族必将重新崛起!”

在苍须的注视下,针金忽然双臂一振,握着山羊角,猛地将头羊高高举起。

然后,他狠狠一掷。

头羊摔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才爬起来,神情呆滞,好像被摔懵了。

旋即,它又双眼通红,狠狠冲向针金。

针金再次将它按倒,任凭它扑腾一会儿后,又将它远远地投掷出去。

这样几次之后,头羊不甘、愤怒、仇恨等等情绪都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对针金的恐惧、畏缩。

头羊最终没有再冲锋,它倒在地上后爬起身,就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当针金主动走到它面前的时候,它发出咩咩的叫声,主动低头,目光躲闪,流血的身躯不断颤抖。

针金拍拍它的脑袋,然后摸了摸它的羊角。

头羊吓得身躯摇晃,竟然主动趴在了地上。

在诸多崇拜的目光下,针金满意的点点头,吩咐下去:“给我把它牵走,稍微治疗一下,仔细喂养,但不要给它喂饱了。”

“大人,你是想将这只头羊驯化成坐骑吗?”看到战斗结束,苍须走了过来。

针金点点头,笑着询问道:“你认为有没有这种可能?”

“当然是有的。”苍须笑着肯定道,“据我所知,矮人大陆那边最广泛的坐骑,就是山羊。山羊能够在崇山峻岭中跋涉,技巧极高。一岁的野生山羊就能用娴熟的攀爬技巧,登上白雪覆盖的山岩,沿途跨越诸多我们人类不可超越的障碍。只是我并不知道具体的驯化办法。”

针金点头,又问:“猪吻号幸存下来的那批人中,有驯兽师吗?”

苍须摇了摇头:“好像没有。”

“没有关系,猪吻号没有,白沙城中还找不到吗?”针金拍拍老学者的肩膀。

这一战,他收获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压服头羊,将来驯化它成为坐骑,只是此次收获中的次要部分。

重点是,针金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让探索队上下都看到了他的强大。

他对这批人手的影响力,得到了一次极大的提升。

黄藻溃逃背叛的教训,一次就够了。

针金已经将百针家族的家训牢记在心,更将黄藻放在自己眼皮底下,一方面压榨他的价值,另一方面则用他来时刻提醒自己——该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领导者。

环视附近,针金发出由衷的感叹:“这是一块宝地啊!”

说实话,他还是第一次在这座海岛上发现这样的乐土。

真正动手的时候,探索队惊喜地发现这里羊群规模,远超之前侦查的结果。

不知道为什么,这里的羊群简直是泛滥。

千头以上的大规模羊群,有好几支。数百头规模的羊群就更多了,针金这一次围猎的就是这样的一支山羊群。

探索队员们开始处理那些死去的山羊。

首先是放血、剥皮、剔除内脏,随后一部分人开始切割羊肉,另一部分人则清洗羊皮、羊胃。

羊肉切割开来后,会架在篝火上,用烟熏的方法烤炙。如此一来,就能让羊肉中的水分消散,从而能够存放更久。

羊皮清洗之后,也要再经过烟熏、晒干等等工序。

羊皮可以制作成皮衣,羊胃可以弄成装水的袋子。

此后一连三天,探索队都在这里忙碌。

在针金的指挥下,众人又猎杀了三支羊群。

在针金亲自出手下,青铜级数的头羊都因此降服。

绝大多数的成年山羊都被杀死,但有一部分的小羊羔,在针金特意的嘱咐下,被暂时留下了性命。

这些山羊很好喂养,因此附带豢养几十头小羊羔,以及那四头青铜头羊,并不是多大的负担。

这就是有了人手多了的好处。若只是针金和紫蒂两人,可没有这样的空闲精力。

到了第四天,探索队正式返程。

此刻整个队伍的面貌,已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几乎每个人的身上,都披了一层皮衣。皮衣制作得非常简陋,只是很简单地剪出一个洞,用来套头。腋下的身体两侧,都是用藤条编织的线,将前后两片羊皮穿洞捆扎在一起。

青黑羊毛的一面留在内侧,靠着身体,黄色羊皮的一面翻在外面。

每个人的背后,都有巨大的兽皮包裹,里面主要装了熏制好的羊肉干。

除此之外,就是水袋。很多羊胃制作成的水袋,都系在人员的腰间。

食物和淡水的储备,都非常充沛,几乎达到了整个队伍负担的极限。

毕竟,每个人的负重都是有极限的。

黄藻在队伍的最前方进行侦查。

针金、紫蒂和苍须走在队伍中部。

后方是羊群,主要由蓝藻负责牵引。

几十头小羊羔之外,重点就是那四头青铜头羊。这些头羊此刻都戴上了藤条制成的简陋缰绳,身上挂着一大堆的辎重。主要还是肉干、淡水,其次是帐篷、备用武器等等。

整个上午,队伍都在跋山涉水,在山林中前行。

期间只是短暂休整了几次,每次时间不到一刻钟。

到了中午,这才有了半个小时的休息。

整个队伍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人警戒,检查物资等等,另一部分人盘坐在地,食用午饭。

苍须带着人在队伍前后仔细检查了一遍,没有人失踪,食物和水等等物资被清点了一遍,最让人担心的羊群也很平静。

带着裂纹的眼镜后,是老学者细心观察的双眸。

他发现:吃饭的那部分人都很放松,有的相互之间取笑,有的一边吃着食物,一边拿捏自己的小腿,尽量放松。而值守警戒的那部分人,各个目光有神,胸膛挺起。

整个队伍的士气相当高昂。

这支探索队伍从一开始出发,苍须就在其中。

他还从未见过,这些人能散发出这样的精气神。

他明白造成这一切的关键原因。

不是香喷喷的羊肉干,也不是相对安稳的路途,而是那位少年骑士。

针金!

这一切改变,都是他带来的。

他强大的实力,带给众人强烈的安全感,让所有人心中希望大增。

黄藻、蓝藻成了他的奴隶,这些天来都卖力表现。针金虽然没有显露过斗气,但深厚的背景,疑似黄金级别的修为,都让这对兄弟感到前途多么光明灿烂。

一路上,紫蒂紧随着针金,几乎寸步不离。这位可是紫藤商会的会长,同时她在最近几天里制造药剂的娴熟手法,也浮现在苍须的脑海中。

苍须的目光,最后还是停留在针金的身上。

在他的大半生中,他见过太多的贵族了。

而他此时可以肯定,在所有贵族的年轻人中,针金绝对属于最顶尖的那一小撮。

他天赋卓绝,实力高强,更难能可贵的是,他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

在他的影响下,整个队伍凝聚起来,士气高昂。

苍须可以预见,如今落魄的百针家族必将因为针金而重新崛起!

“如果有可能,跟随在这样的贵族身边,见证他一步步成就自己的伟业,让自己也参与到百针家族的崛起当中。或许数百年后,身为学者的自己的名字能伴随在他的身边,成为后人公认的智慧标志之一。这是多么精彩的事情。”

“真是可惜啊。如果在我年轻的时候,能遇到这样的人……”

心中遗憾的情绪,并未在老学者的脸上流露丝毫。

他走到针金身边,用一直不变的恭敬的语气,汇报了此次调查的结果。

“很好,苍须先生。多亏了你的建议,我们才猎取到了足够的肉食,有如此充沛的储备。现在坐下来,让我们一起吃点午餐吧。”针金邀请道。

苍须道:“我的建议只是其次的,如果没有大人你的引领,我们怎么会有这样的境况呢。”

针金笑了笑。

这些天来的相处,他对苍须越发满意。

别看这位老学者是一个普通人,但他的脑袋可不普通。

队伍前行的方向,就是由他定夺的。

而他用的只是一根插在地上的木棍,还有阳光的照射。

苍须的态度、举止,时时刻刻都在维护针金贵族的身份,这让针金感到舒服。

他办事的能力也很强,相当稳重可靠,针金越用越顺手。

如果苍须拥有一些实力,哪怕是黑铁级别,那他就是贵族管家的最佳人选。可惜他并没有超凡的资质,实在让人惋惜。

即便如此,针金也想尽量将苍须留在身边。

这是一个人才啊!

他的学识甚至超过紫蒂。

紫蒂可是一位法师。

当然,这也是因为紫蒂太年轻了些。并且她学习的时候,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投放到了药剂学上。

不用说针金都能猜到,紫蒂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因为好的药剂,常常具有巨大的市场前景,能带来丰厚的利润。

越是远离雪峰,气温就越高。

中午的阳光最烈,新制的皮衣开始发挥保温的功效。也许是吃饱喝足了,众人开始显得有些蔫。

队伍外围早就有人替上去,保持着侦查。

没有人示警,致命的危机就在这样宁静的氛围下悄然袭来。

首先是队伍中一位年轻人的叫喊。

“大、大人,不好了!那些小羊羔都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都已经死了!”

“什么?”针金不禁色变。

这真是一个糟糕的消息。

这批小羊羔很有用的。一方面,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探索队可以宰杀掉它们应急。另一方面,若是顺利抵达白沙城,而这批小羊羔还活着的话,大可以进行豢养,然后驯化。如此一来,针金就可以栽培一些骑兵了。

针金的谋算被打破了,他立即站起来,想要亲自视察。

“知道什么原因吗?”他询问报警的年轻人。

他早就认出了这个年轻人。

他叫做白芽,是猎户出身,搭乘猪吻号前往白沙城,是去参军的。

白芽一脸慌张,连忙摇头:“我,我不知道啊,一切都是忽然发生的,大人。”

针金嗯了一声,正要迈步,忽然一阵强烈的眩晕袭来。他猝不及防之下,身躯猛烈摇晃,差点当场倒地。

他勉强站定,却发现刚刚还士气旺盛的探索队员们,全都东倒西歪地倒在了地上。

几乎一瞬间,大多数的成员都当场昏迷过去。

紫蒂、黄藻、蓝藻等人还在勉强支撑自己。

“怎么回事?!”

“大家似乎都中毒了!”

“这究竟是什么毒?!”

黄藻忽然从怀中掏出匕首,向年轻人白芽怒喝:“所有人都中毒了,怎么就你没有事?是不是你下的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