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4节:我会保护你全文免费阅读

第4节:我会保护你

针金和紫蒂在茂密的丛林中穿梭。

头顶上空的树叶越发浓厚,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空。

空气极其湿热。

树藤缠绕,稍不留神,就会被绊倒。

脚踩在地面上,感觉松软,因为地上日积月累了许多腐叶。

紫蒂脚步微微一顿:“就在这附近。”

针金目光微凝,他知道少女的意思——这里就是她和其他人分别,独自逃生的地方。

按照紫蒂的叙述,当时恶狼追击,为了拖延时间,最后三位护卫留守在这里,尽全力拖住恶狼,为紫蒂和昏迷的针金争取一线生机。

继续行走数十步,绕过一颗粗壮的大树,两人见到了死尸。

在灌木丛中,两具尸体距离十几步,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味。

他们双眼瞪大,脸上都还残留着恐惧和愤怒。

紫蒂不由地屏住呼吸,原地驻足,针金则紧走几步,俯身查探。

嗖!

忽然,一条黑红的粗线仿佛十字弓弩激射而出的箭枝,从尸体之下,照准针金的面孔射来。

针金汗毛一炸,瞳孔猛地缩成针尖大小,伸手一探。

一下子就将“黑红粗线”握住!

“嘶嘶嘶!”

黑红粗线被针金的手指卡住头颅,立即被看清——是一条十分古怪的毒蛇!

毒蛇的鳞片是黑色的,蛇头则是鲜红色的。从蛇头上延伸到蛇背,一直到蛇尾,形成有一条明显的赤红色的线条。

而毒蛇的身躯两侧,竟是长有上百条的蜈蚣似的黑色足肢。

“这是一条青铜级别的魔兽!”针金感受到蜈蛇的生命气息,旋即露出吃力的表情。

“啊,小心!”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紫蒂这才反应过来,惊呼出声。

“这是血线蜈蛇,蕴含剧毒。毒发剧烈,几个呼吸就会致死!”紫蒂急忙介绍道,“还有它的蜈足,能让皮甲都洞穿。”

话音刚落,血线蜈蛇的反击已经到了。

它身躯扭转,缠在了针金的手臂上,上百蜈足几乎都扎在少年的手臂上,并且越扎越深。

鲜血涌出,痛楚则袭上针金心头。

同时,针金感到手臂被一股缠绕巨力挤压着,血肉似乎要被挤成烂泥,臂骨也在发出呻吟。

他手指连忙用力,想要掐死血线蜈蛇,但蛇骨非常坚硬,蛇鳞也是十分坚韧滑腻。

针金低喝一声,将蛇头按在地上,另一只手迅速拔出匕首,高高举起,狠狠刺下。

匕首像是洞穿了一块坚硬的石头,将蛇头深深地钉在了地上。

毒蛇临死反扑,蜈足有猛地深入一寸,令针金的手臂更加鲜血淋漓。

不过在几个呼吸之后,毒蛇的身躯彻底瘫软下来。

虽然没有了缠绕之力,但坚硬的蜈足还是扎在少年的皮肉之中。

针金咬牙,先取回匕首,疾步后撤,远离尸体之后,这才将一根根蜈足拔出来。

紫蒂连忙取出腰包中的药粉,在针金手臂上的伤口挥洒了一层,然后取出白色的绷带,动作迅速地为少年包扎。

伤口比较深,但针金的体质很棒,以及伤药的良效,血很快就止住了。

并且一阵清凉甚至有些酸爽的感觉,混合着隐隐的痛楚,不断地从伤口传达到针金心头。

“这是什么药剂?这么有效?不是说这海岛禁止魔法和斗气的运转吗?”针金为药剂立竿见影的效果感到好奇。

“这是一种草药,源自冰霜陆的蛮族部落。这并不是魔力药剂,而是单纯地利用了草药的本性。”紫蒂解释道。

魔力药剂是药剂师运用魔法材料,成功地将当中的材料、魔力混合起来,并形成某种平衡和稳定的状态。因为这种药剂本身蕴含魔力,所以往往起效迅猛,效果卓越。

紫蒂看着针金的伤口,眼眶有些泛红,带着惭愧内疚的情绪道:“幸亏蜈足并没有毒!对不起大人,害你受伤了。我应该早点告诉你这些情报才对。”

针金看着少女这样,不由心生怜惜,摇了摇头,连忙宽慰道:“这不是你的错。”

渡河之后,他们在丛林中赶路,对周遭十分戒备。即便是有交流,也都很有限,尽量避免分散注意力。

这条血线蜈蛇从尸体中钻出来时的速度太快,出乎针金预料。

“这岛上连一条蛇都这么古怪险恶。”针金回到之前的地方,用匕首的前段挑开蛇头,又顺势将它的身躯切开。

“如果我能催动斗气,也不会因它受伤。”针金暗叹。

不管他究竟是白银级别的斗气,还是黑铁级别,当时只要催动斗气防御,蜈足很难刺透他的手臂。

针金观察了毒蛇的身体内部,蛇腹中含有大量未消化完的食物。

少年骑士眼中精芒一闪即逝:“看来这种蜈蛇喜欢吞食猎物脏腑,又嗜血为生,难怪从尸体中钻出来。”

“奇怪。”搜查了两遍,针金感到了疑惑,“这个魔兽体内的晶核呢?”

魔兽能够吸收自然元素,酝酿出属于自身的魔力。这种魔力日积月累之下,又会形成魔力的结晶——便是魔兽晶核!

刚刚出生的魔兽,体内是没有晶核的。幼年魔兽体内晶核很小,成年魔兽都有晶核。

这条血线蜈蛇根本不是幼体,是成熟体,但却没有晶核。这让针金感到困惑。

紫蒂适时解释道:“这座海岛上有很多诡异古怪的魔兽,它们生命气息都很浓郁,但是体内偏偏又没有魔晶。搜救队之前斩杀了一些魔兽,都没有从它们的体内寻找到魔晶。不过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魔兽也都没有展现过任何的类法术。”

“原来是这样。”针金这才了然。

虽然魔兽晶核价值不小,但如果是因为缺少魔晶,让这些魔兽不能运用类法术,那对针金和紫蒂而言,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针金又想到之前目睹的青藤和巨龟之争。

“巨龟喷涌流淌出来的熔岩,的确没有法术的波动,不是它调动体内魔力催发的类法术。而是一种生物本能。”

这不奇怪。

一些龙兽的口腔,就有毒腺袋、硫磺袋等等特殊构造,能够在喷吐气流的同时,将袋子中的毒液、硫磺吐出,形成毒液喷吐或者火焰喷吐。

这也不是类法术,而是生物本身的能力。

解决了血线蜈蛇,针金又再去检查尸体。

地上的两位护卫早已经死透了。

一个人的致命伤在咽喉,整个脖子几乎都被咬断,只剩下后颈的一丝皮肉连着。另外一人更加惨不忍睹——整个脑袋剧烈变形,脑浆混合着血水流淌一地。

这都是致命伤。

而两人的肚腹都是稀烂,这部分的伤势显然是毒蛇造成的。

针金的神情凝重了几分,他站起身来,环顾左右。

他细心地发现,周围的灌木丛中被踩折的很严重。

落在常人眼中,这个场景是纷乱无章的。但针金却发现自己能够毫不费力地,分辨出了哪些是人,哪些是恶狼造成的痕迹。

甚至,根据这些痕迹,他的眼前还描绘出了一份虚拟的行进路线。

少年双眼微眯,视线顺着脑海中浮现出来的路线,逐渐远望开去。

但很快,灌木丛和密林就遮挡住了视野。

针金便迈开步伐,走出十几步,穿出了灌木丛,拐过一株大树。

这个时候,一片罕见的林中空地,就展露在了他的眼前。

紫蒂跟着针金都来到这片空地上。

针金俯视脚下,发现空地上还残留着脚印。

这是因为密林中的地面,几乎都堆积着相当多的腐叶。降雨又很大,导致腐叶中蕴含许多水分。

因此人越重,踩在地面上形成的脚印就越深,并且常常会渗出一些水渍。

空地上的这些脚印彼此间距都很大,这表明脚印的主人,也就是那些护卫们处在奔驰的状态。

针金凝神沉思,暗中推测:“这两个护卫看中了这片空地,毫无遮掩,视野很好,是对付恶狼的上等战场。”

他的脑海中像是情景重放。

“但是当他们在这里据守的时候,忽然发现恶狼在灌木丛中奔跑,似乎要绕过这些护卫前去追杀紫蒂。”

“于是这两个护卫大急,只得放弃地利,冒险冲入灌木丛中企图追击、阻挠恶狼。”

“灌木丛中,两位护卫一前一后,恶狼速度极快,忽然掉转反击,一跃而起,直接咬穿了一位护卫的头颅。”

“随后,它又奔袭到后面的护卫身上,将他的喉咙咬断!”

针金综合尸体、种种痕迹,做出了一系列的猜测。

一股寒意,不由地从心底蔓延全身。

蓝毛恶狼性情残暴凶猛,竟还是如此狡诈。它似乎能洞察人心,采用了引诱、反击复合战术,并且战术执行起来,也非常干脆利落,迅速地就成功猎杀了两位护卫。

整个过程,它还利用了地利,利用了两位护卫的护主心态。

即便掉头进攻,施展致命一击的时候,它都很有策略——

没有头盔的,它直接要尖牙咬碎头颅。

带着头盔的,却是咬断喉咙。

两个护卫的实力没有达到黑铁,但都有青铜级数。本来就不是白银魔兽的敌手,但至少应该给恶狼造成一些伤势。

然而,护卫们最终牺牲的时候,都没有让恶狼付出什么代价。

针金对身后的紫蒂叹息一声:“这头蓝毛恶狼确定有白银实力!”

战斗痕迹是最好的证明,恶狼展现出来的咬合力、跳跃力,都明显是白银阶层的。

针金感慨道:“最可怕的是它拥有骇人听闻的智力,完全超越了寻常魔兽,尤其在战术上的采用,几乎能和人媲美!”

“一般而言,狼都是群体狩猎,采用群体战术。独行的狼都是被狼群驱逐的战败者,或者老弱病残。”

“猛虎才会躲藏潜伏,慢慢接近猎物后,猛然发力,争取一击必杀。”

“之前追逐我们的恶狼,显然很不一般。它采用的战术,比猛虎还要阴险狠辣。”

“我们之前能解决掉它,实在是侥幸!”

紫蒂深以为然地点头,脸色不由泛白几分:“我甚至怀疑过,那头恶狼拥有人的灵魂!我们第一次接触到那头恶狼,是位于队尾的成员被它偷袭。”

“它明明有击杀的能力,却只拖拽着那个护卫奔走,令我们急奔救援。”

“我们队形大乱,给它钻了空子。”

“第一场接触战,我们虽然令它受伤很重,但它杀死的护卫足有三人。”

“损失严重,我们当然十分气愤。但恶狼毕竟是白银级的魔兽,并且早已经消失无踪。我们商量之后,决定继续搜寻大人你,暂时放弃向恶狼复仇。”

“我们中的很多人都认为,这头受伤严重的恶狼会在丛林中被其他猛兽吞食。即便它还活着,也应该被我们打疼了,不敢再来招惹我们。”

“但之后的事实告诉我们,我们都错了。”

“大错特错!”

“第二次恶狼出现,是在六天之后。它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它在傍晚直接奔袭到我们的宿营地。”

“它叼来了一颗蜂巢,甩到了营地中后,便立即退走。”

“随后,一群火毒蜂袭击了整个营地。那些毒蜂连烟火都不惧怕,具备猛烈的火毒。我们好不容易击退了这些毒蜂,但足足有四位护卫被蛰,伤势最严重,都陷入了昏迷。”

“他们浑身发热,我动用了所有能够想到的办法,都不能为他们降温。当天深夜里,他们就都死了。”

“在此之后,我们的队伍就三番五次遭受恶狼的突袭,它成了我们索命的死神,是我们挥之不去的噩梦……”

紫蒂说到这里,怀抱双臂,身躯都在微微颤抖,心中还有相当多的余悸。

针金看着泫然欲泣的未婚妻,啊,她是那么的无助。

少年骑士不由地迈开几步,伸出臂膀,主动地将紫蒂揽进自己的怀中。

少女娇躯一颤,像是受惊的小兔回到了温暖的窝。很快,她的情绪就在针金的怀中稳定下来。

针金轻轻拍打少女的后背,低头看到少女的脸上逐渐流露出羞涩之意。

“我能理解你的感受。”针金温柔地道,“现在,我和你在一起。除非倒下,我会一直保护你,阻止任何伤害你的魔兽。”

“针金大人!”紫蒂眼眸中流露出柔情。

两人继续打扫战场。

两个死去的护卫,一位身穿皮甲,但已经破烂不堪。一位则是带着头盔,还有锁子甲。

针金先取了铁制臂甲,替换到自己的身上——他自己原先身上的皮质臂甲,就在刚刚被毒蛇的蜈足给刺穿了。

随后,他又取走铁制的锁子甲以及头盔,穿戴在自己的身上。

一种安全感顿时油然而生。

装备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生命层次上的差距。

就比如蓝毛恶狼也不愿意用它的牙齿,去和头盔来一场硬碰硬的较量。

至于铁制的靴子,因为不合少年的脚,被针金舍弃了。

除了护具之外,还有武器。

两个护卫一位使用长剑,一位使用弯刀。

长剑的一侧已经有所折损,弯刀却是状态良好。

针金先将弯刀把握手中,挥舞了一番后,眉头微皱。

他放下弯刀,又拿起长剑。

正要舞动,忽然又有一段记忆被引动,浮现在了少年的脑海中。

(昨天新建官方群被封了,大家暂时不要加群了。老伙计们都晓得,举报和非议一直伴随我们,六七年前就是这样了。无妨,前行的路上绝不会少了荆棘和磨砺。没有阻力,又如何能叫征途?今晚我会和管理们商量一下这个事情,也会在原来的群中冒个泡。很抱歉的是,我无法一一回复私聊了。一个人的精力实在太有限了。但大家的鼓舞和安慰,我都看得到,也都记在心中。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