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8节:狂暴药剂全文免费阅读

第8节:狂暴药剂

矿洞中,少年少女的脸上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居然还活着!

紫蒂先站起身来,她看到地面上的足迹。那头洞中的凶猛怪兽每一次踩踏,都在地面上形成一道浅坑。

这头猛兽的体格和威猛顿时可见一斑。

没有踩在少年少女的身上,更是一件侥幸至极的事情。

“大人!”紫蒂企图将针金搀扶起来。

然而针金的体重,再加上护甲,不是紫蒂这样纤弱的魔法师能够轻易挪移的。

最终,紫蒂只能拖拽针金一小段距离,让少年半靠在洞壁上。

针金此时的状态非常恶劣。

紫蒂触碰他时,发现的身躯十分滚烫,简直和山洞中的奇特矿石一样。

药剂的效果消失了,从针金身上传出来的恶臭似乎比之前更加浓郁,恶臭几乎让紫蒂窒息。

针金虚弱地开口:“走,紫蒂,离开这里。”

他现在连摇头都不行,轻轻摇晃头脑,都可能令他彻底昏死过去。

针金面前抬手,看着自己的手臂,他的视野中浮现出了好几条手臂的幻影。

他的整个皮肤都变得又红又肿,整个人像是膨胀起来,体温非常的高。

他的眼皮子都开始肿起来,视野受到严重的影响。

紫蒂察觉到这种情况,像是掉进了绝望的海中,几乎要溺水而亡。

她知道火毒的厉害。

曾经探索队中的成员,就死在火毒之上。

这些不幸的人死之前饱受折磨,死的时候,他们的双眼都肿得高高鼓起,连一条眼缝都留不出。

他们的咽喉、鼻腔也肿胀至极,呼吸极度困难。

死因就是窒息!

针金乃是白银层次的生命体,但是仍旧抵抗不住火毒。

他体内的火毒积蓄得太多了。

火毒蜂的凶残,实在令人惊悚。

面对针金的再次驱赶,紫蒂摇头:“我不走,我不会放弃的。大人,我可以配置药剂,我一定能配置出正确的药剂来!我们还有希望,求求你也别放弃!”

针金的视野开始模糊了,像是粘稠的胶水开始粘住眼皮和眼球,不管他如何用力,都睁不大双眼。

在他模糊的视野中,他看到紫蒂哭泣着,直接坐在地上,从腰间精致的小皮包中掏出一个个药剂瓶。

她在地上倾倒药剂,很快就将地面腐蚀出了一个小小的圆坑。

随后,她开始调配药剂,将好几只药剂混合在一起,再从怀中取出许多种干枯的草叶和根系,先是碾成碎末,然后在倒入圆坑中。

咕嘟咕嘟……

圆坑中的混合药剂,开始冒泡。

紫蒂紧紧盯着药剂,不断调配,时而擦拭自己的双眼,似乎药剂很辣眼睛。

针金还想要再劝,但短短几个呼吸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了。

他的喉咙像是着火了一般,肿得让他咽口水都十分困难。

他的舌头麻木至极,以至于他根本感觉不到舌头,似乎他就根本没有这个人体组织。

很快,他的意志开始涣散,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对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丧失了察觉的能力。

在迷迷糊糊当中,他感觉到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他的口腔,滑落到他的咽喉。

他的咽喉像是堵塞的石块紧紧地堆积在一起,但在清凉的液体滋润下,这些石块迅速消融,很快就溶解出了一道通畅的道路。

清凉的液体因此落入针金体内深处,逐渐蔓延开来。

知觉开始迅速回到针金的身上。

针金睁开双眼,看到紫蒂模糊的人影,几乎贴在自己的身上。

少女的双手沾满药剂,在针金身上四处涂抹。

针金穿着锁子甲,但因为身中火毒,导致皮肤发胀,被锁子甲勒得很紧。

在药剂的帮助下,这些通红膨胀的肌肤像是泄气了一般,迅速萎缩下去。

随之而来的一份刺骨的冰寒之意,甚至让针金当场打了一个哆嗦。

山洞的温度很高,紫蒂忙活一阵,很快大汗淋漓,原本宽松的法袍,因为汗水而紧贴在了身上。

涂抹药剂结束之后,少女的一双紫眸熠熠生辉,盯着针金一眨不眨,满是期盼之色。

针金如同一位溺水将亡的人,被人就上了岸后,又拍打出了胸腔中的水。他张开嘴,大口呼吸。炙热的空气呼入体内,他却感到一种久旱逢甘霖的幸福!

渐渐回过神来,针金还发现自己张着嘴巴,还不断地向外流口水,口水已经流淌了一地。

落在紫蒂眼中,她清楚地看到:针金全身在迅速消肿,状况改善得十分明显。

“大人,你醒了!”看到针金的双眼彻底清明过来,紫蒂饱含惊喜。说实话,她配置药剂其实并没有多少把握。

“我昏过去多久了?”针金询问。

“只有几分钟。”紫蒂立即答道。

针金立即心头一松:“我们快离开这个山洞。”

毫无疑问,这是一处险地。

之前火毒蜂群狼狈逃窜,很大可能会是洞中怪兽得胜。

一旦得胜回巢,少年少女就是怪兽的盘中餐了。

继续深入山洞,是很有风险的。

谁知道这里有没有其他岔道?没有的话,这就是彻底的死路一条了。

紫蒂拖拽着针金起身。

针金扶着洞壁站立起来。

洞壁滚烫,从手套上传出烤焦的臭味,但针金却很欣喜。因为不管是滚烫的感觉,还是烧焦的臭味,这都是人体正常的感受。

之前,他都感受不到。

更令针金感到惊喜,还有一丝疑惑的是,他感觉自己体内激荡出一股力量,并且这股力量越来越强。

看到针金露出疑色,紫蒂带着惶恐和内疚的神情解释道:“大人,对不起,我在药剂中添加了许多狂暴药剂。”

狂暴药剂饮用之后,能够临时激发体内大量潜能,让战力上涨一大截。但它后遗症也相当严重,可以说对人体损伤很大。

“你做的很对!不必自责。”针金拍拍少女的肩膀,缓解后者的不安。

“我们快走。”针金催促,尝试自己迈步。

头脑的眩晕还是有,但是程度减轻了很多。针金旋即发现:自己能够独立行走,甚至奔跑。

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针金甚至感到锁子甲都有点轻飘飘的。

“看来狂暴药剂充分刺激了我的生命潜能。只是,一旦到达时限,药效一过,又会怎样呢?”

这个巨大的隐患,让针金心头充斥阴霾。

正常情况下,狂暴药效一过,人就会陷入到极端虚弱的状态。

针金本就身中火毒,紫蒂的药剂仓促配置,并未真正解决火毒。更多的是依靠狂暴药剂和其他药剂配合,让针金的生命力爆发,抵抗住了火毒而已。

“不管如何,我要趁此机会逃脱险境。即便我走不脱,也要尽力拯救紫蒂!”

针金已是萌发了死志。

他清醒的时间很短,记忆也很残缺,但他却知道:

“紫蒂是我的的未婚妻,和我的关系似乎有些复杂,可能蕴藏隐情。”

“但她能够始终陪伴我身边不离不弃,甚至一度为了我,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不管面临多大的风险。”

“这样的少女,我又拿什么来回报呢?”

“身为一位骑士,我却连自己的未婚妻都保护不了吗?”

针金暗自发誓,拼尽自己的一切,也要维护少女。

两人携手,在山洞中奔行。

很快,他们就来到洞口处。

从外面传出野兽搏杀的嘶吼声。

洞外的战斗焦灼万分。

针金和紫蒂都有些惊疑不定起来,相互对视一眼后,悄悄接近洞口向外偷看。

火毒蜂群早已经消失,眼下交战的是另外两方。

一方就是从山洞中狂奔而出,驱赶了火毒蜂群的那头怪物。

这头怪物体格粗壮,好似棕熊,但却长着猴子的粉色尾巴。它人立而起,两只脚是熊脚,但上肢却不是熊爪,而是类似猩猩的手。

它的每一只手都有四指,指甲尖锐漆黑,长得很长,像是黑铁一般的质地。

另一方是黑豹一样的野兽。但是它们没有皮毛,身体表面长满了鳞片。

不仅如此,它们的额头还长有一只独角,形状像是犀牛的角,却非常尖锐。

猴尾棕熊只有一头,鳞角黑豹却多达十几只。

从外溢的气息上判断,猴尾棕熊是白银级别的魔兽,鳞角黑豹大多数是青铜魔兽,只有头领和个别几个,拥有黑铁生命的气息。

豹群将棕熊围困在中心,双方展开厮杀。

棕熊强大,单独的黑豹无法匹敌。黑豹扑击过来,几乎都被棕熊一巴掌拍回去,但黑豹很快就站起身来,显然豹体坚韧强壮,十分能抵抗这样的重击。

看着两方僵持不下,针金和紫蒂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浓重忧愁。

他们若是冒然冲出去,恐怕会被豹群围攻,直接撕成碎片!

“大人,如果有机会,你就冲出去吧。不用管我。”紫蒂低声道。

针金摇了摇头,没有闲情来反驳他的未婚妻。

即便是他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冲出兽群的围堵。

更要命的是,他还要带着紫蒂逃生。

这样的难度太高了!

并且……

针金本身的状态也充满了隐忧。

一旦药效过了,被压制的火毒重新发作,就已是一项对针金生命的巨大威胁了。

该怎么办呢?

“如果能有斗气,能让我运用斗气的话……”

针金感到憋闷和苦恼。

他体内就藏有武器,但却没办法运用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