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兼职孟婆 > 第十六章 古舟沉尸(2)投河的女人全文阅读

第十六章 古舟沉尸(2)投河的女人

我并不是冷血,但是这事到底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报仇要拉着我?

宋沐寰站了起来,笑吟吟的说:“只是活人的事就算了,来请孟婆相助,当然是因为有死人的事。”

“你居然……你连这个你都……”我语塞。

他接着说:“都是吃死人饭的江湖人,没个情报信息网怎么行,说远了,你祖上与我的祖上还颇有渊源呢,以后再慢慢给你说。还有,也不能让孟婆小姐铤而走险毫无回报,这样,我知道你在找人,找一个叫柳三江的人,我答应你,回来之后我一定尽全力相助。”

www.huanyuanshenqi.com

我无话可说,快速收拾了东西跟着他到了滨江路7段13号渡口。我一看就皱了眉。这是什么旅游公司,怎么会选这种渡口?从滨江路到河边的通道几乎已经被荒草淹没了,站在公路边是完全看不见有这么一条路的,可见常年根本没有人行走,早已荒废。

那艘停在河边的趸船,锈迹斑驳,没有顶,铁栏也残破了,像个幽魂似的飘飘忽忽在江面上。而那艘所谓的游船,根本就只是一艘老式的两层小型渡船改建的,船头扬着五星红旗,船体写着“兴隆号游轮”,虽然重新漆了油漆,又挂了彩条做装饰,可轰鸣的发动机声音就像个七八十岁的老人的咳嗽声一样标注着它的风烛残年。

趸船上,早已聚集了几个人。一个小个子男人看到我们,终于挥了挥手大喊:“齐了齐了,木先生和太太到了!”

我白了他一眼,原来是伪装成了一对夫妻啊,事先竟然也完全不告诉我一声。

宋沐寰却伸手揽了我的肩头,露出一个僵硬的笑,然后对那小个子说:“我们是不是迟到了?不好意思,我家宝宝太贪睡了。”

我要吐了。

那个小个子,就是导游卞胜华。他就召集了所有人,然后拿出一个小册子开始说话:“咱们集一集合,这回探险队加上我一共是七个人,我再把人员确定一下。赵春分。”

我看到满是络腮胡一个中年大叔无力的挥了挥手:“在这儿呢。”

他一开口,旁边一个白净消瘦的男青年就皱眉扇了扇自己的鼻子前面,也难怪,这大叔嘴里全是酒气。

“方雄。”

原来就是那个男青年,他一只手拿着一个微型摄像机摆弄着,并不理人,看来是个摄影爱好者,脾气还有点怪。他眼睛时不时嫌弃的瞟了眼大叔,手还是兰花指,跟他的名字还真不符。

“卢静。”

一个低着头的年轻女孩举了举手,她很漂亮,但是戴着眼镜,我发现那眼镜其实没有镜片,大概是为了遮住她眼下浓重的乌青吧。

“咦?还有一个呢?”卞胜华还没喊出名字,单看人数就少了一个,“明明刚刚还在的啊。”

“这儿,这儿!”远远的,就看一个壮硕的身影从游船上跳下来,“上厕所去了。”

我定睛一看,这世界能不能再小点,这不是我小青梅冯菲菲吗?

她走近了也看到了我,大喊:“小煊啊!你怎么也……”

我也挺高兴,说:“是啊,你不用训练吗?”

“嗨,我本来就喜欢探险,你忘记咱俩小时候爬后山的事儿了?这段时间训练得有点不顺,就休了假,我就在网上看到这个,投了个申请,想不到居然中了!最想不到的,还遇着你了!太好了吧!”她很兴奋。

我们俩寒暄着,卞胜华喊了一句:“冯菲菲,还有木环先生和太太,这下齐了!咱们登船吧,依着我刚刚点名的顺序,就是各位的房间号,请先放好行李,稍作休息。一个小时候船尾集合。”

冯菲菲也很意外我竟然是以木太太的身份来的。又看了看我身旁的宋沐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一直用胳膊捅我,那难以置信的样子也真逗趣。而我只能回她一个尴尬的笑。

宋沐寰牵着我的手走在冯菲菲后面,领到了7号房,然后跨过斑驳的趸船,踏上了摇晃晃的“兴隆号”,开始了这诡异离奇的古舟洞神秘探险。

古舟洞,在长江流域重庆段下游靠近奉节的地方有一座叫做“巴水”的小山,因为山中有温泉而得了“巴水”这个名字。“巴水”是土家话,意思是热水。三年前,入夏连续的强降雨造成山体滑坡,巴水山竟然斜裂开一个巨大的山缝逐渐形成一个坑洞。洞里发现了数十只尖头圆尾,能载十人左右的古代舟船。

这个发现太惊人,全国各地的考古专家都来了,最初判定是南宋时期的文物,因为木质腐烂严重,已经很难搬运,所以划出保护区域就地研究。

不过,谁也没想到的是,暴雨持续加强,没几天就让山体彻底坍塌,将整个重见天日的文物区再次被埋。上天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跟人类开了一个玩笑,,把秘密再次掩埋在时间的尘石里。

宋沐寰跟我说,第二次坍塌埋住了两位看守的工人和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专家,这事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上面批复的意见就是在没有确定是否还有危险的时候,暂时维持现状。于是到现在也没有动静。

但是,民间的探险爱好者对那个神秘的洞穴非常感兴趣,他们搜集各种当初专家们留下来的线索,也有不少实际前往探险寻路的,咱们参加的这个旅行探奇也就是其中之一。不过鲜少有找到入口的就是了。

“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参加?”这是我最想问的。

还没等宋沐寰回答,敲门声起,我看了他一眼,起身打开。

“木太太!”冯菲菲壮硕的身体一把搂过来,我差点闪了脖子。

她倒一点不客气,拽着我一屁股坐到我们房间的床头。房间也确实非常简陋,就是以前的船员室改的,只有一张床,床边是一个折叠式小桌板,上面是一个网状架子可以放行李,角落有个特意加装的小浴室和卫生间。

“你快点老实交代,啥时候扯的证啊?你这个……”她斜着眼看我,又瞟了一眼半躺在床上正翻看一本杂志的宋沐寰,小声说,“这个等级也太高了吧?你是不是上辈子拯救宇宙了?”

以她的嗓门,又是这么小的房间,哪里会听不到?而且明明就是故意让宋沐寰听见的吧。果然那家伙得意的笑着呢。

我还有点不高兴了:“怎么地,这话说的,我还配不上他来着?”

冯菲菲大笑:“傻啊,你怎么这样想啊?你是肯定配不上啊!“

我俩还像小时候似的闹了一会,忽然听到有人大喊:“卢静!你干嘛?”

我们面面相觑感觉事情不对,声音是从船尾传来的,我们冲出房间跑了过去。

是导游卞胜华,他正鬼吼鬼叫朝外倚着栏杆,半个身子都探出去了。

我们三个走近了,方雄也赶到了,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大事不好!卢静掉进了江水里,随着流水不断沉浮,黑色的长发漾在水面上,像极了一只黑色的水母。

船还在行驶,眼看着卢静的身子越沉越下去,越来越远。

宋沐寰二话没说,脱下鞋子就翻越栏杆跳进水里,同时还对卞胜华大喊:“叫船长停下。”

卞胜华早就吓得没了血色,“哦哦”了两声后,连跑带爬的往船头跑。

我和冯菲菲也吓坏了,跟方雄一起站在栏杆边看着。

只见宋沐寰只摆动三四下臂膀,就游到卢静的身边,然后从她身后单手绕过她的脖子往船游过来。这时,船慢慢停了下来,我赶紧在甲板上找到一个用绳子捆好的救生圈朝他扔了过去。冯菲菲力气巨大,很快就把两个人拖了上来。

卢静已经没了意识,显然喝了不少水。

宋沐寰撕开她白衬衣的领子,将她翻过身来拍着背。她哇啦哇啦的吐出几口水,又使劲的咳嗽了起来。看来是没事了。

我跑回去房间找了一条毛巾,再回到船尾,场景就变了。

卢静紧紧的抱着宋沐寰的脖子,整个身子都倒进他的怀里,嘤嘤的啜泣着,看着那场景还真是英雄救美后,美人投怀送抱的动人画面。

宋沐寰并没再碰她身体,只是说:“回房间休息吧。”

我和冯菲菲一起扶起她把她送了回去,陪着她换洗整理,她从头到尾都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

“吓坏了吧?挺可怜的。这船够简陋的也没有安全保护措施,她那瘦身板,一阵风都能刮没了。”冯菲菲撇撇嘴。

我们回到船尾,卞胜华说发生了变故,赵春分又醉的没动静,上午就先不集合了,中午11点会停靠在长寿区江边一个叫红坝的小镇,也是我们吃午饭的地方,到时候再集合。

方雄骂骂咧咧的往自己房间走,我不敢跟他说话。偷偷问卞胜华卢静怎么就掉下去了。

卞胜华愣了一会,摆出非常歉疚的脸说:“哎,她太不小心了,也是我没看好。”

回到7号房,宋沐寰准备收拾收拾换洗,我就坐在床边等着。

我听着淋浴间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问了句:“听得见吗?”

没有回话。

直到宋沐寰换洗完毕出来,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坐到我身边说:“稍微睡一会。旅行会消耗很多体力。”

我有太多问题要问,可宋沐寰一点没有要理我的意思,倒头就睡。

真是搞不懂这个人,我气闷,也没有睡意,更是绝不会跟宋沐寰同一个床,就叫了冯菲菲去船尾一边看着江景,一边聊天。

我为了尽量避开她问我和宋沐寰的“感情问题”就一直询问她的事。没想到她居然不是单身,而且还是个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我本来还吃着狗粮,一听这就眼睛发亮了,这不是上天赐给我的枪手吗?我忙把市场分析的是跟她说了。小青梅就是小青梅,够意思,马上打电话给她男朋友布置了任务。好吧,算是搞定了一件事!

聊着聊着,船缓缓往岸边靠过去,这是到了红坝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