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次元小说 > 木叶村的五代目被我预定了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夏彦的力量(求订阅全文阅读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夏彦的力量(求订阅

夏彦口中有趣的东西,在猿飞日斩看来就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事情。

猿飞日斩现在真的也很茫然,他做梦都没想到团藏会疯了,甚至他都在想自己为团藏做了那么多,到底值得吗?

只不过猿飞日斩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团藏这个家伙除非直接死了,不然他就必须要救!

这是一个让他很尴尬的情况,同样也是一个让他很无奈的情况。

团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可以说在某些程度就是他的原因!

团藏是他的影子,团藏所做的事情基本都是他说默许的,这个家伙知晓了猿飞日斩大部分的秘密。

如果团藏因为某些原因落在了像千手夏彦这样的人手里,那么猿飞日斩可以断定,这小子绝对会挖出所有的秘密!

那么到时候可能发生的事情,就绝对不是猿飞日斩原因看到的东西。

因为这绝对会对他们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产生毁灭性的冲击!

除此之外,猿飞日斩之所以不断的去救团藏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私人方面的情感。

团藏是他从小到大的挚友,这样的感情是真的无法被磨灭的,除此之外团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还真是他的功劳。

因为团藏想要当火影,这是在无限制的挑战他的权威,他自然不能允许。

因此他开始给团藏打造刻板印象,不断让团藏在村子内,甚至在整个忍界都变得让人胆寒,让人厌恶。

如此黑暗之人,如此上不了牌面之人,自然是不能成为沐浴在阳光之下的火影啊!

可以说,是他一手毁了团藏的未来,是他一手把团藏推进了黑暗的深渊。

也是他不断的在放纵团藏,让团藏感受到权利的滋味,让团藏坚信自己可以成为火影,从而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

此时的团藏,已经距离火影越来越远了,而距离深渊却又越来越近了啊。

“团藏,你到底干了些什么?”

团藏到底干了些什么,猿飞日斩不知道,但是夏彦却非常的清楚,这位团藏老兄又给自己送大礼了。

不过稍微有些可惜的是,夏彦并没有打算现在就干掉团藏这个家伙,因为这绝对不符合他的利益。

但是如此大的一个把柄握在了手里,夏彦还真可以好好的去拿捏团藏,甚至是狠狠的逼迫猿飞日斩了!

一想到这里,夏彦的内心就不由得更加的高兴起来。

至于眼前这些根部,虽然他们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可夏彦还真没有太把他们当一回事。

因为此时此刻,他的种子已经彻底布置好了!

忽然,天空中三名根部高高跃起,他们手中的忍刀向下泛着寒芒。

下一刻,三把长刀不分先后的朝着夏彦身体刺了过去!

他们的速度飞快,到底是根部的精英,而夏彦似乎站在原地根本没有任何移动的意思。

不过就算他没有动,这些根部忍者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他们忍刀贯穿夏彦后却像刺在了空气中一般。

“不好!”

这一刻,这些根部们骤然回过神来,因为他们眼前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集中的不过是一个残影罢了!

这样的速度,简直让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这样的速度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施展得出来的。

“啊!”

然而他们根本来不及多想,一个根部忍者忽然就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惨叫。

这会儿他们在注意到,他们的一个同伴胸口已经被贯穿了!

“是飞雷神之术,那么熟练的飞雷神,这个家伙不是白牙。”

不是白牙,那么自然就是夜莺!

这一刻他们压机意识到自己到底面对的是谁了,然而也就是意识到了他们也清楚,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退路可言。

或许从接到这个任务开始他们就清楚这一点,只是现在变得更加强烈了而已。

“干掉他。”

这两个根部忍者没有大喊,也没有多少的慌乱,好像他们的根本就不会有过多激动的情绪。

他们只是快速的挥舞着手中的忍刀,完全不要命一般的朝着夏彦进攻而去。

面对这样的进攻,夏彦身影微微一闪,他也没有使用什么飞雷神之术,整个人就如同一道鬼魅般迅速在两人夹击的缝隙中穿行。

“嗡!”

一刀挥出,那带着湛蓝查克拉的忍刀直接划过了一个根部忍者的胸膛,血雾宛如不要钱一般的直接绽放开来。

夏彦根本没有去在意这个家伙的死活,在干掉一个人后,他的身体微微一顿,随后快速的一个转身。

他的身后的那个根部忍者已经狠狠的朝着他一刀刺来,这一刀速度快的让人发指,而夏彦似乎也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

“噗嗤!”

下一刻,这根部的忍刀直接贯穿了夏彦的胸口。

然而这个根部忍者没有丝毫的喜悦,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一刀根本没有砍中夏彦,他已经察觉到夏彦之前的查克拉波动。

“嘭!”

果不其然,伴随着一声闷响以及烟雾的萦绕,他发现他的忍刀正插在一块木板之上。

“表现的不错吗,速度很快。”就在这时,夏彦那温和而轻柔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起来:“不过很可惜,还是差了一点啊。”

这个声音让这个根部忍者毛骨悚然,他快速将忍刀从木块上抽了出。

只是他根本来不及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夏彦已经一刀刺穿了这个家伙的胸膛!

然而做完这一切,夏彦根本没有任何的停歇,他的体内的查克拉微微涌动,下一刻他就再一次消失。

“火遁·豪火龙之术!”

在他消失的一瞬间,一条庞大的火龙已经恶狠狠的朝着他撞了过来,这个刚刚被夏彦干掉的根部忍者瞬间被烧成了焦炭。

“糟糕!”

剩下的八个根部成员都知道现在他们的麻烦大了,其实在知晓他们面对的夏彦时,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切。

但是他们就算意识到,也绝对不会想到他们一共十二人,满打满算不到一分钟就已经被干掉了四个,这就是在有些恐怖了。

而现在这个木叶夜莺再一次消失,这让他们立刻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不能在这样下去了!”

这八个根部中那个矮个子棕色长发的小子再也无法忍受了,他双手快速交织在了一起,下一刻庞大的查克拉在他的体内涌动了起来。

“木遁·木锭壁!”

......

“木遁?”

猿飞日斩愣愣的看着那一排木柱从地下弯曲而上,形成拱璧保护那两人的术,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一时间还没有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甚至他都在想这个小鬼该不会是千手一族的成员吧?

不过这样的想法只是在他脑海里面微微一转,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

夏彦这个家伙根本不会信口开河,而且他们也不是没有进行过关于千手柱间木遁的解析。

难不成,这个小鬼就是那个成功的试验品吗?

猿飞日斩虽然没有直接管理根部,但是对于根部的很多情况他还是知道的。

就比如团藏曾经在大蛇丸那里带走了一个少年,之后他更是对这个少年进行了倾心的教导。

这些事情猿飞日斩从来都没有说过,就好像他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但实际上他早就将这一切看在自己的眼里。

他真的做梦都没有想到,团藏这个家伙居然把这小子给放了出来并且袭击他,最要命的是夏彦这个正儿八经的千手一族成员,跟就在他的身边啊!

“木遁啊。”

就在这时,夏彦的声音忽然在猿飞日斩的耳边响了起来。

“还真是有意思不是吗,之前我就感觉到这个小子身上有不一般的查克拉。

这股查克拉和我很像,没想到居然是这样。”

猿飞日斩沉默的看着这一切,面对夏彦的问题他一时间根本无法给出任何的回答。

该怎么说?

难道说这个小鬼是千手一族的,只是被他们带着随后精心培养,从而开启了木遁吗?

这个答案显然是一个极其麻烦的回应,因为这已经涉及到窥视血继的问题了。

而且这个小鬼假如被夏彦带走,那么必然会夏彦想尽办法的弄到记忆和情报,这样很难说会暴露出巨大的麻烦。

而实话实说?

这更加的不可能,告诉夏彦我们刨了你先祖的坟,然后用他的遗体做实验结果成功了,出现了眼前这个小鬼?

这样的回答,引来的麻烦绝对不比第一种要差,甚至会更加的可怕和更加的让人窒息!

“看来,火影大人也不太清楚这件事啊。”

夏彦故意开口说道,随后他就微微叹了口气。

“既然如此,那就把使用木遁的人抓住就好了,至于这些根部的忍者.....”

说到这里,夏彦微微一顿,与此同时他已经进入到了仙人模式当中。

他的双手快速结印,磅礴的查克拉顷刻间奔涌而出,大地在这一刻疯狂的颤抖了起来!

“仙法·木遁·树界降临!”

夏彦根本没有隐藏实力,又或者留一手的想法,不适用仙术他的木遁也绝对不会比未来的大和差。

更不要说现在的大和,这小子的木遁在夏彦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要知道原著之中卡卡西面对这个岁数的大和,还真是瞬间就放翻差点给干掉了。

卡卡西是夏彦的部下,他们两人的关系一直算是很不错,而卡卡西在面对夏彦的时候,可是根本都占据不到任何的优势。

夏彦现在的实力去面对此时此刻的大和,又或者说是代号为‘甲’的这个小子,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

但是夏彦就是想要让猿飞日斩看看,木遁和‘木遁’之间其实还有着巨大的差距。

这种能让猿飞日斩感受到压力的事情,夏彦可不会拒绝的。

“轰!”

刹那间,那不断在摇曳的大地下迸发出无数的枝蔓。

而这些枝蔓也快速生长成了一棵颗树木,这些树木就如同连根拔起,在一瞬间内就能制造出一片森林!

这片森林中的树木完全被夏彦掌控着,在他的操控之下,这些树木狠狠的朝着那龟缩在原地的木锭壁。

“嘭!”

一根树枝用力的抽了过去,瞬间这个木锭壁就出现了巨大的裂纹,虽然还没有彻底破裂,但是却肉眼可见的这个术怕是抗不了多久了。

“嘭!”

根本没有给这些根部任何的机会,夏彦再一次操控着树枝狠狠抽了过去,而这一次这个木阵壁再也无法抵挡了。

顷刻间,这个木锭壁被打得支离破碎,而躲在这里面的根部忍者显然也很不好受。

虽然木锭壁保护了他们,但是那剧烈的震动带着无形的力量,依旧传递到了内部并且分担到了他们的身上。

不过他们即便现在再如何的难受,他们也知道要躲避接下来的攻击,尤其是看到那粗壮的树枝朝着他们缠绕而来,他们更加不可能在原地等死!

可惜的是,夏彦木遁移动的速度可比他们的速度要快的多了,只是眨眼间就有一个根部忍者被木遁给卷上了!

“啊!”

这个根部立刻发出了一声惨叫,而他的身体也明显开始变得消瘦了起来。

树界降临本身就是可以吸收敌人查克拉的术,被木遁缠绕上就连尾兽都要绝望,更别提是人类了。

“嗖!嗖!嗖!”

不过也就在这时,根部的其他忍者也朝着夏彦发起了进攻,数把苦无发出破空的声响快速朝着夏彦刺来。

他们显然也认清楚了现状,如果不搞定夏彦那么他们绝对走不出去,更别说袭击猿飞日斩了。

可惜他们的攻击只能算作是无用功,夏彦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移动,那些树木就已经快速挡在了夏彦的身前,并且将这些苦无全部给挡住了。

“木遁·暴枪树!”

大和也不甘示弱,他同样也快速结印并且释放出了一个木遁,只见多个木质藤蔓枝从他身体伸出,随后不断的变大并且狠狠的撞向了夏彦的木遁。

可是让人目瞪口呆的是,他的木遁撞向了夏彦的木遁后,夏彦的木遁根本没有一丝的波澜,但是他的木遁居然直接裂开了!

“这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猿飞日斩默默的在一旁看着,再见到这一幕时他整个人也显得有些麻木。

力量是有本质差距的,这一点作为火影的他自然非常的清楚,但是当差距达到让人只能感觉不可思议时,剩下的也只有绝望了。

猿飞日斩虽然错愕自己被团藏袭击,但是当他注意到袭击他的人里面居然也有使用木遁的人,他内心也忍不住有些好奇起来。

他也很想知道,被实验锻造出来的木遁使用者,和夏彦这种千手一族的成员自然觉醒,到底有多少的差距。

然而现在他似乎知道了,这个差距好像大的让人有些绝望啊!

说着两人完全不是一个次元的存在都没有问题,这两个木遁的查克拉质量与数量,都是天差地别的存在。

要知道这个小鬼虽然年纪比夏彦要小,但是他实验成功并且得到团藏的培养也有不少的时间了。

而夏彦则觉醒木遁没有多久——或许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没有拿出来使用,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过猿飞日斩还是倾向于才觉醒没有多久,要是他早有这样的力量,他恐怕会更早的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个锻炼多年,一个才刚刚觉醒,两者间的差异就如此之大了。

这恐怕也注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通过实验他们确实拿到了木遁,但是同样的他们的实验也失败了啊!

“火影大人。”

就在猿飞日斩沉思的时候,夏彦的声音忽然惊醒了他。

他立刻回过神来,而这时他也发现,除了那个小鬼之外,几乎所有的根部都已经被夏彦的木遁给抓住了!

只不过那个小鬼也被夏彦的木遁不断围攻的极其狼狈,但夏彦始终还没有下黑手。

“怎么了?”

猿飞日斩深吸一口气,突然的脑海中快速思索着,要如何回答夏彦有可能提出的问题,但是夏彦的话却让他瞳孔瞬间放大。

“火影大人还请你帮个忙,希望你帮我施展一下火遁。”

夏彦轻轻摘下了面具露出了自己面庞,他此时看上去异常的温和,但是他的话却让猿飞日斩宛如遁入冰库!

“只要有树叶飞舞的地方,就有火在燃烧,火的影子照耀着村子,新的树叶就会发芽。

这可是火之意志的传承与表现,这也是一种特殊的意志表现。

不过在我看来,这同样也是一种力量的传达,木遁与火遁的交融能迸发出更大的威力。

而这也是木叶村当初建立时,两个家族自身力量的表现,毕竟一个是施展木遁的,而一个则擅长火遁。

很遗憾今天没有宇智波在这里,而我本人火遁锻炼还没有到家。”

说到这里,夏彦微微转头看向了猿飞日斩,他无视了这个老头那已经略显冰冷的目光,依旧微笑着叙述到。

“不过很荣幸的是,我的身边有一位火影大人。

我想火影大人是不会吝啬施展火遁,让我重温一下当年建立木叶时,真正属于木叶的力量吧?”

夏彦这句话说完,他就不在言语,而猿飞日斩此时的脸色已经彻底的变了。

一股庞大而又极其强悍的气势瞬间从他的身体中涌出,这股气息瞬间对着夏彦扑面而来,顷刻间夏彦似乎都有一种要窒息的错觉!

真不愧是忍雄,这样的威势真不是一般忍者能够释放得出来的。

此时的猿飞日斩可不是日后那个垂垂老矣的家伙,哪怕他确实已经走到了一个忍者全方位素质巅峰的末端,但他依旧是站在巅峰的人!

面对这样的猿飞日斩,夏彦也有些稍微的开始收敛了自己那种虚伪的态度。

在此之前能让他做到这一步的也只有波风水门而已,哪怕是带土也还没有逼迫他做到这一步。

不过当时的波风水门可没有任何杀意,而此时的猿飞日斩却已经酝酿出了杀意,夏彦显然已经彻底把他激怒了。

不过无论他的态度如何可怕,夏彦也不见得真的会害怕,他依旧凝视着猿飞日斩,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回应。

“不要太过分了,夏彦部长。”好半天,猿飞日斩才沉声说道:“这对你我都有没有任何的好处!”

“是吗?”夏彦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火影大人,有些事情做的太过分会遭天谴的,甚至是会出现意外,死在一场旅行之中呢。”

话音落下,那属于夏彦的气息也非常的溢散而出,顷刻间他和猿飞日斩的气息在半空中对撞在了一起。

这样的情况也在一定程度上救了那些根部的忍者,因为夏彦显然已经把目光彻底的放在猿飞日斩身上,自然没有在继续控制那些木遁了。

但是那些被他木遁困住的根部忍者也没有办法挣脱,到底是被木遁吸收了半天的查克拉,早就已经吸得他们神志不清了。

这会儿也只能算是稍微让他们减轻了压力而已,他们本身根本没有办法逃离囚笼。

同样的大和也的压力也变轻了不少,虽然这些木遁依旧在围攻着他,但他也表现的游刃有余了起来。

“就算我死了,你也不可能成为火影,甚至你都不可能成为代理火影!”

猿飞日斩率先动了,他狠狠的一拳朝着夏彦打了过去。

偷袭永远都是忍者最常用的招式,除非力量碾压到了极致,不然谁也不会放弃这样最实用的战斗方式。

不过猿飞日斩显然也清楚,自己的偷袭不见得能对夏彦这样的对手造成什么麻烦。

果不其然,在他的手触碰到夏彦的瞬间,他就已经在准备瞬身术了,而当他察觉到自己打中时手感有着明显的差距后,他立刻瞬身术拉开了距离。

“影分身之术!”

只是瞬间,猿飞日斩就已经完成结印,足足有十个影分身在这一刻被他凝聚而成。

很显然,猿飞日斩知道面对夏彦这种擅长飞雷神的忍者一对一下场简直难以想象。

因此他需要有足够的诱饵来分散夏彦的注意力,给他创造出足够的空间与时间才行!

“漂亮的抉择,火影大人真是宝刀未老啊。”

夏彦的声音从一旁的树上传了过来,但是下一刻就直接在猿飞日斩的耳边回荡了起来。

“但是火影大人,你觉得我清理你这些影分身需要多久时间?”

猿飞日斩双瞳微微一凝,不过他没有被夏彦的话所动摇,他再一次飞速结印起来。

beqege.cc

“通灵·猿猴王·猿魔!”

伴随着烟雾的萦绕,一只猿猴出现在了猿飞日斩的身旁,只是这一可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因为他的影分身已经被清理的一干二净,并且他也差距到夏彦朝着他快速而来。

根本来不及多想为什么,夏彦能准确的清理掉他的影分身却没有干掉他,也根本来不及去思考夏彦为什么会忽然放慢了速度。

他双手狠狠直接合十,伴随着查克拉的涌动又一个术已经完成了。

“土遁·土陆归来!”

瞬息之间,又是一个土遁被他完成,同时他直接一把抓住猿魔的手臂狠狠向后一跃,跃动的过程中他单手已经完成了一个印。

“多重影分身之术!”

巨大的浓烟一时间在这片森林蔓延,不得不说现在的猿飞日斩依旧是一个可怕到极致的忍者。

哪怕他没有什么血继可言,但是对术的掌控真的已经超出了一般的认知,尤其是他具备所有的查克拉属性,他可以做到毫无凝滞的施展任意一种属性的忍术!

“没时间解释那么多了。”

猿飞日斩完成这一切后,就带着猿魔隐藏在了一个大树之后。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影分身,并且影分身身边都带着一个猿魔,他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变身如意棒吧,我现在说面对的对手,实力绝对不会弱于我的老师,甚至他还有初代目火影的力量!”

“初代目而二代目结合.....”猿魔显然愣了一下,随后他想到了什么:“对付九尾那晚上,那个施展了木遁的少年吗?”

“是他。”猿飞日斩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变身变,这个小子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我明白了。”猿魔叹息了一声,不过很快他就直接变身成了如意棒。

猿飞日斩手刚刚抓住这根如意棒,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得无比的难看起来。

“仙法·木遁·扦插之术。”

伴随着一个强悍到了极致的查克拉波动,顷刻间他感受到自己所有的影分身都被消灭了个干净!

他立刻抓着如意棒一跃而起,这一刻他发现这片森林已经被无数的木刺给覆盖,而他的影分身面对这样的木刺甚至连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这些木刺似乎察觉到了猿飞日斩的位置,它们也疯狂的朝着猿飞日斩延伸而来。

猿飞日斩咬着牙狠狠的挥动着手中的如意棒,在他的查克拉加持以及猿魔的帮助下,一时间这些木刺居然根本没有靠近他的能力。

不过木刺的数量实在有些多,他对付起来看起来也有些吃力,这让他不得不不断的向后退去。

只是当他飞速越过一颗大树时,下一刻有五个身影分散着朝着四周跃动起来,很显然他再一次使用了影分身之术!

“查克拉不多了,这一次必须解决麻烦才行!”

猿飞日斩心理快速思索着,其实他现在真的很憋屈,因为战斗中他能碰到夏彦的次数几乎为零。

到底是掌握着难以想象的飞雷神之术,夏彦几乎是一直把握着绝对的主动权,而这样的绝对主动权也让猿飞日斩毫无办法。

他知道夏彦还有感知力,因此他不得不使用影分身这样极度消耗查克拉的术来作为诱饵。

“不过,我似乎也试探出了这个小子飞雷神的一些特性。

超过一定的距离他就没有办法在此进攻,所以在他追上来之前我必须要解决这一切!”

心理这样想着,猿飞日斩直接将如意棒朝着前方一扔,随后快速结印。

“秘术·金刚牢壁!”

被丢出去的如意棒下一刻旋转着飞了回来,随后它们更是分成了几十根,不断交叉着将他围住!

金刚牢壁不仅可以作为困住敌人的术,同样也可以作为保护自己的一个术。

不仅是他完成了这一切,他的所有影分身也完成了这一切,当他彻底被金刚牢壁保护起来后,夏彦也悄然来到了他的面前。

“自己把自己困住了?”夏彦似乎有些好笑的问道:“火影大人,你这是在玩火自焚啊。”

“是不是玩火自焚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

猿飞日斩微微抬起头,而在这一刻他和所有的影分身同时完成了结印。

“我要看看你的器量,我要看看你是否能抵御得住!”

“火遁·火龙弹!”

“水遁·水龙弹!”

“土遁·土龙弹!”

“雷遁·轰雷!”

“风遁·气旋!”

五个身影同一时间施展出了不同的遁术,而且每一个遁术他都保持着可怕的一致性。

无论是查克拉的质量,还是查克拉的数量都是完全一致,同时这些术的飞行方向也是聚集在了一个焦点之上。

当这五个遁术彻底聚合在一起之时,猿飞日斩再一次结印,他的查克拉在这一刻疯狂的涌动了起来。

“五遁·大连弹之术!”

五种不同属性的忍术融合在了一起,紧接着它们疯狂的交织,随后狠狠的朝着夏彦狠狠的冲击而来!

“拉开了那么远的距离,而且我也没有给你准备的时间,我到想看看你是否能在此使用飞雷神之术!

不使用飞雷神之术,我也想看看你的木遁是否能防御得住!”

猿飞日斩心理默默念叨着,下一刻恐怖的爆炸声疯狂的蔓延开来,整个大地都在剧烈的摇晃,这片森林在这一刻也变得无比的炙热起来。

无数的树木顷刻间被无形的力量给推到,随后更是快速被点燃,浓烟不断的在这片森林中蔓延,这一刻就好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了一般!

猿飞日斩也同样遭受到了这无形力量的冲击,他的所有影分身都已经消失,同样猿魔也已经回到了通灵界。

看着眼前这毁天灭地的一幕,他缓缓的站起身来,他的目光中始终有些闪烁。

“结束了吗?”猿飞日斩凝视着前方,他不由得低声呢喃了一句:“看来我是赢了,这个小子没有机会过来了。”

猿飞日斩还真没有想过要干掉夏彦,或者说他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有机会能干掉他。

因为夏彦的实力真的太强,并且这个家伙还掌握了飞雷神之术!

这一次战斗,说到底也是一次试探,也是一次彼此间摊牌和表明决心的态度。

夏彦嘲讽和逼迫猿飞日斩,这是在狠狠的踩猿飞日斩的脸,他无论如何都要做出反击。

现在木叶这个情况,真的经不起折腾了,不过猿飞日斩为了自己的尊严,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不过现在看来,他的五遁之术恐怕对下来也造成了巨大的困扰,不然此时他早就被忍刀架在脖子上了!

“那火影大人恐怕就要失望了啊。”

然而就在猿飞日斩要松口气的时候,夏彦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萦绕了起来。

“为什么火影大人会觉得,你赢了呢?”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