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17节:有人求救全文免费阅读

第17节:有人求救

在选择方向上,少年少女都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

看星辰辨认方向,不是他们擅长的。

紫蒂真正擅长的是经商,药剂和魔法还在其次。

针金常识具备,记忆残缺,目前他发现自己擅长的是战斗。

两人是奔着白沙城主之位去的,谁能想到会遭遇海难?谁有能想到竟沦落到这样凶险的怪岛上呢?

两人一路直线前行,只是偶尔的时候,会在附近搜寻一下,用来确认当前的方向。

和昨天不同,因此探索的策略不同,他们很快就超越了昨天的探索范围,到达全新的地域。

“小心。”针金出声提醒。

他们的身旁就是悬崖峭壁,一株大树就长在悬崖边上,仍旧笔直冲天。只是树根部分有许多,顺势裸露在了峭壁上。

悬崖底部也生长着许多树木,这些树的树冠仍旧高出悬崖边几米。

紫蒂点头,跟随着针金,小心地避开悬崖。

悬崖很高,跌下去后果严重。

头破血流、骨折都很正常。

在这森林中,人的脆弱其实超乎人的想象。

哪怕只是脚腕扭伤,都很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脚腕扭伤,会带来行动不便,遭受猛兽袭击无法逃脱等等一系列恶果。

一旦失足跌落,哪怕是针金这样的实力,也要吃很大的苦头。

毕竟,他无法催动斗气。

远离了这片悬崖,紫蒂还带着后怕的情绪回望一眼。

这种悬崖地形,白天的时候,很容易避开。但是晚上就不行了。

这太难了。

人的视力在夜间限制很大。

没有斗气、魔法的帮助,单凭双眼,几乎和瞎子差不多。

当你以为自己是在平坦安全的地形上行走的时候,结果你刚刚拨开拦着你的树枝,就一脚落空,跌落悬崖!

“幸亏我们之前逃跑的时候,没有碰到这种地形。”紫蒂庆幸地道。

“是啊。”针金也心生后怕,对紫蒂的话大有共鸣。

若是当天晚上,他们在火毒蜂的追杀下跌落悬崖,恐怕现在他们两个已经成为了悬崖底下的尸骨。

逐渐远离山洞之后,这种悬崖峭壁就越来越多了。

地形起伏越发明显。

这点变化并不全是坏事。

因为有时候,少年和少女会站到一个悬崖边上——视野较为开阔的地方,进行远眺观察。

当然,这只是偶尔的情况。绝大多数时间,即便是悬崖边上,也是大树林立,树冠和树枝严密地遮挡住视线。

到处都是树。

人在这样的环境走,太容易迷失方向了。

针金在地图上不断标记,记录自己走的路线——他划了一条直线。

但实际上,他们走的路真的是一条直线吗?

少年少女都没法确定,事实上,他们更多的是心虚。因为他们明白,在缺乏参照物的时候,他们很难保证自己前行路线是笔直的。

所以,当有一处视野较为开阔的悬崖,能够让他们远望一眼,他们都会十分珍惜。

常人很难想象这一点。

在森林中探索,进行一次普普通通的远望,都会让身陷森林深处的人们产生欢喜和信心。

这当然还因为针金不擅长爬树。

骑士的训练,从未有过教人爬树的内容。

这并不奇怪。

因为骑士掌握斗气,完全能够一跃而起,跳到横斜而出的树枝上,根本不需要专门训练爬树。

骑士作战的时候,从来不是单独的。

他们有坐骑,有侍从,军团开战时,早就有辅兵侦查开道了。

针金尝试过爬树。

距离地面三米高后,他就放弃了。

首先,要爬到树冠附近,他才能登高望远。要做到这一点,至少是离地十米。

这个高度很有风险。

一旦他失足坠地,他就要受伤。

他是骑士,是圣明大帝麾下最精锐的圣殿骑士,但他不能催动斗气。没有斗气护身,单凭**,很难承受这样的高低落差。

在他爬树的整个过程中,一旦袭击来临,也是他和紫蒂最脆弱的时候。

其次,攀爬这种笔直高耸的树木,难度远超那些枝干横斜,树藤缠绕的雨林树木。

最后,他得为自身的体力考虑。

爬树太耗费体力了。

一旦出力过多,就会出汗,就会饥饿,就要补充大量的食物和水。尤其是后者,少年少女的储备真的不多了。

针金登高望远。

“看那里,那里有一处低凹的地方。”针金道。

他们要尽量往低凹的地方走。

这种地形很可能有水。

一个方面能帮助少年少女补充水,另一方面或许能顺势找寻到河流,沿着河流走,就能走出森林。

这是因为海岛四面环海,水流向低处,最终汇入海洋。

一条理想的河流,末端将是沙滩或者礁石。

在悬崖边上洒下一包亮粉药剂后,少年和少女稍稍改变了方向。

不久后,他们来到低洼处。

比较失望,他们没有发现河流,更没有发现任何的水。

这片地貌,像是一个巨碗,碗中仍旧是树。

不过,正当两人要改变方向的时候,他们忽然顿住了。

有一头黑豹意外地出现在了他们的眼中。

它有一身黑色的鱼鳞,额头中间还长着角。

是鳞角黑豹!

他们发现黑豹的同时,后者也发现了他们。

一瞬间,两方都愣在了原地,这场相遇对彼此而言,似乎都是猝不及防的。

针金悄然握紧长矛,不禁紧张起来。

一只鳞角黑豹他是不怕的,很容易就被他重创。但是一群呢?

更可怕的是,如果不是那群攻击猴尾棕熊的黑豹群,而是一支较为完好的豹群呢?

这种鳞角黑豹虽然大多只有青铜层次,但是数量一多,就能集体狩猎,碰到猴尾棕熊这样的白银魔兽,都敢围攻。

如果针金遭遇到黑豹群的围攻,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要保护紫蒂。

这就很难做到了。

然而,眼下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一切只能见机行事!

双方都一动不动,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紫蒂屏住呼吸,心中的压力越来越大,脸色都开始有点发白。

短暂的僵持后,鳞角黑豹忽然转身,直接溜走了。

出乎意料的情况!

“快追,它说不定是要引来整个豹群。”下一刻,紫蒂低呼提醒。

针金点头,他深深记得,当初火毒蜂群就是逼走了一头黑豹,结果整个豹群复仇而来,最终还和猴尾棕熊掐上了架。

“你跟上来。如果没有……”针金还未说完,就被紫蒂打断。

“你放心,我们都有药剂,可以随地标记,进行汇合!”紫蒂抢答。

这本就是两人约定好的方法,防止双方走失。

针金迈开双腿,急速奔驰。

一根根树木几乎扑面而来,都被针金迅速闪过。

耳畔传来呼呼的疾风之声,针金全神贯注,不仅牢牢锁定黑豹的身影,同时还兼顾着周围,防止遭受什么阴险的袭击。

现在不是夜里,而是白天,针金的视野很好。

他大口呼吸,心脏尽情喷吐着血液,血液几乎贲发一样,全身大量的肌肉都在舒张收缩,带来强劲的动能。

针金速度飞快,居然很快就拉近了他和黑豹的距离。

这只鳞角黑豹的速度并不快。

随着双方越来越近,针金惊讶地发现这头鳞角黑豹受伤了。

“受伤了,难道说它曾经参与过对猴尾棕熊的围攻吗?”

针金稍稍有点放心。

因为那支被猴尾棕熊重创的豹群,头领都死了,剩下的也只是三三两两。

“还是要警惕!”

“万一,这只是豹群的诱敌之计呢?”

针金听过紫蒂的复述,知道那头阴险恶毒的蓝狼是如何屡屡袭击扑杀了探索队。这座海岛上的野兽不能以常理论断。如果鳞角豹群采取了诱敌战术,针金也毫不奇怪。

再次出乎针金的意料,前方不断奔跑的鳞角黑豹忽然停下了脚步。

它发出呜咽的声音,在原地打转,逡巡不前,显得相当的急躁不安。

针金逐渐逼近它,黑豹还是这样,好像前面的森林藏有什么东西,带给它极其巨大的恐惧,远比针金带给它的要更多。

一时间,少年也不禁流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没有急着袭击黑豹,而是环视左右。

于是,他很快发现,周遭的森林比之前要更加阴暗。这些树虽然仍旧高耸,但树叶惨绿,树木表面似有腐朽的迹象。地面上是深厚的枯枝败叶。空气也藏着阴冷的气息。

没有观察到什么野兽,针金重新将目光集中在了面前的鳞角黑豹身上。

他缓缓前行,当双方的距离拉进到一定程度之后,这头黑豹终于还是忍耐不住,开始往前继续逃窜。

针金紧随其后。

嗷——!

没跑多远,黑豹忽然发出一声惨叫。

从地上猛地升起一蓬白色的蛛网,向上一捞,将黑豹整个包裹在里面。

蛛网迅速上吊,蛛丝具有非凡的粘性,黑豹越是挣扎,被蛛丝粘得越牢。

很快,黑豹的身体表面几乎都粘满了蛛丝。

一头淡蓝色的蜘蛛,徐徐从树冠下降,来到蛛网上。

这头蜘蛛的主要躯干大得好像是石磨,它的八根触脚却又细又长,每一根至少长达两米。

蜘蛛落足在蛛网上,像是在冰面上滑行一般,行动十分顺利。

它开始工作,八根触脚宛若高手弹奏琴弦,忙而不乱,甚至还有一丝优雅的气质流露而出。

原本困着黑豹的蛛网,还有些残破。但在蜘蛛的织补下,迅速完整,毫无破漏。

黑豹挣扎的速度越来越小,白色蛛丝宛若绷带一般,将它牢牢束缚在树与树的之间,距离地面大概有六七米高。

看着蜘蛛成功猎食的这一幕,针金心中难免发寒。

他缓缓后退,神经紧绷。

少年的目光不仅是盯着还在织补的蜘蛛,还更是分出了几分留神脚下。

或许在他的附近,就藏有蛛网。

幸运的是,那头八脚蜘蛛完成了狩猎之后,并没有顺势向他发动攻击,而是顺着蛛丝,又深入树冠之中,身形消失不见。

针金却丝毫不敢麻痹大意,甚至心弦还紧绷了几分。

因为在这附近的树冠当中,他还发现了其他被狩猎的猎物。

白色的蛛丝包裹着它们,显露出的外形有着各种形状。

当中最多的是豹形。

针金立即猜测:是不是之前被猴尾棕熊赶跑的那支鳞角黑豹,都栽在了这里呢?

他已经明白,刚刚那头鳞角黑豹是在惧怕这种八脚蜘蛛。黑豹群在这里遭遇了埋伏,几乎全军覆没,一头黑豹侥幸逃生,结果在途中又遭遇到了针金。

黑豹的智力不够,慌不择路之下,逃回到了之前的地方,结果遭受到了捕猎。

除了豹形的猎物之外,还有麋鹿、狐狸、兔子等等形状的蛛网。

甚至还有老虎、犀牛。

鬼知道,这种地貌为什么会有犀牛生存。

针金察看到了这些,心跳不禁又快了几分。

虽然他看到的八脚蜘蛛只有一只,但这里的树冠上绝对藏有很多。否则,黑豹群无法被一只蜘蛛歼灭。并且类似犀牛、老虎这种大型的猎物,单靠一只蜘蛛,也是捕捉不了。

正常的蜘蛛是的独自狩猎,但这种八脚蜘蛛似乎是群居性的。

这种习性方面的变化,针金见怪不怪了。

就在他要撤离远离这里的时候,一道微弱的声音忽然飘来:“等等。”

“别走。”

“求、求你……救我,救我。”

有人在向针金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