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无限血核 > 第5节:我觉得我很能隐忍全文免费阅读

第5节:我觉得我很能隐忍

阴沉的天空,下着细雨。

一片空阔的训练场中。

一群少年围成一圈,而针金此刻倒在地上,被少年们围在中央。

少年们俯视着针金,不断地发出哄笑声、嘲讽声,脸上都是浓重的不屑。

领头的少年身材魁梧,一头青色的头发,宛如数寸的钢针,在头皮上直立。

青发少年怀抱双臂,脚踩着针金的肩膀:“针金!你给我好好记住,你的百针家族不过是个子爵领,战败者!你这样的家伙,也想和我们平起平坐?”

青发少年忽然抬脚,猛地踩在针金的头上,狞笑出声:“今天就给你一个教训!从今以后,你见到我们,不管是在城堡中的哪处地方,都给我乖乖低头,给我乖乖让路,缩到一边去!”

“下等贵族就要有下等贵族的样子。再让我看到你平视我青魁,我就把你打成残废。”

“听明白了吗?”

青魁放声低吼,脚下用力,直接将针金的脑袋碾到泥地之中。

“明……明白。咳咳咳!”针金艰难地发出声音。

“哈哈哈。”青魁仰头发出得意的大笑,松开脚,扬长而去。

临走前,还留下一句话:“当然,针金,你如果不服气,可以随时来挑战我。我青魁随时随地等着你!”

“咳咳咳。”针金挣扎着,坐起上半身。因为刚刚张口说话,泥水不免倒流到咽喉,又引发一阵咳嗽。

看到他这番狼狈的模样,少年们都失去了兴趣。

“呸,什么东西!”

“就凭他也想挑战青魁少爷?凭什么?”

“凭他的那把绣花针啊,哈哈哈。”

雨下得大了,少年们簇拥着青魁,发出一阵阵哄笑,都进入了城堡。

针金坐在泥地中,任凭雨水打在自己的身上。

他伤痕累累,神色苍白至极,呆愣了片刻之后,他目光微转,盯住泥地中的一柄剑。

那是他的配剑。

这是一柄很细的刺剑。

刺剑浸泡在泥水中,似乎再没有往日的锐光。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针金回到现实,不禁微微皱起眉头:“我是百针家族的人?领地好像在南方,圣明大陆近一百年里加入帝国的南方贵族。好像曾经是伯爵领?”

大约一百多年前,圣明大帝为了尽快地结束最后的征伐大战,统一人族大陆,便主动招降了人族中最后的残留顽固势力。

这些顽固势力便转变成了圣明帝国的新贵族。

然而之前的残酷战争,导致这些新贵族和圣明大帝麾下的旧贵族之间,早就结下了深仇大恨。

两方之间的亲朋好友,都有大量战死在战场中。双方都沾满了彼此族人的鲜血。

所以,代表着新贵族势力加入圣殿,成为圣殿骑士候补的针金,自然就遭受到了旧贵族的倾轧针对、打压排挤了。

针金感到有些疑惑。

这是一段屈辱的记忆,此刻重现心头,却没有给他带来愤怒和仇恨。

“奇怪,我的心情非常平静,好像路人旁观一样。”

“还有一点……”

他更加看重专注的,不是这段记忆的内容,而是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记忆会浮现出来?

“记忆是在我尝试使用长剑的时候出现的。”

“同样是兵器,我之前尝试弯刀,没有记忆浮现。但是把握剑柄的时候,却浮现出来。”

“之前在河边时,我想起来的第一段记忆,是加入圣殿时候宣誓的情景。那个时候,正是第一次从紫蒂口中听闻圣殿骑士这个词。”

针金回顾这两次经历,顺势推测:“这样看来,重现记忆的关键,是要找到一个触发点。”

这种触发点可能是一个词语,也可能是一个实物,比如现在的剑。

针金思考更加深入。

他看着手中的普通长剑,在心中问自己:“如果我此时拿着的不是长剑,而是刺剑,我的记忆会不会重现更多呢?”

“我想要催动斗气,该主动寻觅什么样的触发点?”

针金和紫蒂一起挖坑,将两位护卫的尸体埋入土中。

两人继续出发。

由紫蒂指引方向,路线就是之前来时的探索路线。

两人已经不敢深入雨林。

好像越是深入其中,遭遇黄金级魔兽的概率就越大。

没办法催动斗气和魔法,两人处境十分危险。与其在陌生环境中胡乱探索,反而不如顺着原路返回。

至少这段路程中的危机,不是被解决了,就是被探知到。

当然,也会有血线蜈蛇这样的新变化。

但是对比其他路线,这无疑是最稳妥的选择。

又跋涉一阵后,天色渐晚。

少年和少女精心选择了一处地方,草草一番布置——他们今晚就要在这里过夜。

干燥的树枝、草叶收集起来并不困难。

柴火堆旁,紫蒂半跪在地上,双手各握着一块星火石。

咔、咔。

她用两块星火石相互碰撞,很快就撞出湛蓝的火星。

火星坠入到干草中,化为一点两点的桔红,桔红在干草上迅速扩大,很快就烧灼起来。

先是一阵淡淡的烟,袅袅升起。

紫蒂连忙收起星火石,鼓起小嘴,吹出一阵阵微风。

微风鼓动之下,干草中的火迅速扩大,轻烟变成了浓烟,然后旋即火苗升腾,化为拳头大小的火焰。

“成了。”紫蒂脸色一喜,旋即站起身,退后几步。

就这么一会功夫,火焰彻底扩张开来,熊熊燃烧,形成了篝火。

紫蒂小心地将那两颗星火石收好。

放在以往,她要生火只需要打打响指,就能造出小火苗。

这是魔法师的戏法之一。

但在这个海岛上,黑铁级的魔法手段根本无法施展,被禁止得死死的。反而星火石这种普通的生火手段,更具实用价值。

没有这些颗星火石,真要徒手生火,还是挺麻烦的。

燃烧的篝火带来温暖和光明,驱逐了黑夜的暗。

篝火上并没有任何的烧烤,少年、少女围绕着篝火而坐,啃食干粮,打开水袋喝水。

不管是星火石,还是干粮、水,都是从那两名护卫的尸体上搜刮来的。

干粮虽然难以下咽,但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什么好讲究的。

这一天的跋涉充满了惊险,能在黄金、白银等诸多魔兽面前保住性命,还收获到了一定量的装备,以及充足的食物和水,这一切让两人感到无比的庆幸,哪里还有什么其他奢求?

吃饱喝足后,少年和少女小心整理,将剩下的食物和水袋都存放好。

针金心中计算了一下,微微皱眉道:“按照现在的食物和水,只够我们吃两天的。”

不管是少女,还是少年,食量都远超常人。尤其是针金,食量是紫蒂的三倍有余。

这并不奇怪。

紫蒂修行魔法,生命层次跃升到了黑铁级别。而针金很可能具备白银层次的修为。生命层次越高,食量就越大,对于摄入外在营养的要求就越高。

紫蒂估算道:“接下来,我们按照原路返回的话,走出雨林还需要七天。但不要紧,我们在来的路上带足了补给,并且沿途建立了几个宿营地。其中有几处营地,还留有一些补给。如果不出意外,食物方面应该没有问题。”

针金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他取出长剑,用油布擦拭剑刃。

武器是需要保养的。

长剑虽然普普通通,但却带给针金一股切实的安全感。

“可惜没有十字弩。”

十字弩是平民的禁用军械,但针金一行人本来就是要前往白沙城,这种军械是有装备的。

按照紫蒂所言,前来搜寻针金的探索队原本就配备了五把十字弩。

但是在一路上,却是接连损失。

那头蓝毛恶狼在第一次吃了十字弩的亏后,就开始特意针对,咬死了多数弩手后,还将十字弩直接咬坏。

看到针金擦拭好了长剑,紫蒂这时走过来:“大人,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伤口吧。”

针金点点头。

拆解绷带后,他发现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大半。

“药效不错。”针金不吝夸赞。

他此时坐在石头上,紫蒂则半跪在地上。

少女先是从腰间的皮包中取出药粉,均匀地洒在伤口上,然后又抽取新的绷带,动作轻柔地位针金缠绕上。

最后,紫蒂将护臂为针金套上。

紫蒂目光落在护臂上,叹息道:“若是早有这铁制的护臂,大人你也不会因为血线蜈蛇而受伤了。”

火光映照在护臂上,反射出一股模糊的橘黄的光亮,同样也落在紫蒂的发梢上。

紫蒂一头黑发,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一层光晕。

她小麦色的肌肤带着少女时期特有的娇嫩。此时此刻,似乎有一股清纯的体香气,透着火光,传递到针金的心头。

针金不由心头微动,不自禁地伸出手来,抚摸紫蒂的头发。

紫蒂微微一颤。

“大、大人。”紫蒂低下头,似乎被针金的动作吓到了,仿佛小猫咪一般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针金的心思却不在儿女情长上面,他很快就收回了手,淡淡地询问:“紫蒂,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一个人?”

少年一边口中问着,一边脑海中萦绕着之前的那股记忆。

这第二段的记忆出现之后,他其实一直在暗中品味和反思。

“作为一个圣殿骑士,却出身南方贵族,在同伴中遭受排挤,那是肯定的事情。”

“但我一定是记忆中的懦夫吗?”

“不,不一定。”

针金觉得还有其他可能。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认识自己。

记忆只是他评判自己的一项依据,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强有力的依据。

比方说,之前针金被惊醒时,刚一睁眼,就发现了跳跃到半空中的蓝毛恶狼。刹那间,他根本没有细想,就完成了攻击。最终,虽然是无意促成了蓝毛恶狼的死亡,但也从侧面展露出了针金自身扎实深厚的战斗素养。

随后,他又见到了熔岩巨龟。面对黄金层次的强大生命,针金发现自己始终都保持着冷静,虽然十分紧张,但确实没有一丝慌乱。

等到后来,他就发现了护卫的尸体。他仔细搜尸,心情平静,一点都没有厌恶和反感,好像司空见惯。这一点或许就是自身久经战阵,饱受锤炼的证明。至少,战场初哥是绝不会有如此反应的。

还有他按照痕迹,就能轻松地推算出恶狼和侍卫搏杀的情景。这份能力让他自己都有些吃惊。

“记忆中,面对青魁的挑衅,我没有抗争。这基本上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是真弱,但在后来我奋发图强,成长起来。”

“第二种可能则是示弱。”

针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点。

因为当这段记忆浮现出来的时候,他的心情十分平静,甚至带着几分淡漠。

若真是受辱的记忆,心底或多或少都应当残留一些愤怒、仇恨的情绪吧?

面对针金的询问,紫蒂沉吟片刻,仔细斟酌了词语之后,这才回应:“针金大人,我对你其实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但是根据传闻,大人你平时不近女色,独来独往。即便遭遇大事,也不轻易流露出喜怒的情绪。”

“你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圣殿苦修,神情严肃,沉默寡言。而你的衣食住行和一举一动,都优雅从容,富有贵族风范。”

“你虽然朋友很少,但乐于助人,尤其是维护弱者,帮助穷贫。所以大人你在下层中的风评,一直都很好。”

“还有,大人你这一次忽然出手,成功地加入这一场白沙城城主的竞争,似乎是令其他的圣殿骑士十分吃惊的。”

“哦?”针金听了这话,不禁挑起眉头。

紫蒂的回答,在他心中迅速勾勒出了一个具有城府的少年形象。

但让少年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紫蒂对针金的情况居然了解得并不深。

“这是怎么回事?”

“她不是我的未婚妻吗?”

“如果不是感情深厚,她又为什么对我不离不弃呢?”

“她和我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针金正要继续询问,就在这时,忽然有一阵嗡嗡嗡的声音传来。

两人旋即扭头,就看到夜幕下的丛林中,忽然亮起百千“火苗”。

这些“火苗”汇集成群,向针金、紫蒂二人蜂拥而来,气势汹汹。

“这是什么?”针金迅速起身,挡在紫蒂面前,面色十分凝重。

其中一小部分的“火苗”散发出青铜级的生命气息。

“这是?!”紫蒂看清“火苗”的真面目后,顿时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这是火毒蜂,大人,你快逃。我来殿后!”紫蒂满脸决绝之色,跨步向前,反而将针金保护在自己后面。

“快走啊,大人!!”紫蒂呼喊,十分急迫,竟是流露出了死志。

(抱歉,今天的更新有点迟到了。昨天和管理们商量出了办法,明天会公布新书的新群。昨天晚上花费了2个多小时,和群里的小伙伴们沟通,回答了一些问题。但仍旧有不少群没有去。今天早上接到管理的留言,说有的群昨晚等了一个小时,我却没有来!在此鞠躬道歉!一个人的精力实在太有限了。这一周会我再抽出一个时间来沟通的,并且会着手改善这个活动机制。)